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男

我是水瓶男。愛書寫,是文字工作者與研究者。https://liker.social/@taiwanmemenews

無路,咱蹽溪過嶺

看到隔壁臉友教授在南台灣揪唱歌,好生羨慕。你有多久沒進 KTV 唱歌了呢? 小時候唯一跟學術團去唱歌,是我去臺大社會所修了一門 STS 的課, 期末吳嘉苓老師請大家去唱的 (其實跟上課的某篇韓國人研究 KTV 有關);裡面的同學都很優秀,還有人點了 #隱形的翅膀,說是可以呼應整個 STS 課程的精神。:P


如果是我北部揪,我就要限定只能唱 #小虎隊 的歌,因為那是揪主的童年時光。當然你也可以唱你童年的歌,但儘量不要追溯 80 年代,我怕會形成很詭異的政治氛圍。


「有路,咱 #沿路唱歌,無路,咱 #蹽溪過嶺。」臉友學弟說這是「無論如何都要走下去」的意思;我卻覺得這是蔡總提供給「大家政治路上的偏義複詞選擇。」有路,當然要邊走邊唱歌拉,誰要蹽溪過嶺呢?又不是 #大學兼任教師?政治人物幕僚寫的稿子,多半都有濃厚政治意涵的。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