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飛竹

墨隱暗香伴紙生,飛來不見茶煙澀。 竹下流泉瑯聲去,一扇一舞踏玉歌。

第二章 白鹿行 十二

發布於

     放著陸陵自己在院子裡曬的時候,符青回到屋裡繼續燒著自己的藥,順便翻著以往的紀錄,看能不能找到肥皂的香味配方。

     此時,原本拿著露水回家的姜元笙,又出現在了青花園的門口。

     符青在青花園建好時,就在青花園的圍籬上設下了結界,所以縱使圍籬看起來很矮,也是不能隨意進入的,只有幾位認識的老友能自由進出。

     姜元笙自是在結界的好友名單之內,於是一推院門就能進得來,「欸?阿陵你在這裡做什麼?」

     「噢,剛剛洗了澡,正晾乾。」陸陵一臉無聊的說。

     「咦?阿笙你怎麼又來啦?落下什麼東西了嗎?」符青聽見姜元笙的聲音,從屋內走出來問道。

     「阿青!等皮毛乾掉要好久喔!好無聊!」陸陵受不了只能在這一小塊地方活動。

     「唉呀,沒辦法呀,這春天的太陽說烈也不烈,你就再等等。」符青說道,不過此時看到一旁的姜元笙,便靈機一動,「啊!不然叫阿笙喚出風來給你吹乾吧!」

     「咦?我嗎?」姜元笙指了指自己。

     「是啊,就用簡單的妖風就可以了。」

     「咦耶?阿青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擅長法術,你怎麼不自己施展?」姜元笙皺眉道。

     「隨便吹吹就行啦,花妖吹出來的風太冷,吹不乾的。」

     「嘖嘖,真拿你們沒辦法,那我試試看吧。」姜元笙嘟起嘴,勉強掐起手訣。

     術法成形後,一股清風就在陸陵的四周揚起,裡頭的氣息不似符青的風帶著冷涼的氣息,而是一股溫暖的能量。

     「真好啊,動物妖就是好啊,可以製造出這樣的風。」符青在一旁看著一臉努力的姜元笙,忍不住輕笑道。

     「阿笙,平常看你一副意氣風發的樣子,沒想到你不太會法術啊,小心不要把泥土吹上來囉。」陸陵見姜元笙很吃力的樣子,故意打趣道。

     「別吵,等等害我失控。」姜元笙繃著臉,手上手訣變換,努力的操控著環繞的風場。

     符青見狀況還算穩定,就放著他們兩個在院子裡忙活,自己回去屋裡顧藥爐。

     不一會兒,陸陵的毛髮總算是乾了,不過因為姜元笙的術法掌控力實在是不怎麼好,導致吹出來的風有點混亂,讓陸陵的毛髮十分蓬鬆凌亂。

     符青也已經將一鍋消炎膏給煮好了,裝到幾個小藥瓶中,便出來看陸陵與姜元笙的情況。

     「唉呀!阿陵你變胖了。」符青打趣道,陸陵晃晃自己的身子,「什麼變胖,還不是阿笙一股歪風吹的我亂七八糟。」陸陵也不在意,一個起身就順勢化作人形,原本毛髮的凌亂程度現在就只剩下頭髮有點亂而已。

     「好棒!洗澡後身子好舒爽!這樣就可以去睡軟榻了。」陸陵伸伸懶腰。

     「原來特意洗澡是為了要使用床鋪呀。」姜元笙這才知道為何陸陵突然要洗澡。

     「是啊,自從上次讓他睡過床後,阿陵才知道床的好處。」符青笑說,從自己剛做好的藥瓶中拿來一瓶,遞給了姜元笙,「阿笙,這是我的消炎藥膏,打算置入舖子裡賣的。」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第二章 白鹿行 之一

第二章 白鹿行 十一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