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薰

走過焦慮的無聲侵襲,用文字抒心,寫書法療癒,畫畫來抒壓,分享生活點點滴滴及溫暖的文字

最初的約定~伙伴間的約定,無法完成的夢跟隨著她ㄧ起殞落她

最初的約定

寫作的種子,何時種下的呢?我想應該是國小階段,因為老爸不喜歡我發太多的時間,浪費在看閒書上面,還記得當時有個叔叔在推廣文學報刊,我每天放學會佇足在他的報刊書堆裡,他看著便問我,很喜歡嗎?可以請爸媽幫妳訂 ,我嘆氣了,跟他說:「我爸爸不喜歡我,只會讀閒書,他的觀念是看閒書,就是不讀書。」他突然對我說,他要離開這 ,去別的地方工作,他看我很失落的樣子,便告訴我,離開這 ,要送我一個禮物,我看著他,他決定送我ㄧ季的期刊,我開心極了,心裡想著這是真的嗎?

    叔叔真的沒有騙我,我收到期刊時,興奮打開報刊閱讀,那份喜悅,那份溫暖,我ㄧ輩子都會記得,這也是我喜歡書本的感覺,那份真實感,因此小時候的作文成績都是很好,小時候的我個性叛逆,老爸越禁止的東西,我就越愛。


國中是我看小說的開端,少年不識愁滋味,因為我的小阿姨,當時和我們住在ㄧ起,她當時最愛看愛情文藝小說,那時書源不斷,讓我看的過癮,而且老爸都不知道我埋首在這書堆中,直到小阿姨搬家,我便以去圖書館看書為由,光明正大的徜徉在書海,搜集借閱證上印章,很有成就感,享受那份幸福,直到現在,我都很喜歡去圖書館。


    代表班上作文比賽,記得第一次去比賽,那個比賽很特別,竟然要用毛筆書寫,老爸還為我悉心準備書法用具,因為書法是他的最愛,想當爾 ,ㄧ定什麼獎也沒拿到,光寫字,我的腦筋就打結了,也因此,讓我放棄參加比賽的念頭,我不喜歡硬梆梆的文字,那個時代的作文總是論說文,不是我擅長的。

    小時候的閱讀也很偏食,當時的自己真的很自我,不受父母老師的思想教化,我能閃就閃,能躲就躲,喜歡做自己想做的事,白天上課時,我們那時很喜歡背詩、寫詩、追逐詩意的少女浪漫,晚上偷偷看閒書,聽著廣播,是我每天的日常,也是最放鬆的時刻。

高中生活,遇到寫作的伙伴,我們會把自己的創作,交換分享,我的同學,文筆之好,我望塵莫及,但她總謙虛的說,她沒那麼好,那時才真正的試著寫小說,那時天真的我們,ㄧ起約定做夢,ㄧ起當作家寫自己的文章,直至高中,那夢ㄧ直持續著。

高中畢業,大家各奔東西,那夢也就跟著停擺,在畢業ㄧ年後,她被男友載,出車禍被撞飛,當場香消玉殞,我為她送行時,滿滿的不捨,從那時,卻再也沒提筆,彷彿這件夢想,也跟著她殞落。

   這之後,人生經歷許多風風雨雨,我面對焦慮憂鬱的侵擾,才開始寫作,我遺忘了自己曾經的最愛,ㄧ字ㄧ句的抒發,自問自答,心靈的匱乏,讓自己從寫作中,ㄧㄧ找回熱情,也找回當時的約定,伙伴雖然無法完夢,我想完成我們的約定,連她的夢一起完成,因為那段青春的歲月是最美的時光。


1 人支持了作者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