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62 篇作品累積創作 86316 
艾德牧

嗡嗡鸣响

被一大簇炎热的碎石击中,头颅嗡嗡鸣响,像是使徒被朗基奴斯枪贯穿那样,愉悦而痛楚地呼喊。我睁开眼,端着手机,从卧室到厕所,从客厅到厨房,头脑里嗡嗡地响个不停。我看到令人心碎的光擦着树梢的清露,揉着明亮的眼眸,缓缓地填满在这屋子里。我瘫在沙发上,无法动弹,似乎没有什么想要移动或前进的力量。

5
艾德牧

荒谬

昨天在群里看到一则消息,有人发了一期音频节目,标题为”陆兴华:常惊恐地想起那么多未读的名著“。这个节目大模式大概就是一个磁性男嗓阅读一些名家或教授的文章。被阅读的还有冯骥才、三毛、梁文道等。我刚一点进这个节目,就看到标题下方的评论: 国产小xian女:不管读多少名著,我觉得只要把...

1
艾德牧

一种懦弱,来自夏娃

很难说懦弱是什么,尤其在懦弱被遮蔽的年代。只有当雪亮的凶狠的光插入进来的时候,懦弱才像个避无可避的黑影闪出一个趔趄。昨日在开第二波家庭”文学风采大会“时,来了一位闯入者Y。Y的身上有一种我可以嗅到的气息,潜伏在她得意的俏皮大妞的气势之下。这种气息像是德德玛和张也的歌唱一样,是有那...

10
艾德牧

戴口罩

身在波士顿的SN最近提供了诸多关于美国的疫情信息,其中关于亚裔和华人的最冲击的部分就是关于戴口罩。从二月份起,美国官方(CDC以及听从专家意见的政府)和世卫组织的统一口径就是健康人无须戴口罩,由此触发了一系列关于口罩的大讨论。拥有口罩传统和中国信息通路的华裔,自然而然地戴起了口罩,于是引起诸多歧视事件的出现。

艾德牧

瑞幸的涟漪

昨天的舆论兴起了一股调侃瑞幸的浪潮,众人不吝冠以“民族主义企业”这样促狭的称号。可笑的是,有人在朋友圈一边晒出自己洞察先机,看空瑞幸的操作,横赚一笔,另一边再暗暗讽刺瑞幸之不道德,商业环境之败坏,大有”你看我说对了“的得意。一根线上的蚂蚱,何必辛酸互啄。

艾德牧

春天的,生猛的

我打算再续煮一次印度奶茶。上一次还是在家中,磨了半天香料,煮的香气腾腾。可惜给父母一尝,仅一口,都皱起了眉头:这是什么东西?丁香和豆蔻的味道闻起来馥郁,放到嘴里,却像是被人抹了油漆一样异样,更别提,我还放了骇人的辣椒和姜粉,辛辣的恼火直冲脑门。

5
艾德牧

康熙死了

前一阵开始,刘真死亡的消息被曝出,随后证实,台湾演艺圈一片悲伤。我想找人分享一下这个消息,却翻来翻去,找不到人,现在周围的人已经没有几个是看过康熙,懂得康熙的力量。而以前一起看康熙的人,也不再说话, 忙于生活。从康熙里面,好像获得了很多在附近无法获得的精神气质和人。

9
艾德牧

气压如谜

昨晚上开始,左脚掌内侧的筋开始作痛,像是一张断了弦的弓。心里正念着,这块老伤怎么又开始疼,收来朋友的微信,明日0时至23时,北京寒潮降温。是的,这身体就是个晴雨表。早晨在睡梦中缓缓醒来,感到血液积压在下肢和双脚,沉沉酸酸的起不了身,鼻口倒是比往日清凉太多,就像是乌云聚集,在身上下了一场雨。

艾德牧

真实

昨天晚上顺着小风,骑车在望京转了一圈。一个临时规划的停靠是去给JR送一捧今天刚到的藜蒿。我和她住的不算远,也就相隔两公里,最近时常喜欢互送一些食物,这种举动让人觉得很是有趣。JR拿到了藜蒿,就顺便带我去所谓的“河”边走了一走。说是河,不过是一段修成的狭窄沟渠,黒黑惨惨的样子。

艾德牧

昨日站在屋里,燥热非常,索性光着上身,心里嘀咕着,这才三月底怎么会这样热?手机一看,23度,甚是惊人。出门在小区左右转一转,阳光已经有点令人眩晕,痒痒地叮在身上,光秃了一季的枝杈开始有绿意浮出,一丛又一丛的桃花像是醉了酒一样忍不住将粉色的白日云霞吐了出来。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