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潔平

希望探索媒介的各種可能,也希望做個一輩子的記者。Matters站長。

【今晚十點,重磅對談】夕岸 X 卞中佩:在美國研究右翼運動的我學到了什麼

大家好,又到了每週四的在線對談時間,今天來和大家分享的,是社群裏兩位素不相識、但彼此都是對方讀者的朋友,趙蒙旸@夕岸 和卞中佩 @Torrent

夕岸是賓大社會學博士在讀,她從香港中文大學赴美,研究興趣一直是青年公民參與和數字政治;卞中佩是美國農工大學社會系博士在讀,曾在台灣做過多年記者,他研究社會運動、企業行為、中國議題。赴美讀書,竟遇上罕見的川普臨朝,兩人都對這變局背後的美國保守派勢力,或者更為廣泛的右翼力量崛起產生觀察與研究的興趣。

夕岸花了不少時間在4Chan、8Chan這樣的網絡平台混,從社會運動觀察的角度,對3K黨、同情白人至上主義的民兵組織、擁槍派還有各式各樣的右翼團體的組織、動員、新媒體策略做了系列調研,也研究曾參加佔領華爾街運動的左翼青年為什麼以及如何「吞下紅藥丸」轉變為右翼。在調研中,她發現僅僅用去中心化、白人線上狂歡這些粗疏的描述來形容右翼動員是很不夠的,用她個人作為一個堅定左翼的立場來說,右翼的組織動員有諸多亮眼之處,「沒有人們想象的那麼簡單,真的有很多值得學習啊!」

而中佩一直追溯美國的槍支管制歷史,以及其與白人至上主義這條美國政治中的暗線之間的關係。在他看來,美國憲法規定的擁槍權並無法純粹等同於「民眾對抗政府」這一想象,其中一直被模糊掉的,反而是它如何令國家的「優勢群體」取得更大的優勢。這中間有兩百多年的複雜脈絡,保守派在其中透過社會運動的方式組織動員、建構認同、遊說政府都發揮了不可小覷的作用。

在旁觀美國政治的同學們來看,另類右翼運動只是媒體上的一些令人驚訝的畫面、和匪夷所思的後續效應,全球流行表情包,因它死亡(在這個表情包意外地被應用於大量右翼群體中時,它的原作者選擇殺死了它……成為歷史上第一個被畫死的動漫形象):

在這些畫面之外,身處在右翼運動之中,論壇上,現實中,究竟是一種什麼樣的體驗?他們都在討論什麼?在現實生活中他們都是什麼樣的人呢?為什麼能在2017年迅速變成潮流?仇恨從何而來?白人至上為何能兩百年顛撲不破?

今晚10點-12點,就等夕岸主要為大家分享她的觀察和調研,中佩則作為主要提問和回應嘉賓,在線互動。

為了避免同時開五篇討論串的迷路夢魘,今晚我們就會集中在夕岸的串下,集中對談和問答。關心美國政治、關心右翼問題的朋友,不要錯過兩位大神首次相聚,大家不見不散!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