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真的熊

謝謝你看到。

十一月小結

發布於
修訂於

十一月好像是很intense的一個月。和蠻可愛的人頻繁約會,無法更進一步時對方突然和我絕交;之前心理諮商課程的筆試口試都順利通過,現在在準備實習;被好幾個老同事分別推薦工作職位,有些動心但最終還是謝絕;還有學校要讀的東西也很多。

感情上的挫敗讓我不由得想,難道「對方是受過傷的人」也要列入尋找伴侶的必要條件了麼。對我來說優秀的伴侶大概是反思過痛苦與邪惡,對之有一定理解,在這個基礎之上仍舊勇敢地溫柔對待世界的人——這也是我在努力嘗試做到的。無知而樂觀不是美德,只是無知。沒有親歷過痛苦的人,也許沒有動力和契機去反思這些課題。

這位約會了很多次的人,大概就是「從出生到現在都很幸福,被親友寵愛著,一帆風順」(對方的原話)。當我被問到自己的過去經歷,決定分享出一部分時,得到的反饋是大驚小怪,道德判斷,以及揭傷疤式的不知輕重的追問,甚至一週後見面,又會翻出來討論和說教。其實很多方面對方是溫柔善良的性格。But it's like they can't help it.

我對自己的判斷力感到失望——早知道就不會分享那些信息了。後來我說「不然做朋友吧」,對方聽到後失望憤怒起來,指責我逃避感情,當場說以後再也不要聯繫得好。


這是每年深秋特有的火燒雲。一年四季的雲各自有獨特的型態。

現在每天下午四點天就黑了,明明時間還早,但是天一黑,身體就表示「可以睡了吧!」

暖暖的被窩在早晨也不肯放人走。整個都有點昏昏沉沉的狀態。

體重和體脂率一直在緩緩增長⋯ 唉!天氣冷更不想跑步了。

為了維持基本的運動量,計畫十二月每天走滿一萬步~ 十一月的日均是七千,所以這個目標還算現實。

學習方面,學到了權威和服從的心理機制,旁觀者效應,自閉症光譜,記憶的原理,如何「植入」虛假信念⋯等等,還有一堆統計學的東西。對自閉症光譜的課題印象尤其深刻。

自閉症光譜/autism spectrum disorders (ASD) 是一種神經發展症候群,主要特徵包含社交缺乏、溝通困難、刻板的或重複的行為和興趣、五官的感受力不靈敏、認知發展較慢等。我身邊沒有自閉症朋友,對自閉症的印象最早來自於電影Temple GrandinRain Man,因此留下了「雖然有自閉症的人在社交上有很大困擾,但在哪個特殊的方面是天才」的錯誤印象。甚至相對新的、目前還未完結的Netflix電視劇Atypical,也讓有自閉症的男主角具有超強記憶力,成績優異,並且從小學到中學到大學,社交溝通上進步也很大。

而實際上「天才」是特例,認知發展慢是自閉症光譜中常見的症狀,大部分自閉症者一生都無法獨立生活。我們在課上學習了很多真實案例,主要是住在英國的自閉症者和家人/照顧者的採訪,看了後覺得如果位於光譜上嚴重的那端的話,生活非常非常辛苦。當孩子被診斷為自閉症時,父母人生的軌跡也從此改變。真的好難。

自閉症的男女比例高達4:1。為什麼男性高出那麼多呢?有理論指出,女性大腦是同理心功能占優勢,而男性大腦是系統性占優勢——研究發現,新生的女嬰會長時間盯著人臉看,而新生的男嬰則會長時間盯著機械物品。(讓新生兒做這個實驗排除了社會化的影響。)所以有這樣的說法:自閉症可能是正常男性大腦的極端化。

我對男女大腦區別的課題也非常感興趣。這樣的研究好像很「政治不正確」,哪怕非常直接的生物/神經科學研究都很有爭議,對研究數據的解讀也難免和政治扯上關係。那次和非本專業的朋友提到男女大腦的不同,對方像被踩到尾巴一樣很defensive地說,難道有不同嗎?!

從這個角度看也很討厭PC文化,它侵蝕了學術界。


入冬後黑夜變長,越來越多的人在窗邊和陽台佈置小燈,給路人帶來溫暖。主幹道上的聖誕燈飾也掛起來了,不過今年在疫情的陰影下,過節好像也喜慶不起來。

很開心在十一月見了幾個好友。因為封鎖,餐廳不開,所以都是在室外見面,一起散步。十二月就沒得見了——大家紛紛去度假(換個地方遠程工作)或者回老家,留我一個人在這裡・゜・(PД`q。)・゜・

十二月月底有好朋友的婚禮!我不會參加,但是因為她現在籌備婚禮超級忙,所以我們約好婚禮後再見面。我們四年半沒見了,好期待哈~


鄰居給樹纏滿了燈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十月小結

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