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飛竹

墨隱暗香伴紙生,飛來不見茶煙澀。 竹下流泉瑯聲去,一扇一舞踏玉歌。

第二章 白鹿行 之八

發布於

     「那你鋪子看好了嗎?」符青問。

     「前幾日已經相中了幾間,打算明後天去定下來。」

     「唉呀!那正好!」陸陵前腳趴上桌面,「我正想去人類的村裡看看,正想叫阿青一起去呢!」他瞄了眼符青,「我看阿青這整個冬天都待在青花園裡,都快生霉了,還不出去透透風。」

     「什麼生霉?本花妖才不會生霉,那是死木頭才會。」

     「也行呀,不然咱們後天去一趟吧。我想明日先做出一些丹藥,等後天正好可以放到新舖子裡。」姜元笙仔細的將各類蛇鱗、礦石、乾草花等分類好,排進一個個木格子裡。

     「我人手都已經安排好了,只要地點看好就能即刻開張。」說罷,姜元笙扛著裝著不同材料的木格子盤走到屋外,「我這就先回去一趟家裡,把一些要熬製的藥先煮了,明天一早我再來你這收集點花露。」

     「這就要回去呀?不留下來一起吃個晚飯?」符青問。

     姜元笙只是揮揮手,「我的包袱裡有採露的用具,就先放你這裡。」說完,推開青花園的院門,便出了去。

     「阿笙只要說到做生意就這樣衝勁十足。」陸陵懶懶的趴在地上,打了個呵欠說。

     「哪像你,每天不是到處玩耍,就是在睡覺。」

     「阿青你怎麼這樣說,春日正好,也沒什麼大事,就閒閒地過日子有何不可,太過勞心可是對身子不好。」陸陵側躺下來,符青用腳蹭了蹭他的肚皮,惹得陸陵有些癢,一邊笑一邊扭著身子說:「阿青你別弄了,很癢!」

     「你這倒是越來越像人家家裡養的小狗了。」

     「我是犬妖,本來就是狗呀!」陸陵笑說,符青也無從反駁,起身從一旁的木櫃中翻出煮藥的小爐子,著手架了起來。

     「我也來燒點膏藥,聽聞人類一族皮嫩,容易受些蟲子叮咬,來做些簡單的日常藥方好了。」

     「花妖製的消炎驅蟲藥,我看效果卓群吧。」陸陵說。

     「我思量著阿笙應該主要做一些疾病用的內服藥方子,那我就做日常能擦抹的藥膏,想來應該也適合在人類村落裡的鋪子賣,也不會重複了阿笙的藥品。」

     草花之妖,生來的敵人,就是各類害蟲了,因此對於驅蟲一事,符青很是在行。

     -----

    翌日一大早,姜元笙嫩脆脆的聲音就在小竹屋外響起:「阿青!早上啦!我來收露水啦!」

     符青身為花妖,不重睡眠,基本上只要接近黎明就會醒來,不過一大清晨就被叫醒的陸陵心情倒是很不好。

     「這小鹿崽子,真是擾妖清夢。」陸陵咬牙切齒的甩甩耳朵,怒道。

     符青從一旁自己的小寢室走出來,輕笑著推推睡在地上的陸陵,道:「時間是早,不然阿陵你去我榻上睡吧,有被褥枕頭、房門還可以遮點聲音,也省得我們在屋裡走動驚擾了你。」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第二章 白鹿行 之一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