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毛虫

哈哈哈

从“新疆现有清真寺2.44万座”说起——尊重宗教信仰自由并非放任宗教自由泛滥

来源:察网中国

【本文为作者辽宁王忠新向察网的投稿】


近日,外交部发言人在主持例行记者会称:中国政府依法保护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中国各族人民依法享有充分的宗教信仰自由。新疆现有清真寺2.44万座……。这个新闻发言,让全世界都看到了中国新疆宗教信仰自由喜结“特色硕果”。对迅猛崛起的这一“特色硕果”,是否也应该引起深刻的反思。

1.新疆清真寺数量“翻跟头”的发展

改革开放之初,一度出现了“共产党对少数民族欠债”的乱邦误国说法,为了贯彻“还债”的政策,大批“解放”少数民族封建主和宗教上层,大规模放权,大规模地建清真寺,结果给少数民族“还债”,又搞成给宗教“还债”。据官方公布的数据:新疆清真寺分两个阶段出现翻番发展:一是从“文革”结束到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清真寺从1400座猛增到1.2万座;二是从上世纪90年代除到21世纪初,清真寺从1.2万座猛增到2.4万座。

其实,新疆的清真寺远远不止2.44万座,仅喀什一个地区,就“有9600多座(清真寺),平均300多人一座清真寺……,全区2371个行政村,平均每个村拥有四座清真寺。”《中国伊斯兰协会,2015最新中国清真寺数量及分布》:2014年统计数据,经过相关登记的清真寺等伊斯兰教活动场所有39135座,其中清真寺39019座,道堂、拱北106个,礼拜点10个。从中国伊斯兰协会的权威统计看,整个新疆在2.44万座清真寺之外,大约没经审批建的清真寺还有三分之一。

2.新疆清真寺数量在全世界都数一数二

那么,不以39019座清真寺计算,就以官方正式发布的2.44万座清真寺为基数,新疆无疑在世界清真寺数量上数一数二。

相比与新疆地区相邻的中亚5国,总人口为7800多万,有伊斯兰教徒约3850万人。新疆总人口为2400万,信仰伊斯兰教的总人口1000多万。中亚5国伊斯兰教徒是新疆4倍,但新疆比中亚5国清真寺多了近5倍。

新疆的清真寺也远远超过沙特、土耳其、埃及、伊朗等传统的伊斯兰国家。伊朗约有6000万穆斯林,清真寺5400座;埃及约有4300万穆斯林,清真寺17000座;突尼斯约有700万穆斯林,清真寺仅650座。美国有穆斯林700-900万,美国“清真寺数量还不到新疆的十分之一”。

新疆的清真寺在世界伊斯兰国家和地区中,仅次于印度尼西亚,可印度尼西亚约有2亿穆斯林,这信众数量是新疆的20倍!

而且,清真寺遍地开花,已是西北“特色”,如,临夏回族自治州220万人,有清真寺3588座;乌兹别克斯坦3200万人,有清真寺2800座,临夏的人口不到乌兹别克斯坦人口的7%,可临夏一个地级自治州的清真寺,比乌兹别克一个国家还多出28.14%,这简直都令人匪夷所思。

3.新疆伊斯兰教教职人员数量庞大

教职人员主要指在依法登记的清真寺,或其他固定伊斯兰教活动场所,主持教务活动的阿訇、伊玛目、海推布等。那么,仅以2.44万座清真寺来计算,据官方给出的数据,新疆伊斯兰教教职人员有2.9万余人,这占中国36万宗教教职人员的十二分之一。这还不包括新疆自治区、地州市、县市区的103个各级伊斯兰教协会的人员。在新疆每400多名穆斯林,就有一座清真寺;每300多名穆斯林,就有一位宗教教职人员,而中东平均1000人才一座清真寺,相比之下,新疆的教职人员加教协人员,至少要比中东国家的宗教教职人员多4倍以上,这些宗教教职人员政府给发工资补贴。近年来,自治区财政每年还安排近6000万元资金用于宗教人士生活补贴发放,各级也相应安排资金用于宗教人士生活补贴发放。

在喀什的维吾尔族人口中,除去党政干部和18岁以下的未成年人,信仰伊斯兰教的维吾尔族约为60%,即约为220万人,每220名穆斯林,就拥有一座清真寺;每200名穆斯林,就有一名教职人员,喀什市的教职人员约1.1万人,这该是一笔不小的财政支出。

4.新疆清真寺6倍于学校数量

截止2008年,新疆共有小学4159所,中等学校1973所,普通高等学校32所,各类学校全口径计算,合计为6464所,清真寺数量是学校的4倍;喀什全区1400多所大、中、小学,清真寺数量是学校的5.8倍。在一些市县、乡镇和农村,最豪华、最宏伟的建筑不是学校、不是其它,而是清真寺!

这种清真寺远远多于学校的情况,在穆斯林居住地区已成普遍现象,如,宁夏同心县国家级贫困县: 人口40万,全县清真寺390多所,而学校仅有167所。2011年,甘肃临夏州有清真寺3588座是中小学近3倍,每年获近200亿元中央补贴,现在又被国家民委发改委列为重点扶贫地区。

同样截止2008年,新疆区各类卫生机构7238个,其中各类医院1629有所,学校和各类卫生机构相加也仅13402个(所)。与24300座清真寺的规模相比,清真寺的规划和数量可想而知,虽然不能这样去比,但与学校或医院相比,那个更重要,自然不用多说。

5.新疆伊斯兰宗教氛围逐渐浓厚

新疆宗教氛围在改革开放之前并不浓厚,自1980年代开始搞“还债”后,宗教氛围逐渐浓厚,特别从1990年开始,伴随清真寺急剧增多,各种穆斯林宗教活动翻番增加,尤其是在年轻一代中催生宗教狂热。每年安排包机组织穆斯林群众前往沙特阿拉伯麦加朝觐,政府对朝觐人员的医疗、翻译等都给予资助,并做好随团服务的保障工作,确保朝觐活动安全有序。截至目前,新疆已经有5万多名穆斯林群众赴沙特朝觐。在1990年代后期,新疆的宗教狂热表现为“宗教仪式风俗化”和“朝觐热”。例如,结婚念“尼卡”、超度亡灵的“站礼”等宗教仪式,是1980年之前没有的风俗,但从1990年后期开始成为必走的程序。在完成宗教仪式“生活化”、即日常生活完全按照宗教教义进行后,新疆宗教狂热宗教仪式“政权化”。

6.新疆“泛清真化”覆盖越来越广

随着清真寺的急剧增加,“泛清真化”已成势头。吃啥都问清真不清真,继清真餐厅之后,清真银行,清真厕所,清真超市,清真澡堂等不断出现,形成了以清真寺为中心、高度自我组织化的特殊居民区。在各类商店和购物场所印有清真标识的商品越来越多,甚至出现了所谓的“清真牙膏”、“清真肥皂”、“清真盐”、“清真纸”、“清真化妆品”等等。

“泛清真化”已经影响和干扰到广大维吾尔群众的日常生活,形成了无清真标识的产品不敢买、不敢用、不敢吃的现象。蔓延到校园,出现部分少数民族同学对汉族学生在清餐吃饭有意见;还有部分少数民族学生认为,海鲜类食品“不清真”,歧视和排斥吃海鲜食品的学生等等。尤其是南疆农村一些群众受“泛清真化”影响,不住政府修建的富民安居房,结婚时不领结婚证,不买内地生产的生活用品,认为这些都不清真。甚至出现将政府修建的学校和清真寺也认为不清真,不到清真寺做礼拜、不让孩子上学的情况。

7.尊重宗教信仰自由并非放任宗教自由泛滥

尊重宗教信仰自由,维护人权,这是西方各国常挂在嘴边的两个信条。可实际上西方哪个国家放任了对伊斯兰的管理?2017年1月27日,美国总统特朗普不也发出了穆斯林禁令--签署“关于难民和移民政策的行政命令”。德国主要通过安全警察,有一张严密的安全网络盯着清真寺,还有一个覆盖很广的情报系统,交换情报。法国有大约600万穆斯林,占总人口的8%,国家不遗余力地尝试将伊斯兰制度化,在许多穆斯林看来,国家这种自上而下对伊斯兰的整合“驯化”,无异于试图将伊斯兰同化到一种不可见的地步。荷兰国会下议院通过法案,禁止穆斯林妇女在部分公众场所穿着罩袍及面纱,包括学校、医院及公共交通工具,违者最高可被罚410欧元(约合3010元人民币)。。法国、比利时和瑞士都已通过了类似的法案等等。

总之,新疆各族人民充分享有宗教信仰自由的权利,信教或不信教完全由公民自由选择,受法律的保护,任何机关、团体和个人不得干涉。但尊重宗教信仰自由的前提,必须以不能侵犯他人和其它民族的民主和权利,对于私搭乱建的清真寺,必须坚决取缔!尊重宗教信仰自由,绝非放任宗教泛滥!千万莫忘:中国不是宗教立国的国家,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