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飛竹

墨隱暗香伴紙生,飛來不見茶煙澀。 竹下流泉瑯聲去,一扇一舞踏玉歌。

第二章 白鹿行 之三

發布於

     「阿青,再過幾日咱們就去妖都那兒的人類聚集地看看吧。」陸陵換完毛,心情正好,愉悅的在園子裡繞來繞去,一邊欣賞花朵一邊說道。

     符青整理完了剛梳下來的一堆毛,將麻布袋封好免得散出來,一邊把袋子塞進地窖裡一邊思量著這些毛料可以做些什麼東西。

     「可以啊,不過我想到可以再尋一位夥伴一起去。」符青想起前一陣子收到的信箋。

     「夥伴?誰呀?」陸陵一聽平時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符青還有夥伴,跑回屋簷下,疑惑的問。

     「阿笙呀,他前陣子寄了封信來,說是剛離開了飛蛇一族生活的雲澗谷,會回來妖都一趟看看舖子,順道來找我敘敘舊。」

     「喔,那隻白鹿啊。」陸陵悠閒的趴在地上,「還以為是誰,他也是好動,一出門旅行就是一年半載,不知道這次又會帶些什麼好玩的回來。」

     「我看看,他說打算再開拓幾個舖子,問我要不要也湊點丹藥什麼的來一同賣。」符青攤開姜元笙寄來的信,裡頭蒼勁的筆跡寫著幾句簡短的問候以及內容。

     「這鹿蹄子寫字還是太用力了,我看他這樣折騰,筆毛都要給寫岔了。」符青端詳著信紙上的筆跡,說來姜元笙還小時曾跟符青跟一同學習過書法,那時教他們寫字的師父就笑他們倆,這鹿蹄善跑,拿起筆來總是多了那麼點力道,行筆奔放難收。而符青則是相反,綠枝花蕊的,總是缺了那麼點力勁,字寫起來柔柔軟軟的。

     「說來那元笙他好像前一陣子也拜訪過我家。」陸陵跳起身,湊到符青身旁,「好像我爹託他從別的地方帶東西。」

     「阿笙腳程快,打從以前就喜歡到遠處長見識。照信上的時間,應該這兩天就會到了。」符青掐指一算。

     「聽你這麼說,我總覺得......」陸陵一個激靈,抬著頭在空中到處聞,「好像聞到姜元笙的氣味。」

     「是嗎?這就來了?」符青疑惑,放下信紙,往外張望。

     此時青花園中並沒有什麼異狀,像平常一樣寧靜,只有風吹過時,擾動了花草樹木,才發出沙沙的聲響。

     「的確聞到了,而且還挺近。你這園子不是有結界嗎?」陸陵繼續東聞西聞,一邊往前院走去。

     「是呀,一般結界是張開的,所以氣味、妖氣是不會飄進來的。」符青也跨出屋門,四下觀察。

     此時陸陵已經尋著氣味鑽進了濃密的花叢後,只見一條狗尾巴在外。

     符青見陸陵鼻子好使,自己也就不上去攪和了,只是站在一旁看著陸陵在花叢中行動時製造出的晃動來判斷他的位置。

     不用半晌,陸陵就在濃綠之中,看到了一團白色的毛髮,一個嬌小的男孩身軀蹲在花叢深處不知道在找些什麼。

     「啊!找到了!姜元笙!你在這裡幹啥?」陸陵一個狗爪子就忽然拍上姜元笙的背,嚇得那鹿妖一個前撲,趴到了地上。

     「呀呀!是阿陵啊!你這是要嚇死我,我還以為阿青的園子進了狼了。」姜元笙回頭一看,雖然陸陵靠他很進,一張似狼的臉就湊在他眼前,還好仔細感覺氣味就知是陸陵,否則差點沒嚇破鹿膽。

     符青聽見兩人在花叢中的聲音,一個飛身,像是沒重量似的就輕輕落在一叢仙丹花上,伸手撥開花葉,就見一個白髮小男孩坐在地上,面前匍匐著一隻狗。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第二章 白鹿行 之一

第一章 青桃花 之一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