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nes

雙棲於學術書寫與政治幕僚工作。研究專注在轉型正義論述與記憶政治,在英國小鎮拿了一個博士。至此便將靈魂一部分就留在那座北海島嶼。目前人在台北。近期關注東亞戰爭和解問題。

柯文哲是一個現象嗎?或者這個時代的「我們」才是?

我是自去年12月底加入市府團隊,主要負責公民參與與青年事務。守備範圍涉及相關的社會,教育與文化政策。

當然,還有無所不在的政治。

從今年大約四月開始,我與團隊的夥伴一路從主視覺、官方網站開始進行選戰的準備。當時,自然是沒有料到這場馬拉松必須跑到12月。一直到前日重新計票告一段落,我才真的開始感受到這場選仗應該是打完了。

柯文哲真的算是一個現象嗎?還是讓他成為一號政治人物的「我們」(台灣社會)才足堪稱為一個現象呢?

11月10日,這一次台北市長選舉電祖辯論會結束後,我寫下了以下這一篇文字。今晚,也許適合拿出來跟大家分享,做為討論的起點。

政治是一時的,信念是永恆的。
有一天,我們都會離開,會留下的,是信念與制度。

這是我們這個團隊,包含K,今日最想說的話之一。

那晚,K正式請假投身選戰的前一天,在最後一個行程之後,他回到市府辦公室,說要把桌子整理好,看看還有沒有什麼要做的。

跟K閒聊,問他,這次真的是一個人要出來選了,會不會擔心。

K略顯疲態,說沒什麼好擔心,就好好做就對了。聽起來很假,但他真的這麼說。

就像R。

這間辦公室裡,有一個女孩子,幾乎永遠是辦公室最早到的,她是會議秘書R。R每天都要先協助主管排好會議議程,然後再準時通知辦公室團隊成員。開完會後,R每日會在傍晚五點準時將會議記錄準備好,K與主管都同意過後,發給相關的執行單位與同事。

這是R日常工作的一部分。在我的記憶裡,她從未漏過一拍。

幾乎是每天最早到的她,會在會議室準備好所有議程。直到K一進會議室,R完全掌握到K的節奏。

無論是K說他要看哪一張投影片,他要下什麼會議決議。K總是講話像含滷蛋一樣。我一開始聽時,常常聽不清楚。但R卻完全知道該怎麼辦。

一個會議秘書,卻是每日持續的晨會的靈魂人物。沒有她,會議不會總是在流程上這麼順利。

請假前的最後一晚,我們重印了當日早上的會議記錄,請K寫一段話給R。

K寫了一段話給R。

大致的意思是,謝謝她與他一起共事與幫忙。

他承諾,他會以市長身份再回來與她一起努力。

與K工作是累人的。不是工時長的問題。

其實,政治工作難免工時長。

而是,K總是有問不完的問題與想法。

而且,他是真的在問,真的想知道怎麼回事。

K很忙。曾經為了想知道某個政治理論,請我幫忙讀書,我再花一小時跟他開讀書會。

K或許是看到了我書呆子的特質,讓我讀書,讀書確實是我最喜歡做的事之一,但如何與這位中年男子溝通對話,也是一門學問。

至今我都還在學。可能他也覺得我很難搞。

在市府時,我協助K處理青年事務與公民參與事務。

我們花了很多時間學習。

舉例來說,我加入團隊時,K問我,文萌樓可以做什麼?

K其實希望可以向屋主與地主爭取產權。

但其實,我認為私人文化資產同樣可以成為文化資產保存與活化的一種形式。

關鍵是如何活化,如何經營。

我向K表達想法,K只跟我說:「那妳去做吧。」

所以我請辦公室的夥伴協助我找到屋主委託的呂建築師,我們嘗試向屋主溝通,並一起邀請長年在文萌樓耕耘的日日春協會加入資產活化的討論。

簡單來說,我們希望屋主與日日春能有合作的可能。

因為這應該是對文萌樓最好的發展。

後來,在呂建築師的協助下,我們成功走到了這一步。

K在很後來得知這件事時,沒有任何表情。我想,他也會期待日日春之後與屋主合作的成果。

我想,這就是他要的「對話」吧。

我也相信,這是K的團隊才有可能發生的事。

在團隊內,我確實是比較常衝撞K的人。

不過K對下屬一項很包容,也很願意討論事情。

在轉型正義上,我們至今確實想法仍有所差異。

但他還是願意跟我一直討論。

我確實也很難想像,

有多少政治人物願意被一個幕僚持續糾纏討論轉型正義。

這個年代需要的政治人物不是一身的絕對進步,而是學會修正,學會檢討。

畢竟,沒有一種進步是絕對的,那永遠都是相對的。

特別是,政治人物不是拿來信仰的,而是拿來挑戰的。

今天的辯論,其實對手都沒有大殺球。

我想大家多少還是願意討論市政。

無論是婦女議題,大巨蛋,財務公開,這些多少都與價值,信仰或是個人政治邏輯有關。

我還是會給予K今天的表現予以肯定。

不少朋友跟我說K今天看起來狀況不好。

但其實,這已是近日最好的狀態了。

K太累。每日早起工作,跑公務行程,堅持什麼事都要自己來。

或許是團隊太過年輕,他還是難免不放心吧(苦笑)。

這麼累是正常的。

臺北停滯了16年。K嘗試扭轉這個困境。

他是過去那個年代養大的孩子。

我們能做的,就是盡力去挑戰他,讓他接受刺激,持續進步。

就像是他今天跟大家說的。

他從未認為托育政策是專屬婦女的事。

所以我們不把托育教育養老當作婦女或婦幼政策。

對他來說,這是一個家庭的事,是一個社會的事。

還有兩週。

無論你喜歡誰,想嘗試對誰下注,盡可能去投票吧。

然後,記得,公投要給性別‧婚姻平權一票。

今天,我感到最時空錯置的是丁守中提出性別平權提問。

但這對我來說是好事。

至少,他也要開始面對這件事了。

希望各位方向正確。

柯文哲只是一個人物,也是一個平台。

無論你喜不喜歡,屬於他的年代終究會結束。

真正能帶動社會走向前方的,還是你的信念與你的參與。

在線問答|蕭伶伃:柯文哲現象學──台北「阿伯」市長的過去、現在與未來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