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生茂豫

我是桐生茂豫,[一個故事手藝人] , 喜歡寫作,繪畫,閱讀和攝影,把幻想寫成實際的文字,輕小說和耽美小說是主體,漫畫家和storybook是副業 จนใครคนนึงทําเวลาฉันให้รู้สึกมีความหมาย ☆☆หวานใจมิวกจฟ #Mew&Gulf-ชอบมาก ๆ~~สู้ๆนะคะ

雷鳥紀元之海伊達戰記(Haiida War)-第八章 邊際 (Marginal)-1

瑪卡亞(瘋馬)站在原地,直勾勾的看著與他保持距離的某人。自從跟隨阿以雅娜墜塔被救起之後,路塔便不一樣了……除卻了貴族的面具後,越來越像個普通人,不再自怨自傷,不再尖銳,卻更加隱密,像懷藏著火炬的行者,遮蔽中光線還是自縫隙間流落出來,照亮了他白裡透紅的臉……

第八章 邊際 (Marginal)-(1)

[邊際的相逢]

  樹伸出了細枝椏裡的透明觸鬚,輕輕的貼在路塔的肩上,這次,沒有逃竄,沒有驅趕,在樹群終於接受了這四位外來客本是"原鄉人"的意念下,所有的樹慢慢退後,讓出了一條紫陌,目送他們通過林間。

  黑木紫葉,無風自搖,路塔左手腕內側的鱗片也彷彿跟著頻率閃著晶瑩的碎光。

  淡化的前景

  回首間,身後的小徑很快被不斷移動的樹林給吞末了。

  路塔的隔熱軟甲成為很好的保溫箱,之前,小龍蜥帕拉(Pala)的母親在知道身體遭蟲族入侵後,就算她見識如何淺薄,也捨不得拖著孩子入死境,於是忍著疼痛,趁自己被同化前把不足月的蛋硬分娩出來。當路塔在雜物堆找到蛋時,只能謹慎小心的把它放進衣服夾層裡護著。到了現在,這龍蜥蛋不知不覺中像是又大了一圈,加了蛋的重量,路塔的行動變得沉重起來。

  在 Omega 體質的帶動下,路塔被迫習慣這種乍暖還寒、神經兮兮的發情期,他一直使用杜巴婆婆給的抑制劑,將冒出來的莫名慾望壓制下去,這樣陌生而不真實的念想卻滯留在他體內,慢慢侵入五臟六腑,化成像針紮般的心悸以及低燒沉澱在皮膚下。

  帶隊的樹察覺到同伴中有不安情緒的存在,群居間相互照應的本能驅使,溫良的用細如髮絲的觸鬚尋找著負面能量的來源,它捲起觸鬚巧妙的敲打在人體上,製造出斑斕的軌跡,從額頭、脖頸到胸前,尤其在靠近心臟處的醜陋傷疤,觸鬚緩慢的拂過,像蝴蝶在花心裡輕啐著花蜜般吸收著路塔難言的痛苦。

  『 這變態在佔你便宜嗎? 』 在瑪卡亞眼裡,這些接觸帶著曖昧的色彩,他不能了解原委,於是暗自發起火來。

  『你想太多了……它又沒有做什麼。』路塔掩飾著。

  寧靜的空間裡,流露著細碎的紫藤花香。

  『路塔…………?』

  疑是信息素的氣味牽動著本能。

  瑪卡亞(瘋馬)不由分說,想伸手撫摸上路塔的頸後,想看看那塊有胎記條碼的地方,每個人都有,早在胚胎還在母體裡之時,就依基因排列而劃分出三個等級不同的紋路 Alpha 是鷹、Beta是渡鴉、Omega是蜂鳥……

  他有些失神

  投身在這場感情的追逐中,自己並不是一個坦承者,身為海伊達高級血統的Alpha ,瑪卡亞(瘋馬)隱閉住驕傲不馴的內裡,利用路塔宿命論的熱情,縱容一個貴族男孩的任性與意志薄弱,路塔以身為亞級Beta 而自卑,他愛上雙胞胎姐姐阿以雅娜如同愛上鏡射中的自己,藉由這樣的媒介,瑪卡亞讓好友嘗試瘋狂的乖離。

  他願意幫著路塔偷走通往地心的鑰匙,走上爭權奪勢和萬劫不復的道路,希望族中那些眾叛親離的猙獰面目讓心灰意冷的路塔能慢慢走向他,並唯他所有。

  『…… 你不要擔心,我只是有點累了。』 路塔微微側身,躲過了瑪卡亞的手,藉著樹幹的黑影,遮著半張臉。

  怎麼樣也不能讓瑪卡亞知道這些變化!

  從Beta降級到Omega,也許並不是件美麗的改變,這一世的路塔尚未學到對物種的偏見,但在另一個角度觀望的片刻,他領悟到如果要用這個身體活下去,就不會有真正的自由。Omega 的血液是最下層的階級,在海伊達星只能權當生殖系統,不能當個戰士,甚至不能當個男人,重生後的路塔,身體裡住的是巫麗的靈魂,所以能無視這些觀念上的羈絆。

  好好活著,已是萬幸。

  他不想被大星系裡的性別設定所局限,可是在眾人眼前路塔還是得把原先的角色演好,繼續顯現他風光豔麗的貴族血統。

  瑪卡亞(瘋馬)站在原地,直勾勾的看著與他保持距離的某人。自從跟隨阿以雅娜墜塔被救起之後,路塔便不一樣了……除卻了貴族的面具後,越來越像個普通人,不再自怨自傷,不再尖銳,卻更加隱密,像懷藏著火炬的行者,遮蔽中光線還是自縫隙間流落出來,照亮了他白裡透紅的臉……

  路塔變的更美了,瑪卡亞(瘋馬)心裡充斥著不甘,他是要強的,從小寧可矮化自己,像隻鷹犬般賴著路塔,如同逼著自己把Alpha 的靈魂丟棄,也想換得他回頭一望,可是,最後只能讓他漸行漸遠……

  『瘋馬……別鑽牛角尖了,』它圖雅(狐狸)用手臂攬住瑪卡亞的肩膀,小聲說到 『我們麻煩還沒解決,想談情說愛,回去再說吧~~』

  『你少囉嗦……』瑪卡亞(瘋馬)有些腦羞成怒的推開它圖亞(狐狸),正想反駁。

  『後面!』 路塔和達亞米(鷹場) 異口同聲驚叫起來。

  在移動的樹流中,路塔一行人是唯一佇立原地的物體,披著人皮的蟲族很輕易便能發現這些蟲母慇慇期盼的獵物。

  興奮的蟲子突破了皮膚的窒礙,用百足之力站了起來,用高高在上的姿態,舉起鐮刀般的前足從獵物背後劈下。

  『啊呀呀呀~~~ 這隻蟲子太急於表現了吧?』 它圖雅(狐狸)蹲下身,把雙手按在地面,用落葉當介質傳輸光之能量體,用光織出的網,擾亂蟲的攻勢。

  瑪卡亞的隔熱軟甲被削出兩道痕跡,背後針紮似的發出灼熱的刺痛。

  路塔拖住瑪卡亞,擺過他的身體,著急的查看背後的傷口。總是害怕著蟲族就這樣腐蝕掉了靈魂,像無數脆弱的肉體般變異成行屍走肉的螨蛹。

  『你在擔心我嗎?』瑪卡亞(瘋馬)揚起了嘴角,開心極了 『我皮厚的很!蟲算什麼?』

  『路塔大人,瘋馬要是被蟲同化,你宰了他,就當為民除害!』它圖雅(狐狸)笑的不行。

  路塔無法回答,因為尖銳的音波干擾著他的聽力,耳蝸裏像被異物侵入似的疼痛不已。他只能盡量遠離戰鬥圈,順便分散蟲的注意力。

  隨著蟲子漫延至此,附近的樹群經過彼此的聯繫而聚集過來,它們快速的移動著,熟練的製造出山坡和路逕層層疊疊的景觀,圍堵蟲族,佈滿黃底黑點蟲紋的蟲子糾纏在樹的枝椏和氣根之間,曾被愚弄過的樹木,早失去了優雅品行,如今正發出殺氣騰騰的樣貌。

  在樹群裡,被卡住的蟲子開始分泌出強酸去侵蝕樹體,想要突破防線。

  將死去的樹很快的呈現青白色,卻倔強的站在群體間,阻隔在蟲族前,直到飛灰煙滅。

  原先帶路的樹對路塔優雅的鞠躬後,也晃晃幽幽的加入了樹群的行列裡,用它們的方式去保護人族和蘭卡拉的聖域。

  『這群笨蛋在幹嘛?為何不逃?』瑪卡亞不能明白,在毫無利益下,這些樹勇於送死的原因。

  『因為樹群把我們也當成同伴啊……』

  路塔皺著眉,快速的左手握拳用光之能量體衍生出長弓,右手覆在左手背上加大能量體的力量,形成光箭,然後夾住弓弦往後拉滿,運用弓箭的便利,經由空隙攻擊在樹枝間掙扎的蟲族。

  蟲子遭到能量體包圍,蟲體捲曲縮小,牠的生命被吸收,連自爆都來不及就回歸路塔身軀裏。

  因為憤怒,路塔拼命拉著弓,耳朵邊盡是飛箭而過的嘯聲,把所有的怨氣化成強勁的力道,讓光箭像利刃般穿過蟲身,他無法視若無睹,只能用自己的能量盡可能的去改變現狀。

  蟲族的前鋒在攻擊力升級後進行了一次亞進化,它的體型往上長了一倍,在蟲子胸腔的基節中開始蘊釀綠色的火光,冷冷的形成光球,當光球從蟲的大顎中噴發出來時,樹群燃起了幽靈般的鬼火……

  路塔走避不及,眼看這隻亞進化的成蟲在青白色的樹幹間,對著路塔的方向再次張開了大顎……突然間,一陣尖嘯聲蹦砸而過,蟲在瞬間結成白冰。

  在繼續聚集過來的樹群裡,走出來一個手提著波瑟粒子槍、身穿黑色防護衣的軍人。

  『阿思克!』路塔驚訝的叫出來者的名字。

雷鳥紀元之海伊達戰記(Haiida War)-第七章 [干戈千里]-(4)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