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然 oce

兒童心理學研究員。研究特殊學習需要,缺乏遊戲時間的小朋友如何悄悄地玩和學交朋友。讀研院前在某一所四大任職電腦審計師及資訊保安師。Research on Special Education Needs. Interested in humor, play, and friendship in children. ex-CISA/ex-CISSP

目賭一段萌芽的戀情給毁滅

發布於
其實在了解更深前發現,是好事還是壞事呢?
Photo by Isaac Benhesed on Unsplash

在紅磡坐西鐵回家,見到一對廿多歲男女上車。

女:「送到呢度就得啦,聽朝仲要返工,你過對面坐火車返屋企吧。」(送到這便可以了,明早還要上班,你就坐火車回家吧。」

男:「唔緊要啦,我想傾多陣。」(不要緊,我想談多一會。)

他們就坐在我旁邊,從談話內容,應該是相識不久。他倆互相談自己的工作,喜好,去過的地方等,似乎有惺惺相識、相逢恨晚之感。我碰巧耳機沒電,所以被迫邊看kindle邊聽他們的對話。

大概過了二十分鐘,我們在荃灣與錦上路之間,兩人忽然靜了下來,大概是找不到話題,dead air。(註:荃灣和錦上路是香港西鐵屯馬線兩個站,車程約十數分鐘。)

於是,女的拿出手機,好像是想給男看旅行照片以繼續話題,避免尷尬。

男看著她的屏幕,問:「咦,蘋果彈啲嘢出嚟喎…你睇蘋果㗎?」(咦,蘋果有訊息顯示,你看蘋果的嗎? 蘋果==蘋果日報)

女:「係啊,個app幾好用吖。」(是啊,那個程式蠻好用。)

男:「咁你有冇裝東方個app啊?」(那你有沒有裝東方(日報)的程式?)

女:「無喎。」

男:「做乜唔睇東方?我覺得東方中肯啲喎。」(為甚麼不看東方?我覺得東方中肯一點。)

我聽到「東方中肯啲喎」,忍不住向他的方向望去,剛好看到女的用不屑的眼神望了他一眼,hea 回:「哦~係咩」然後奪回手機。

之後,男的繼續講東方有甚麼好,女的則皺眉地不發一言,直至下車。男的還傻呼呼說再電話聯絡,而女的則頭也不回地走了。

這段萌芽的戀情,因為蘋果和東方,看來會無疾而終。

男的大概不知道死因是甚麼。

其實在了解更深前發現,是好事還是壞事呢?


本文記於二零一八年八月,三年後,蘋果日報已經消失了。如果這對男女相識於今天,他們的結果會否不一樣呢?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