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院

這裏是陳院,一個屬於陳家的院子。 主要的介紹人是陳四,在這裏與大家分享個人喜歡的作品。 為大家以個人觀點做分析與欣賞。 歡迎留言或者聯繫,來推薦你喜愛的作品,不分類型,由我們來替你分享、講解、分析。 DM: [email protected] 陳院方格子 | https://vocus.cc/user/6131327cfd89780001d1dfca

籍貫| 你來自哪裏? 我來自宇宙。

人總是會自問自答的去尋找自己的歸屬,從中得到所謂生存的意義,家鄉帶給你的情懷,為孕育自己生命的地方付出,卻還是會懷疑自己到底屬於哪裏,其實並沒有那麼多分別,沒有地區之分,國家之分,人種之分,我們都是被宇宙創造出來的,宇宙就是我們的家,我們也只是宇宙中的一份子,何必多作解釋與附答呢。



今天要來與大家分享解釋分析的詩作,是由商禽老師所創作的《籍貫》,取自《商禽詩全集》,也是跟上上一篇《流質》同樣屬於詩文類型的作品。

《籍貫》這首詩文作為《商禽詩全集》裏的開頭第一篇,起到了非常標準的下馬威,如同不間斷的自問自答,在閱讀每個作品時,我們都像是在尋找一個解釋與答案,這篇創作意象的表現出了這樣的過程,也同時讓正在尋找答案的人恍然大悟。

因詩文與詩的創作方式與表達不太一樣,我的分析解釋會加強在整首作品所想表達的畫面與情緒當中,與之前解釋一般詩作的手法概念會不太一樣。

由於網站設計排序固定,我無法像書中由右至左直向進行編排,只能大致呈現書中詩作的間隔形式,還請多包涵。

接下來讓我們一起來看《籍貫》這篇作品。

籍貫 ◎商禽

火紅的太陽沉沒了,鎳白的月亮還沒有上昇,雲在遊離,霧在泛濫。於異地的黃昏,於夜合歡的葉隙擠落的風聲裡,我聽見一個聲音,隱約地,在向我詢問:「你是那裏人?」我常怕說出自己生長的小地名令人困惑,所以我答說:「四川。」那曉得我如此精心的答案對他似乎成為一種負擔。我隨即附加了一個響亮的說明:「就是那叫做天府之國的地方。」「天府之國?哈哈,難道你也相信天國麼?」這就太令人困惱了,連四川都不知道!那麼,我說:「中國。」這總不至於不知道了吧?「中國?」似乎連這都足引起他的驚愕。我已經有些不耐煩了。我說:「外國人叫她做CHINA,面積一千一百餘萬平方公里,人口四萬萬五千萬,有五千年歷史文化,是世界五大文明古國之一……」「世界?請你不要用那樣狹義的字眼好嗎?」,「地球,」我說。「地球,這倒勉強像一個地方;你能再具體點嗎?」「太陽系!」我簡直生氣了。我大聲地反問道:「那麼,你的籍貫呢?」

輕輕地,像虹的弓擦過陽光的大提琴的E弦一樣的輕輕地,他說:「宇—宙。」

你來自哪裏? 我來自宇宙。

身處一個陌生的所在,看火紅的日下墜與鎳白的月交際之時,霓虹般的黃昏吹著微風,夜合歡的響動傳來風聲,像是在詢問我什麼,我更多的是在這種時刻對自己產生疑問,在這樣的情景裏向著身邊的事物提問,其實只是在自問自答。


我與自己爭辯著,我到底來自於哪裏,屬於哪裏,得到的答案始終為否定,我生於我出生的地方嗎,不是,我生於某個大家熟知的地名嗎,不是,我生於哪個國家嗎,也不是,地球,還是太陽系,都不對,這麼多看似再合理不過的答案,全部都錯了。


這樣的自我問答讓我煩躁,我只好又反問著,那我到底屬於哪裏,來自哪裏,猶如聽見大提琴的E弦被飄渺的虹擦過,傳出低沉卻震撼心底的聲音,那最後的解釋讓我恍然大悟,其實我的籍貫是宇宙,我生於宇宙之中,這宇宙就是我的家鄉。

人總是會自問自答的去尋找自己的歸屬,從中得到所謂生存的意義,家鄉帶給你的情懷,為孕育自己生命的地方付出,卻還是會懷疑自己到底屬於哪裏,其實並沒有那麼多分別,沒有地區之分,國家之分,人種之分,我們都是被宇宙創造出來的,宇宙就是我們的家,我們也只是宇宙中的一份子,何必多作解釋與附答呢。

當然這些只是我個人的觀點與解釋,可能商禽老師所想表達的並不是這些意思,主要還是想與大家分享這篇詩作,《籍貫》這個作品有著自問自答和無限釋然,其實我們都只是來自宇宙而已。

若是有人問我來自於哪裡,我也想要大聲的說,我的籍貫是宇宙。


以上皆由我個人的觀點之想法作為出發來進行理解,無關作者本人意識,若是有錯誤與疑點請不吝嗇指正指教。


  • 詩作資料來源自於商禽詩全集


這裡是陳四,代表陳院感謝你的閱讀。

喜歡 追蹤 收藏 分享。

歡迎向我們推薦你喜愛的作品,一起欣賞,推廣和理解。

方格子 | 陳院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商禽| 充斥上下、左右的 「鬼才」。

人的位置| 人的位置在哪裏,人心中那人的位置又在哪裏?

用腳思想| 用哪裏思考最好,想望上天,也想踏地上。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