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飛竹

墨隱暗香伴紙生,飛來不見茶煙澀。 竹下流泉瑯聲去,一扇一舞踏玉歌。

第一章 青桃花 之五

符青接過了陸陵包裹好了油酥的水皮,放在案上桿開,伸手一推捲成一個捲子,再桿開又捲起一次,最後就成了酥皮,可以搓成圓片準備包入桃花糖餡了。

「嘿嘿,沒想到狗子的手也能包酥餅。」符青看陸陵熟練的樣子,不像是一隻犬妖會有的細緻樣子,不住地打趣他。

「化形後都長的一樣!還不一樣都是人手!」陸陵笑應。

兩妖分工之下,很快的就解決的午餐的問題,符青用匙舀了餡放到壓平的皮上,接著一個快手,一氣呵成的把麵皮收了口,圓呼呼的餅胚就做好了。

一連做了七、八個後,陸陵便拿來鐵鍋將餅排進去,挪到灶上開始烤製。

雖然一般開店兜售點心的妖戶會建一座烤窯專司烘烤之務,但平常妖家也不是經常會做這種東西,沒有太大的烘烤設施。

符青屋裡配備簡單,於是只能使用一般的灶火,將鐵鍋上頭蓋上鍋蓋後再夾些炭火放在上面,如此一來便可上下都有熱力,達到烘烤的效果。

「阿陵,你用妖力吹點風進灶裡,我感覺火有點太小了。」符青彎腰看了看灶裡的情況,今日柴是剛從外面拿進來的,可能還太冷,升起來的火感覺似風雨飄搖的,沒啥底氣,半天也不見火舌高竄。

「啊?怎麼要我弄?你不也會?」陸陵見符青就在灶邊,一抬手馬上就能生風,不解為何還要特地讓自己過去。

符青一聽,伸手在陸陵頸邊搧了搧,一絲絲寒氣讓陸陵起了雞皮疙瘩。「花妖屬陰,鼓起來的風在這個季節總是冷冷的,我怕反而把火給吹滅了。」符青見陸陵寒毛都豎起來了,忍不住笑出聲。

「唉呦。的確,那我來吧。」陸陵搓搓自己的脖子,走到灶邊,吸了幾口氣和著妖力往火裡吹,灶裡的小火彷彿受到鼓舞,一下下的往上竄,不一會兒就旺盛的燒了起來。

「好了好了,再大就焦了。這邊也幫忙一下,我燒個水來煮茶。」符青在一旁起了個小火爐煮起水來。

「以往你不也都會生火煮飯嗎?怎麼就今日才想到讓我來送風?」陸陵第一次做這種事,但符青已經住在這裡許久,也沒聽他說過這種困擾。

「以前我都用扇子搧。」

「那扇子呢?」

「前幾天手滑,甩進灶裡,燒掉了。」符青一說起此事,心裡還揪揪的疼,那折扇可是自己費了一番功夫做出來的,用的可是妖都最好的紙。誰知那天天冷手僵,燒飯時一個不察就往火裡扔去,花妖又不耐火,不敢伸手去拿,只能眼睜睜看著扇子化作紅焰。

「可惜啊可惜!那是我攢了好久自己夠粗的桃枝做的。」符青拉拉自己頭上結著花的樹枝,都是細軟的,還做不成扇骨。

「啊?誰叫你要用那麼高級的扇子起爐灶,這種用竹篾雜草紮一紮就得了,燒了也不心疼。」陸陵替符青吹著爐火,一邊道。

「唉,不說了,說了傷心。」

「不然哪天你化為原形,我替你剪幾枝可以用的下來?」

「不了,我怕你給我剪禿了。而且原形很佔位置,變身也費妖力。我再慢慢攢就好。」

「也罷。」陸陵聳聳肩,隨符青去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第一章 青桃花 之一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