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errotHung

音樂所雜工、研究生+作曲家 遊蕩於老人與小孩兩種身份之間的靈魂。 近期著迷於C. Rousay結合電聲與soundscape的實驗音樂,及Alexander Scriabin的鋼琴作品所散發的迷幻感.. #日常關鍵字:作曲、斜槓雜工 #聲音關鍵字:實驗音樂、電聲、聲音藝術、古典、爵士、世界音樂、新音樂劇場 #其他關鍵字:當代藝術、哲學、詩、戲劇、電影、攝影、多媒體、海、神秘主義

關於音樂作品《怪物獨白》(2020舊作)

發布於
這首算是2020年在交大音樂所碩二時期的舊作,主要是以詩人潘柏霖的〈我害怕我自己〉的讀後感為創作依據...


這首樂曲的全名為:“怪物獨白” (Monster Monologue )Instrumental Theatre for Clarinet in B flat, Violin, Cello, Percussion and Video 可以算是2020年在交大音樂所碩二時期的舊作,主要是以詩人潘柏霖的〈我害怕我自己〉的讀後感為創作依據...嚴格說起來,作品其實還尚未完成,當初是為了參加校內的一場作品發表,暫時完成至一段落。

此作品的樂器編制主要為:單簧管*1、小提琴*1、大提琴*1、打擊樂(Flexatone*1、Tom*1 )

除了上述的樂器之外,演奏者必須根據樂譜上的指示,做出一些劇場動作,例如:肢體、走位之類的...並且輔以影像的變化(扭曲、變形)進行演出。

樂曲標題之所以為“怪物獨白”,主要是在這首〈我害怕我自己〉之中,我們可以看到詩中以第一人稱的視角去獨白:自己是如何在焦慮影響之下,化身為與這世界格格不入的一頭怪物。詩中部分詩句如下:

我的焦慮是一隻怪物,牠吃我的快樂過活/我的焦慮是如果我的皮裂開,我會真的是隻怪物...我的焦慮是我知道很多人都跟我一樣是怪物,但他們被稱為人,那我到底是什麼...

因此,因為焦慮、怪物這兩個關鍵字的呼應,可以聽到我在這首作品的器樂演奏技法上,採用一些較為尖銳、刺耳,甚至是帶有噪音的聲響(例如絃樂演奏者大力地在弦上壓弓)去詮釋關於焦慮、壓抑的景象氛圍。另外,為了詮釋怪物心中很細微的焦慮變化,我也試著在聲響上,盡可能地讓不同音色之間產生出細膩的替換的可能性。因此,可以聆聽到的是,這首曲子被極為壓抑、焦慮的氛圍在裡面圍繞與包覆著。

基本上,這是一首音樂(器樂)劇場形式的演出,但較可惜的是,當初的狀況,並無法有太多充裕的時間好好地去思考關於劇場元素(影像、肢體動作)與音樂之間的關係...目前,至少對我而言,比較能接受的,僅止於音樂的部分... 因此,之後應該會再花更多一點時間在這首的劇場元素上下點功夫,也期待可以有更新的版本問世與大家分享。

感謝各位這麼有耐心地看完這篇關於我在音樂創作上小小的心得,下面是隨文附上的音樂作品《怪物獨白》,以及潘柏霖的詩作〈我害怕我自己〉的全文連結,有興趣的朋友可以過去聽聽、看看,謝謝。


《怪物獨白》的錄音連結:
https://reurl.cc/R0Y5zr


潘柏霖的詩作〈我害怕我自己〉完整收錄:
https://is.gd/pQnLey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