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潔平

希望探索媒介的各種可能,也希望做個一輩子的記者。Matters站長。

表達何以自由?今晚十點,在線問答之一:江雪

江雪的經歷,提出了一個我覺得非常根本的拷問,也是沒有人可以輕飄飄給出回答的:

表達何以自由?

它的背後再一層,可能就是為人何以自由,而自由的含義,和意義又是什麼了。

在一個言論有邊界、整體上不自由的結構中,可以有一個表達自由、自主的空間嗎?從一個角度來說,雪訪存活了兩年,說了很多真心話,顯然是可以的。換一個角度,雪訪從沒有真正能夠逃脫敏感詞的束縛,命運不掌握在自己手中,不受明確清晰合理的法律規則制約,顯然從沒有真正「自由」過。

就像移民這話題一樣,每個人都要在這樣的局面做出選擇,不管那選擇的時刻在外人看來是驚心動魄還是毫不起眼,作用在每一個具體的個人身上的力道是一樣的,只是覺察的程度不同。而每個人都會為自己的選擇準備好一套論述。

A. 我選擇留下,讓我的表達仍然有它期待的聽眾,儘管要失去一些自由。否則若有更完整的自由,表達本身卻失去影響,獲得自由的意義又是什麼?

B. 我選擇離開,因為自由不容剝奪,縱然失去聽眾也再所不惜,更何況只有每個人都這樣做,束縛自由的機制才會失去效用。

每一種論述都能延伸出無數艱難的問題。

流亡是一個困難的存在狀態。妥協同樣也是。我們並不想要一個終極答案,就像自由並不絕對。但無論身處哪一種狀態,覺察、反思、呈現、分析它是重要的,它讓我們的選擇本身,不只有選擇這一個價值。

Matters會陸續邀請曾深深覺察並反思過這種困境的朋友,分享他們的感受和選擇。無論如何,可以預見的是,越來越多的人將要面臨這種此前意想不到的選擇。

今晚十點,第一個在線等大家的是 @江雪。在中國大陸優秀的新聞人中,像她一樣堅持走在這條公共表達路上的人,少之又少;因為餞行最基本的「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的信念,而走得如此艱難的,更是寥寥無幾。「寥寥無幾」這四個字會帶來的代價,是常人難以想像的,但偏偏她又如此溫和而堅定地繼續了下去。

這中間的困境,她如何自處呢?今晚十點,不見不散。

*預告:明晚10點,同樣是獨立寫作者身份的 @趙思樂 ,會與大家分享自己同樣、但也不一樣的自處思考。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个人微信号被封记 -------信息难民何去何从? 兼问各位

1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