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8 篇作品累積創作 19652 

《返校》活下來的人:用記憶接力痛苦與真相

annpo

2016 年《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修復完整版再上大螢幕,我這才第一次真正感受到那時代說不出的壓抑的背景源頭。國中初看時,聽不懂的「警備總部」(當時可能還誤以為是某種警察),在這個版本中,具體化成一個故事——堅作為公務員,總是堅守原則的小四父親被誣陷,遭警總拘禁,日以繼夜地逼供審訊...

關於災難,一個媒體人的告白

annpo

這是我第一次談新作《日常的中斷》。在沒有接受訪談,也尚未進行任何一場公開發表的情況下,在Matters做分享,對我來說是相當新鮮的嘗試,自覺身為(前)媒體人,果然走在潮流最前端(笑)。非常謝謝佳禾邀請(前作《憂鬱的邊界》出版時,亦是他第一個邀寫書評),特別是他還想了幾個形式,最終決定由潔平跟我對談。我非常喜歡這個安排,除了欣賞潔平這名新聞女將外,也是因為我與她的因緣就與川震有關--2010年...

大國光輝照不到的灰色角落--介紹《低端人口:中國,是地下這幫鼠族撐起來的》

annpo

  不知幸運或不幸,我第一次到北京時,這座城市正大興土木迎接奧運,一個輝煌「盛世」就攤在眼前,而我期待看到的「老北京」只剩幾塊磚。當我走在寬闊的街道上時,出於職業本能的,目光會往邊緣掃,視線會落在角落殘居或是巷弄荒破上,偶爾會停下腳步凝視,有時會拿起相機。看到我老被這樣的景象吸引的北京友人,忍不住發問:「你怎麼老是注意這些破爛啊?北京已經發展了,文明了。這些都破壞我們國家的形象。為什麼不拍那...

川震十年:記者與司機的故事

annpo

台灣這些年的三一一,媒體都還是會報導;大概九二一十五週年時,我赫然發現已經沒有人想針對這災難談什麼了。更不用說川震。但我非常記得十年前地震發生那刻,辦公室裡的尖叫跟對話,以及其後網路上對要不要捐款給中國的爭論。那年發生很多事,台灣再次政黨輪替,北京奧運(中華隊棒球輸中國!),野草莓……。大概在野草莓運動開始時,我跟台北市前民政局長林正修到了茂縣--當時以台大城鄉所夏鑄九為首,民間發起了五一二...

【TIDF】柬埔寨之春

annpo

在看到《柬埔寨之春》這部影片前幾年,我即從從事人道援助的朋友口中聽聞,洪森政府大肆開發首都金邊,卻不留給居民一點餘地,遭到迫遷的居民只好搬到路途遙遠的郊區,要不失去工作,要不就是得承擔高額的通勤費;而在這之前,我不時也從人權相關網絡裡,看到萬谷湖居民抗爭的消息…。但這些人民真實的景況,往往不會被帶入「一帶一路」、「錢進東南亞」的報導裡,即使抗爭者渴望讓全世界注意。...

安樂死是否能稱作是殺人?森鷗外《山椒大夫》

annpo

(本文因楊照策劃的麥田日文經典新書系「幡」而寫,第一波出版的是森鷗外的《山椒大夫》和《東京人》)...

辣文化閒談

annpo

朋友曾經跟我聊過,為何韓國人到台灣總愛買過甜的奶茶包或是掃蕩牛軋餅,約莫就是這符合韓國人的重口味--比起日本料理的單一味道,韓國人的味覺與台灣相近,喜歡甜鹹交雜。我對食物向來沒有特別喜好,更別稱得上研究,但覺得這樣的說法很有趣,不知如何驗證。總覺得要談食物與文化的比較時,有個基準會比較好。雖然我不能吃辣,但因為近幾年來,常進出吃辣的國家/地區,便覺得「辣」這個味道標準,是最適合拿來比較討論-...

我與紀錄片--漫談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

annp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