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飴

退役旅人。兼職跑者。一世爸爸。

讓我們鳩鳩哋抗爭

由「香港警察 知法犯法」,因時制宜地變成「香港警察 專守廁格」……撇除侮蔑意味,抗爭者因應事件變化的語言急才令人驚詫。

當然還有早幾日,網民如何回應「壽終正寢」論。

頭盔,本人並不鼓勵任何違法、以及侮辱行為,以下用字紀錄純為觀察整理。

出身語文系,回歸過後、沙士過後整個香港更加搵錢為尚,字撚們身處教育界的固然要面對政策朝秦暮楚,身處傳媒更是被當成梁美芬追打。

直到現在,今日,黨語橫行,抗爭成風,我才知道,出身語文系,是種能耐。

不是能力,是能耐。因為我們都好被動,操縱語言不是用來攻擊,而是捱打時你可以有幾捱打,例如大家一直對抗的「優化」、「打造」、「平台」⋯⋯聽到都想將一整副腸胃脾腎嘔出來,但仍然要堅守用字如「改善」、「營造」、「提供空間」,而不是甚麼都打打打,當你手中有鎚仔就眼前都是釘子,口中喊打,手也當然打到停不了。

而今場抗爭,民眾終於可以反守為攻。

以 6 月 9 日百萬遊行起計,一個月了,嘗試把記得的、大家用過的用字粗略紀錄。為甚麼要紀錄用字?因為圖片影像應該有不少人早作收藏,二來,我只懂做這些。


反送中

本來精準一點的用詞,應該是《逃犯條例》修訂方案,問題是累贅含糊,聽起來完全不似惡法,甚至有點補白漏洞的意味——這亦確實是政府一貫強大的命名能力,在討論萬物之前,命名已經將一切下定論。

今次抗爭的厲害之處,是反守為攻,「反送中」三隻字恰恰勾勒出香港人內心底層恐懼,條例細則?未必太多人好了解,但慾望帶動進攻,恐懼觸動防守,「反送中」三字成為了背城借一的最佳旗幟,誇張點說,是抗爭的核心工程,其他一切文宣、思考、辯論,皆是由此開展。

不指責 不割蓆 不篤魁

有政治人物特意找回 5 年前的 Facebook status,以證明他是這幾個字眼的發明者,也是多次用來力挽狂瀾的關鍵詞。不過,一來要自己挖屍地拿出來自豪不是太有型,二來,為甚麼 5 年前提出時無人理,今日人人應用自如?可能是提出者太前衛?可能是提出者太乞人憎?

傘運後期大家把時間都用來捉鬼、分化,再被政府機器各個擊破。當時和理非及勇武派才剛剛各有主張,根本勢成水火。不過在歷經魚蛋革命後本土派遭打壓,以及後來的聯署、遊行都未能撼動惡法,於是, 6 月 9 日的百萬人大遊行被已讀不回:

「今日參加遊行的人數雖然很多⋯⋯ 《條例草案》將於六月十二日在立法會恢復二讀辯論……完。」

再幾百名年青人的後續佔路,得到和理非與勇武派中間的流離派支持, #不指責不割蓆不篤魁 成為一時熱門標籤,全因為林鄭政府依然故我地由得惡法推上二讀,促成下一步的大和解。

野餐

由於政府於 6 月 9 日晚一意孤行,繼續要送《逃犯條例》修訂案上二讀,於是開始出現當日朝早包圍立法會的想法。問題是遊行後的勇武佔路未能獲得大眾支持,甚至出現「令百萬人遊行的美麗畫面蒙上污點」的講法。行動者選擇用擦邊球的不合作運動:首先有網民提出去添馬公園一人野餐,既不是聚眾,也不犯法,完全切合和理非的美麗幻想。

於是出現了連素來因為隱世紫薯拉絲,而被網民鬧爆的食買玩社媒們,都推出【野餐提案】,每個相關的帖皆惹來幾萬 likes——可想而知,無論網民、網媒,其實都甚為壓抑。問題是,擦邊球是絕不健康的做法,久而習之,就會加強自我審查的畏縮,這是語言影響心態的潛移物化,在仍然可以有話直說時,請各位少抽水,多坦白,慎戒。

兄弟爬山 各自努力

又或是,各有各做。與上述的三不主義近乎雞先蛋先。如果三不主義是在發生行動歧見後的事後丸,那這八隻字就是《大丈夫》出發前的避孕套。大家懷住共同目標去做,互不相干但又互為補足。和理非的後盾,與勇武的前衝,已有太多好文論述,我頂多想引用一下朋友所謂的「共識制」,遊行佔領並施。

612 就是各有各做的典範。先有和理非在警隊防線前,接力唱足 8 小時的 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令通頂駐留的示威者安全捱至天明,等候上午第一批人前來支援,進行包圍及堵路。

各自努力也延引後來的「眾籌登報」「接人收工」「區區遊行」,以共同目標提出議案,夠人數就去做。這 8 隻不停出現的字眼,成為運動的最大指南針。

保民生反修例愛香港

歷經了 612 的劍拔弩張,大家本著盡做的心,總算叫停二讀,同時付出代價。由於警方開始以【暴動】為當日的集會定性,暴徒成了藍絲們出師有名的常用字詞。由自己力保不分化,發展為伸手入去淺藍陣營的反分化戰法(這幾隻字好難讀)。首先是挪用建制語系的「保」、「愛」、「民生」、「香港」砌出名堂,簡直是愛港組織生成器。然後改裝長輩圖以 WhatsApp /Airdrop 傳播開去。

同時間另一批 Babykingdom 的朋友(這場運動全靠 BBK 難道靠連登咩),混入藍絲專頁當中混淆視聽,甚至出現徹底冒仿、以假亂真的專頁,借用對手的語調,製作分化用的文本,成效或者成疑,但這趟換位思考,可能對持久抗爭有深遠影響。

暫緩

大概現在無人不知,議事規則 64 條《法案的撤回或押後處理 》:

負責某法案的議員或官員,可在立法會開始就該法案進行二讀或三讀的程序時,宣布撤回或押後處理該法案。(2005年第74號法律公告)

即是法律用字上,只有【撤回】及【押後】,沒有【暫緩】,也沒有後來的壽終正寢,一切,都是逃避法律責任的亂掰。

【暫緩】一字出現時也帶來一番討論,到底政府是不是已讓步,但明顯援引所有根據,這個讓步只是給建制陣營解話,而沒有任何實質意義。當時警方已向記者發出「記你老母」的名句,所以大家都研究對住林鄭,應該講「暫你老母」還是「緩你老母」,後者叫出來比較順口,但「暫」音形跟「斬」字相近,做標語及口號較為貼合,也是用字上的推敲。

烈士

在林鄭臭串道歉之際,出現了第一位以死明志的朋友。往後接二連三,至少有 4 位朋友自我犧牲死諫,對象未必是政府,也包括香港人。

前衝的是民不畏死的死士,犧牲的本以烈士相稱,但為免掀起自殺浪潮,及後大家改口不用。

2,000,001

民陣在 616 遊行後,選擇如此公布遊行人數,+1,成為同行者的救贖,或是羈絆。

BE WATER

脫胎自李小龍的武打哲學,轉為用到流動佔領上,之前的文章已有解說:

超進化包圍戰
直至昨晚,我跟一眾廢中仍在 WhatsApp Group 憂心忡忡。medium.com

我不接受他們的道歉

因為流動佔領,造成市民不便,於是 Babykingdom 組成道歉團,前去稅務大樓派傳單、鞠躬致歉——林鄭沒有鞠躬一定是因為腰不好——而其中有位市民章先生在回應訪問時,就講了以上一句,接下來卻是「因為他們根本沒有做錯到。」這種逆轉是相當出色的 soundbite 技巧,真誠固然重要,文案的技法,也會幫助到你意念的流通程度。

FREEDOM HONG KONG

因眾籌登報臨時成立的組織,由於要帶領 G20 峰會的視線過來,運動方向開始不止於「反送中」,透過確立登報時的宣傳用字,比如組織名堂、 Hashtag、口號標語——尤其 626 愛丁堡廣場上讀出多國語言宣言,成為挾民氣以推進民主、走向雙普選的攻勢,也把開始膠著的狀態帶來刺激,這本來是民間必須帶來國際關注的被動棋步,慢慢主導了流向。

要珍惜這種癲
眾籌登報是重新定義「香港式勇武」。medium.com

又,所有英文用字都沒有違和,足證香港慣了中英夾雜,就算其他地方講到個別精英英文底子如何好,文化傳承不是一朝一夕贏得了。

一齊嚟一齊走

如果沒有立場姐姐與撤離妹妹的抽泣,這句感染力可能跟齊上齊落無別。但當這個撤離決定是由煲底之下,眾聲以叫口號投票而成,廣東話的力量就不是書寫工整的文案可比。

71 晚也值得留底的當然還有「文物不要破壞」「扑鳩暈佢都得啦屌!」,以及 – —

是你教我們和平遊行沒用。

勿摸活家禽

其實想寫這篇文的源頭,是 76 光復屯門公園遊行,以及 77 九龍大遊行實在好幽默。先是 76,以趕走屯門公園賣唱大媽為目標,十幾年間無日無之,據稱高峰期在屯門公園內,有 30 檔賣唱賣舞,傳聞也牽涉在附近工廠區進行的賣淫——由此,勿摸活家禽 5 隻字,真是精準到無倫,雖然難發音,但既有回憶,又是官府的用詞,再借家禽語帶雙關恥笑——還有那個勿摸,本來是關心你健康、預防禽流感的呼籲,變成關心公園阿伯摸身摸勢帶來的健康問題,以及道德感召。

口號還有「屯門大媽 阻住大家」,以及因為警方保護借廁遁的落難大媽歌姬娜娜(亦有說她是小紅 Who Fucking Care),而出現文首的「香港警察 專守廁格」,我也替無辜的阿Sir Madam 難堪。

你可以說是以暴易暴一樣的以市井鬥市井,但比較貼合是以武制暴,以鳩鳩哋的幽默制淪喪。

轉頭,建制把持的區議會就成功爭取取消自娛區並加強執法。賤格。

Xuéshēng bùshì bàotú

到了 77,以針對向廣大自由行旅客宣傳的九龍大遊行,整件事又萌生另一主調,就是一改以往趕絕自由行的做法,換以各式各樣的拉攏宣傳,包括擬真 Alipay 紅包的 QR Code,其實內藏反送中詳情。口號與文宣也是普通話及簡體字為主。尤記得行到去西九高鐵站終點,大台一直廣播,亦一直毋忘本意,希望遊行人士與自由行溝通,大台主持也借機教導各個口號的普通話發音——連為甚麼變調都清楚解說,香港人習性就是,好笑的會特別想聽,網民的好笑創意,由始至終,與嚴肅議題並行。

撕一貼百

這是落地開花、區區連儂牆被毀後的不服輸宣言。不服輸,無錯,就是不要輕言被降服,被失敗。有人說運動焦點開始失焦,又再墮入民眾鬥民眾的格局,所以,講到最尾,整場運動必須好好保存、嗌到最後的——好吧可能是我要真普選——理應就是簡單兩字:

撤回

不是壽終正寢,不是灰飛煙滅,是撤回。她愈不想說,愈要她說,死咬到底。也足證了,世上或許有萬千炫眼的媒體,只有白紙黑字,才是我們要堅守,要破惘的最根本。


最後是試試重建的專頁:

陳飴
陳飴. 14 likes. 退役遊客,兼職跑佬,終生爸爸。m.facebook.com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