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貓

電影評論

《烽火動物園》(園長夫人:動物園的奇蹟):希望就是違反常理的行動

《烽火動物園》(The Zookeeper’s Wife)的主角是一對管理動物園的夫妻,他們在戲中的所作所為,可說是「以追求其心目中的理想……而肆意作出違法的行為」,是「公然蔑視法律,不但拒絕承認其違法行為有錯,更視之為光榮及值得感到自豪的行為」。動物園的男主人Jan Żabiński 一度參與破壞社會安寧的暴力行動,被拘捕判囚,而其妻子Antonina則繼續進行始終沒被發現的「罪行」--在納粹管治期間窩藏並協助約三百名猶太人逃離希特拉的屠殺。他們就是名正言順「違法達義」的「有識之士」

很多電影都號稱「改編自真人真事」,但有多少是真,多少是改編,不同電影的相異程度甚大。例如同期上映的韓國電影《軍艦島》基於史實的只有相關的地理及歷史背景,而主要角色與情節皆是虛構的。看過《烽火動物園》的觀眾大概也會有類似的疑問:Żabiński夫婦真的在動物園保護到那麼多猶太人?戲中Antonina母子有驚無險,皆因接管動物園的納粹軍官心軟,現實的納粹黨不是很殘忍的嗎?Żabiński真是波蘭抵抗軍的成員,並在被捕囚禁後倖存到戰後與家人團聚嗎?……因為以上的情節太富戲劇性了,即使我們相信世上真有如Żabiński夫婦一般善良並勇敢的人,他們所做的事情,難度實在太高,其順利令人感到匪夷所思。主角在電影中彷彿總有幸福之神眷顧,加上多種可愛動物輪番出場,不禁令這齣戲帶著一種童話感覺,直覺上與納粹屠猶的殘酷觀感相悖,亦挑戰著常識中對於「甚麼事情是可能/不可能達成」的慣性判斷。

作為一齣荷李活製作,《烽火動物園》的確有不少戲劇化的改編,例如Żabiński夫婦和納粹軍官Lutz Heck之間的爭風呷醋,以及Żabiński從隔離區偷運猶太人的具體細節,皆屬虛構。戲中的三角關係,亦有「肥皂劇化」之嫌,干擾了沉重歷史題材的嚴肅題旨。不過,若觀眾把劇情與歷史資料比對,便會發現史實中,Żabiński夫婦真的奇蹟地拯救了約三百個猶太人;Żabiński真的參與了起義、被囚,卻倖存到戰後一家團聚;主角家裡真的住著各種動物,伴著其孩子長大,猶如童話故事--甚至結尾Antonina一度以為她的兒子被槍殺的緊張情節也發生過,只是開槍的另有其人。換言之,若Żabiński夫婦按「常理」去生活:面對現實、安份守己、遵守法律(不論法律的內容是甚麼及如何改變成甚麼)、把握機遇……這個故事便不會出現。

Żabiński夫婦事實上所做的,就是把按「常理」而言不可能達成的事情達成了。使人超越常理的是希望。絕望是一種意識,希望卻不是一個轉念或覺醒,而是義之所至、理所當然的行動。他們所作顯然違法,而他們所違反的法律,是當時掌握權力的人所訂下的規條;然而他們相信並踐行的,是比眼前的法律與權力更高尚的價值和道義。電影所展現的這些價值和道義並非雄辯滔滔的哲理,而是一種道德情感。飾演Antonina的Jessica Chastain為角色設計了一把柔弱的聲線,突顯了Antonina這溫柔女子在亂世中的掙扎。她本是個孤兒,對強權心生畏懼,但當她看到那些被欺淩的、更弱小的的人時,勇氣便由此而生。

憐憫在一些人眼中是弱者的情感,其實那本是剛強的根源。權力與法律必須予以實踐,才會成為真實,希望亦須在行動中體現。然而有些人降服、有些人反抗,箇中差異源自其內心最柔軟之處:在於他們是否感到,自己與更弱者同為軟弱之同時,也因為憐愛弱小而剛強膽壯。


(原載於《時代論壇》1566期)

《最暴烈的一年》(至暴之年):美國夢的陰暗面

《莫莉遊戲》(決勝女王):「除了____之外,甚麼都可以輸」你的答案是甚麼?

離婚電影 2:因喪子而分開 -- 《他和她的孤獨情事》與《愛的餘燼》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