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飛竹

墨隱暗香伴紙生,飛來不見茶煙澀。 竹下流泉瑯聲去,一扇一舞踏玉歌。

第二章 白鹿行 之九

發布於

     「是嗎!可以嗎?」陸陵好久沒睡在軟榻子上,開心的抬起頭來。

     「可以啊,不過你要變成人形才行。」

     「啊?怎麼這樣,好麻煩。」

     「不然你平時總是到處瞎跑,也沒見過你洗過那身狗毛,到時候給我床弄髒了。」符青說。

     「好嘛,變就變。」說罷,陸陵化作人形,再用些妖力振落身上的塵土,也算是乾淨了。

     「等一下!」符青看著陸陵,忽然出聲叫住他。

     「怎麼了?」陸陵睡眼惺忪的站到符青面前,身量大的他整整比符青要高上不少,站立的符青只到陸陵的鎖骨處。

     「你彎下身,我看看。」

     「嗯?」陸陵不解,但還是聽話的彎了彎腰,符青伸手就是在陸陵的頭髮裡揉來揉去,接著縮回手,仔細看著手上的情況。

     「怎麼了?」陸陵突然被搓亂的頭髮,也不知道符青是何用意。

     「沒事,檢查看看你頭髒不髒,看起來是挺乾淨,快去睡吧。」

     「阿青你還真是有潔癖。」陸陵說罷,搖搖晃晃的走進小房間,關上門便是一頭栽進了軟榻上。

     「阿青,我昨天留下的包袱呢?咦?怎沒見著阿陵?」此時,姜元笙小小的腦袋從門外探了進來。

     「陸陵還沒睡醒呢,我怕我們活動太吵鬧,讓他進我房裡睡了。」符青從一旁的小櫃子提來姜元笙的包袱。

     「阿青你倒是對阿陵好,不都說狗要賤養。」姜元笙打趣道。

     「有什麼,這都幾百年的交情了。」符青笑說。

     「也是,咱們幾個打小就經認識了。」姜元笙接過包袱,從裡頭拿出了好幾個小瓷瓶跟小瓷杯。

     兩妖備好器具,就來到後院院角的一棵大桃花樹下,現在樹上已經開了不少花,早晨的冰涼讓上頭結了不少凝露。

     趁太陽尚未大亮,得趕快把露水給集下來,「阿青,高處就麻煩你了。」

     「好勒!」符青縱身一跳,輕巧的就落在桃樹的高處枝幹上,一點兒風都沒驚動。

     兩妖手腳麻利的就開始將露水收到小瓷杯裡,只要手上和著妖力一個彈指,就能將露水完整的彈飛,接著只要用小瓷杯接住,再倒進瓷瓶裡封存就行了。

     忙碌了一陣,總算是在陽光大出之前收集了不少露水,也已經把姜元笙準備的瓷瓶給裝滿了。

     「唉呀!裝了不少,應該是夠用了。」姜元笙聚精會神的忙了這一陣,也是有些乏了。

     「改日來學些御風的法術好了,收集這些花露也會簡單許多。」符青思量著說。

     「好主意,不過這就要靠阿青你了,我一向學不來這些。」姜元笙生來身法靈巧,一些動作功夫學的是不錯,但天生就對法術一竅不通,以往跟符青一起學一些小伎倆時總是學不會。

     姜元笙簡單將裝滿露水的小瓷瓶給放到包袱,留下了幾瓶給符青,「阿青這些留給你吧,你做藥時應該也能用到,我這就回去繼續煉我的藥啦!明天再來找你跟阿陵一起去妖都那兒。」說完,踏著小步伐就走出青花園。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第二章 白鹿行 之一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