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德牧

自由职业者,艺术爱好者。

荒谬

昨天在群里看到一则消息,有人发了一期音频节目,标题为”陆兴华:常惊恐地想起那么多未读的名著“。这个节目大模式大概就是一个磁性男嗓阅读一些名家或教授的文章。被阅读的还有冯骥才、三毛、梁文道等。

我刚一点进这个节目,就看到标题下方的评论:

国产小xian女:不管读多少名著,我觉得只要把你读过的书能够溶入你的脑海里,并且给你的生活有所启迪,有所帮助,那才真的是读书。

不禁为这荒谬笑出了声。

小xian女一句话,消解了权威,又误解了权威,将意图的构建明明白白地打散,将可探的真实清清楚楚地搅浑。小xian女们就是我们周围生活的环境。

这个时代的错觉就是众人是平等的,可以互通的,每个人都觉得自己跟别人差不多。但实际上只是秩序错置,颠倒,重新洗牌。在这个逻辑里面,国产小xian女实则收获了比音频中的人更多的影响。模式决定了大部分人先看标题,再看评论,然后就不会再点开音频里的声音。一句似是而非的囫囵话,无须经过任何筛选,立刻占据了心智的市场。它的占位,直接排斥了更复杂、更清晰思考的可能,而它本身根本与这标题背后40min的思想毫不相关,只是一个大胆说话的用户的胡言乱语。

有人可能反对,人们应该被允许发出这样的声音,这样的言论又哪里错了呢?不说话,怎么能够成长呢?是啊,每一个人都应该有这样的权力,可惜每个人只有一个头脑,一段人生,一个世界,又没有这许多的空间和时间去甄别,去学习,去成长。如果有千万张嘴,一起对你说,那你该听谁的?听说可以独立的思考和判断?那还要教育做什么?

我眼下最反感的声音就是那些谈可能的人,忽视混乱而一味以希望度之的人 - 说出这样话的人要么自己本身是最急需发声成长的,要么是自以为聪明但实际上毫无经验的人。我觉得我们本质上就是生活在不可得的矛盾之中,想要平等,就务必接受平庸,想要卓越,就务必接受歧视,想要希望,就务必接受绝望,想要知识,就务必断了烟火人间的念想。你若是都能得到,那也必定是茹了谁的血,踩着多少人的肩膀上去的。恶是我们天生的, 善也是,它们看似是我们的,实际是它者,在我们之外。

我们似乎站在一片自由的旷野之中,所有先前的经验被埋藏在石板之下,新的人看见天就惊讶的张大了嘴巴,那是他从未见过的蓝色,看见绿的草也不禁赞叹起来,这是他从未体验过的新鲜。脚下的石板奋力地敲击着地面,却无声无息。我们在旷野上厮杀,做爱,讨论,建筑,我们以为拥有一切,我们想要吞下一切,再吐出来,他们就是我们的。我们想要占有。我们以为自己不会老,以为自己不会被埋在石板下,以为这砖瓦和玻璃,光纤和芯片就是永恒的一步,我们无法预料自己的命运,它早已写在脚下的石板。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