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rryyoko櫻桃陽子

人生經歷豐富,目標是做個有趣的人

抄多少字算抄襲? (中 )

2014年4月,瓊瑤舉報知名製作人于正抄襲案,不僅是鉄證如山,還有上百名編劇力挺,也是極為難得的一次,大家把政治的包袱扔掉,純粹是為了對前輩的尊重,對創作人的尊重,以及對于正的不恥,而發起的一次總攻。

于正這邊也沒閒著,為了反擊,疑似還出動水軍罵瓊瑤小三,值值觀歪曲,操作一系列下三濫的操作,企圖混淆視聽,也許不會影響判決,但肯定是希望能讓瓊瑤心裡崩潰,看是否能逼對方知難而退,再給點錢和解,而憑藉于正的勢力,相信瓊瑤阿姨中間和電視台應該是有些委屈的,幸好她仍堅持告到底,最終官司也獲勝了,但是瓊瑤阿姨真的贏了嗎?

我們來看結果。

瓊瑤至今未再和湖南台有合作,而令人不恥的抄襲狗于正卻繼續發大財,為什麼會這樣?

在這個知名的侵權官司之前,其實微博上還有一個較受注目的侵權案件。

一譚姓女編劇在微博上發聲,指知名影視公司國隆停止和她的雇傭關係,並直接盜用了她的劇本,中間曲折離奇的細節不表,只說當時微博上也有很多同行力挺譚小姐,包括素未謀面的我。

我們支持她維權的理由,和後來的百名編劇聯署支持瓊瑤是一樣的心情,因為抄襲歪風由來已久已令人痛心,更令人痛恨的是,極度扭曲的價值觀往往令被抄襲者受到莫大的傷害,最知名的來自抄襲者的反擊是:「不是我抄,誰知道你的作品?」 「早不說幹嘛去了?現在是想增熱度吧?」

諸如此類的攻擊,和維權所需付出的財力心力,讓許多受害人最後選擇不吭聲。

但那一次,也許也和于正一樣,國隆早有惡名,譚小姐不是唯一被欺負的編劇。

再加上譚小姐懷有身孕,做了一年有餘的白工,或者有拿到點錢我忘了,總之得到的和付出不成正比,未案協議來走,結果是編劇同行們大量的轉發、指責、抗議,國隆被逼出面——不是對我們,而是私下和譚小姐達成了協議。

譚小姐突然之間刪了微博,拿掉幫忙她的人的關注,沒有一句解釋,完全沒有要交待的意思,就這麼一聲不吭,好像這件事從未發生過。

可以想像有多少幫她的人先是一怔,然後生氣寒心的畫面。

譚小姐的作法還影響了只比她晚一些些,也在和國隆維權的另一名編劇。

就這麼一瞬間,同行們明白了,冷笑了,轉身了,一個個摸摸鼻子回到孤軍奮鬥的地獄。

仍試圖向國隆討回公道的另一個編劇,雖然發了數條微博控訴侵權,皆觀者寥寥,後來應該是不了了之了。

而譚小姐,我不知道她拿了多少封口費,但我想我們為什麼一腔熱血的支持她她是知道的,只是無所謂。

她有一百個理由說服自己沒錯,例如我快有寶寶了,寶寶要吃飯。

但真相也許是,她怕堅持下去拿到的錢沒那麼多,還耗時費力。

我們雖然沒有義務要養她的寶寶,但我們卻都成為了寶寶成長基金的陪葬品,只因我們天真又熱血。

譚小姐和瓊瑤都贏了,但編劇們都輸了。

事情過後,國隆仍然好好的,于正也仍好好的,于正至今未道歉,國隆就更不用說,錢都甩給你了,更沒什麼好道歉的。

大把抄襲狗仍在行業裡混得風生水起,賺的盆滿砵滿,這顯然不是真正的創作人想看到的。

我們希望看到的是,作惡者要付出代價,而不是因為被人發現才匆忙「付出代價」,並且這個「代價」還遠比受害者來的輕微。

下篇,也是這個主題的最後一篇,我會和大家說明,我和Y先生打侵權官司需要付出什麼代價,那不僅僅是抄襲比對的問題,而是我在這一行所有的積累,到時有多少人願意替我發聲,又有多少人選擇看好戲,最後會不會落得贏了官司卻被嫌「來事」而沒人敢再用我,才是真正能否打贏官司,面子裡子都能贏的關鍵......

附余飛老師談抄襲的界線,我覺得挺有道理的,給大家參考:

https://www.sohu.com/a/68785779_104642


最後,再奉上于正的「笑話」一則~


抄多少字算抄袭? (上)

才華不足時要用欺騙的才能取得成功?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