Cherryyoko櫻桃陽子

人生經歷豐富,目標是做個有趣的人

這樣做編劇不會餓死 (一)

【matters 寫作計劃第一篇】

想要在娛樂圈生存已經很難,想要敗部復活就更不用說了,但好玩刺激的部份也在此。

性格使然,從不嚮往平穩的生活, 那就得受點起起伏伏的辛苦。

1.

不久前開會時聽到了令人搖頭的消息。

好友因為做過經紀人,開過影視公司,人又好交友,所以認識的人特多,我問他知不知道影院怎麼一直不給開門?

他慢條斯理的給我分析,大家都知道影視行業相對於其他行業,產值極小對吧?

我點頭。

他接著說,但影响卻很大。別的行業開門,就算出了點事,或是因此感染了些人也好處理,可是影視業一向是關注的焦點,假使影院開門,感染人數變多,肯定會大肆報導,既然產值小,對經濟影响相對小,當官的何必冒這種險?

聽到這我和另一位朋友異口同聲叫道:所以就死我們影視圈嗎?

他微微一笑,盡在不言中。

好呀你們這群@#$%@#$%......

意識到這殘酷的真相後,我被迫在書桌前坐了幾小時,翻翻檔案夾,翻翻項目書,翻翻微信,翻翻聊天記錄,絞盡腦汁的想找出正確的掙扎的姿勢。

2.

想要敗部復活,第一步當然是理資源,能做什麼,有誰能合作,有誰能幫忙等要先想清楚。

幾年前合一公司有個大項目,是個中美合拍片,我有幸成為該項目的編劇。

雖然項目後來因合一被阿里收購,在一個月內就經歷了開綠燈到被pass的窘境,但我因此認識了一些人,有的人也去了阿里,在電影或網劇部門工作。

其中一個走得比較近的,暫名思思好了。

思思後來離開阿里,去了另一間影視公司,但疫情之故,公司關了,於是我俩就順勢湊一塊想辦法。

思思的一些老同事在Youku, 我自己也和阿里的朋友有聯繫,於是你們可能會想,那就把項目送過去,該怎麼著就怎麼著。

是也不是。

是的部份,送項目的管道是有的。

不是的部份,是送項目過去被打回票的機率很高。

為什麼呢?

原因有點複雜,只能說劇本題材好壞不是最重要的,甚至一半重要都算不上。

懂點平台運作和機制的人能聽懂,不懂也沒關係,直接來重點,為了增加成功率的其中一個方法是,除了劇本還能有導演,這也是為何編劇投案比導演投案吃虧,但也不是絕對,要看項目情況。

不過以我的情況,項目有個導演認領是好事,最好還能有個主演意向。

導演能sell當然最好,但平台認的導演你也帶不了他,除非你俩關係夠鐵,他是鐡了心要替你作嫁 - 那也是他去投項目,而不是從你的管道過去。當然這個準則不是死的,在演藝圈討生活的人,地位經常上上下下,敏感又微妙,再加上對項目的情況,對口的窗口,自身對項目的貢獻度等,總之凡事沒有絕對,但"規則"大抵如此。

3.

我和一個知名攝影指導還算相熟,他去年轉型想做導演的電影也是找我做的編劇,所以我自然就想到找他。

他能不能sell, 有點tricky,雖然是圈內人都知道的人,但做導演是頭一回,有知名度當然能佔點便宜,但能佔多少便宜我是不知道的,得投案目標的對口說了算。

思思和我規劃的路線是,拿到平台對項目的評級(A級或S級),有了平台的部份投資後,再去找其他投資方就容易多了,但其實光是項目要進正式評級系統就夠嗆。

原本像我們這樣的陣容,做為網大來說,堪称是黃金組合了,但疫情讓很多黃金甚至是鑽石組合都來了,結果競爭還是和做電影一樣激烈。

有的關係好,或者名氣夠大,例如陳思誠,聽說直接開緣色通道,兩周簽兩部網大,一部一千萬人民幣預算(註:前兩年的網大預算通常在三五百萬之間) - 當然不是他導,但是是他公司的項目,賺的錢也是自己的。

4.

寫到這已經累了。

不是寫字累,是總感覺很難說清楚。

反正我和思思肖想的事,也是其他人肖想的,而且大家各有本事,可能是在找資金上,可能是在平台的關係上,可能是手裡有大IP上,可能是演員資源上,可能是有背景上(通常指官方背景)。

有沒有注意到這之中,我其實沒怎麼寫我的劇本好壞,因為這是妥妥的第二關,你得先把第一關搞定再說,即,把案子送出去,包括但不限,送對人,確保審,能過會等.......

我和攝影指導講好了,其實去年有小小和他聊過一次做網大,但當時他是看不上的,我也就沒再提了。今年很多事都不同了,如我在另一篇文章所提過的,有些大佬就算自己的生存沒問題,也有開工照顧其他工作人員的壓力。

然後,項目也包裝了一下。

包裝項目又是另外一門學問,包裝不得法,三秒就出局。

以我交出去的項目為例,題材是恐怖喜劇。

恐怖喜劇在寫作甚或剪輯上來說都很困難,你的敍事和節奏都要好,才能拿揑住笑了怕,怕了笑的分寸,然後還要演員的演技配合 - 如果演員的演技不在線,演喜劇的部份變恐怖,演恐怖的部份變好笑,給編劇看到想殺人的心都有。

但送平台的話,由於大家都是先翻策劃,翻閱的方式也很粗暴,粗暴到恐怖喜劇四個字能只看進去恐怖兩個字,你的項目就直接被歸到了恐怖片去。

恐怖片的評分普遍較低,劇本大綱都不看直接pass掉是很有可能的,但我就想賭這個類型,而且劇本我自認寫的還可以,實際上去年就有人出價和我買這個劇本,只是因為一些原因最終沒能達成合作。

想了想,我和搭檔改了片名,重做策劃,原策劃走恐怖路線,有女鬼照還有鬼屋什麼的。

改改弄弄,玩了點文字遊戏,確定項目看起來像喜劇,平台的人沒理由仍拉圾筒非得好好看項目後,上周透過思思再送一次,目前等消息中。

有點擔心思思力量不夠,但也只能先這樣了。


隨便配了張照片,和文章無關。

這是好幾年前在華誼酒會,我和我簽約的其中幾個編劇合影。

當時我在華誼的編劇工作室簽了11個編劇,現在當然早就各奔東西了,不過他們都發展的比我好,雖然不是我的功勞,但起碼我看編劇的眼光是準的哈哈!


4 人支持了作者

【讓愛發電】一個編劇的寫作計劃應該長什麼樣?

香港,再見!寫給其實早已消失的香港

【Matters新人打卡] 疫情之下的娛樂圈工作人員現狀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