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喜

一個願意承受世界之驚奇的人

在線講座筆記(6.22-6.28):黃思敏、劉思瑤及大兔

發布於

三人對談:性侵案當事人雷闖究竟能不能做律師?

2020年6月27日“從抵制雷闖做律師談起——律師圈中的性別歧視和暴力“@ZOOM”

雷闯


【按:2018年7月,中國大陸著名公益人、“乙肝鬥士”雷闖被爆出於三年前在自家機構主辦的公益徒步活動中性侵當事女生的消息;7月23日,雷闖朋友圈回應確認性侵事實,考慮向警方自首,但自此之後便如石沉大海;2020年6月,雷闖正於廣州某律所擔任實習律師的消息被曝光,激起了不少人的憤怒,部分青年行動者更發起聯署,實名抵制雷闖在未能履行自首承諾的情況下擔任實習律師。本文根據對談錄音整理概括。 】

青年女权行动者硝美丽在个人公号发布抵制雷闯的联署后,收到相关律所通知,警告其“侵权”行为


1.如何看待雷闖案對法律界性別歧視、暴力的影響

黃+劉:剛開始接到這個題目都有些猶豫,因為畢竟自身也是律師。後來覺得討論雷闖案不一定是個壞事情。律師界的性別歧視、暴力現像還挺多,雷闖是一個契機,值得公開談一談。

2.大兔談聯署的具體情況

聯署超過六百人,但也收到一些傷心的問題,而最多人問的問題就是:你們是不是要逼死雷闖 為啥不給他留活路?是真的不給他活路麼?聯名信不會把人弄死,弄死人的只有公權力、作惡和性侵,而不是受害者所要求的的正義。

也有人說,要給做錯了事的人改過自新的機會,受幫助之後融入社會;但是雷闖沒有承擔任何責任,兩年潛水,當大家健忘和傻,以為在潛水之後就可以放過。我們要堅持讓雷闖受到應有的懲罰。

3.大兔:一個人如果有性侵行為,作了律師會有什麼問題?

黃:法律職業群體具有公共性,對於律師等從業人員的要求是有知識、品格不錯,有一定職業精神的人。

美國法官魏爾京(音):法律和法官在社會中的角色不是看不見摸不著的,而是理智和道德功能在個人身上的延伸。比如律師代理個案,律師是活生生的人,法官亦如此,同樣的個案,男女法官可能會有不同的判斷。公共性的職業對於個人是有要求的。能夠醞釀法律的人需要留心生活中的道德力量。

雷闖能不能做律師? 《律師法》第五條規定要“品行良好“,即對品行是有要求的——在資格審核過程中以考核來體現,包括職業倫理規範。評價雷闖能不能做律師還是應該按照《律師法》和其他職業道德的相關規定看。

廣東省的相關立法較為先進:19年《廣東省申請律師執業實習管理辦法》領先於其他省市,發現品行這個詞在《辦法》中出現了18次。關於律師品行,《辦法》列舉出“產生嚴重不良影響的行為”一項;而司法部亦有規定律師要維持行業聲譽。所以我感覺,雷闖在實習過程中是會遇見障礙的。

18年曾經看過雷闖表示要自首的文章,當時覺得很不錯,因為跟其他metoo的當事人相比,雷顯然反省得更好,但最後就沒有下文了。

觀察到:廣東省的規定,如果律師的不良行為發生在18歲之前,或者申請實習五年之前,或者是得到了資質深厚的律師擔保,那麼申請還是可以正常進行。這也保證了不會一棒子打死,改正後還是可以做律師。這有點像失信人員的處理,過了一定年限就不在名單裡了,還是可以貸款。

所以,如果雷闖沒解決之前的性侵記錄,他的執業會有障礙;如果解決了,可能就沒有。

此外,沒有性別視角的確可能影響律師執業 。比如對於一些加害行為:騷擾,歧視,沒有概念。律師職業男性占主導,性別缺失是常態。

還有,一些涉及到加害的個案,比如強姦——取證往往是以男性視角構建的,因此非常難以完成,跟公檢法的溝通非常困難——這不是受害者的問題,是法律落後的問題。

所以,如果沒有性別視角的話,不但不會推進法律的進步,還會對受害者形成二次傷害。

e.g. 曾經的李天一案 相當多律師因為不當的宣傳言論暴露細節而被處罰

e.g. 家暴案例 如果甚至都無法識別暴力 就更不會幫助當事人申請保護令

劉:雷闖要先給公眾一個交代。若雷闖帶領性侵案件,沒有性別視角的話,就會傷害當事人。

e.g.性侵案件中總是代理被害人 若加害方律師採取“是對方主動”的策略 極有可能激怒受害者 從而造成對自己論辯不利的後果

e.g.職業糾紛 很難處理好老闆與婦女之間的關係

大兔:深有同感。

e.g.女權五姐妹一案,王秋實律師對家屬進行性騷擾:你如果跟我發生啥關係,我就給你看她在裡面的照片。當被刑事拘留,與家人唯一的溝通橋樑就是律師。律師利用此種特殊權力進行性騷擾的結果是可怕的。作為一個曾經的當事人,對於雷闖要做律師這件事有非常大的擔憂。

4.大兔:律師圈裡存在哪些性別暴力、騷擾?

劉:語言和身體兩方面的騷擾

  • 語言:有很多針對女律師的文章

e.g.娶老婆別娶女律師

e.g.人權律師群的男律師對某女律師進行蕩婦羞辱

  • 身體:男老闆性騷擾女實習生——沒法直接辭職,因為實習證是掛在老闆下面,所以會忍氣吞聲,更不會公開指控

e.g.親身經歷:由資深刑辯律師主辦的培訓刑辯班,在搭出租車時大佬說,“把手給我摸一下“,但忍了。因為:1.大佬身份 2.激怒的話會有不好的影響

糾結而不曝光的原因:律師的案源一般是來自同事、指導老師或認可你的大佬的分配,得罪人脈無益業務開展。

黃:幾乎所有女性律師朋友都有吐槽過跟性別相關的行業不適。

e.g.就業招聘僅限男性。問同事:”為啥只找男生?這種思想太落後了。“對方回答:“出差啊男生兩個開一個房多方便,要是女生,開一個房咋說得清?” 就是各種藉口限制女性進入這個行業。

當然律師行業對於體力的要求是很明顯的。

看了一下資料,發現廣州和上海的律師男女性別比例大概是六四開,這個數字比其他城市更平均。律師行業的男性遠多於女性,女性律所合夥人很少。

e.g.薪酬差距,亦曾遭受來自當事人的性別歧視:“黃律師看你文靜 沒想到你還蠻厲害的”

e.g.新西蘭及法國的數字,將近一半女律師都表示曾遭遇職場性騷擾

e.g. 親身經歷:也被業界大佬肢體騷擾過 當時驚呆了 想到要逃走 覺得很後悔 好像連識別騷擾的能力都沒有 自己很生自己的氣。

e.g. 業界應酬 中國酒文化 請女律師作陪 黃段子很普遍

e.g. 辦業務穿短裙就不可以會見當事人

這種狀況很可悲。這種國家機關對女律師的要求明顯是一種歧視,但卻被包裝成一種保護,相關方根本沒有看到這是一種暴力。我當然有穿一個得體的裙子去工作的權利。

e.g. 律所主管是女的 強調女性氣質,要化妝。

我覺得只要大方得體專業即可,化妝也是一種負擔。

5.大兔:律師行業裡的性別歧視是比其他行業更多還是更少?如果女律師更加有地位,律師界的性別歧視會減少嗎?

黃:

出現性騷擾和性別暴力現象的根本原因是一樣的:性別不平等。職業的接觸面較廣,接觸到性別歧視的機率多一些。這根本上還是一個職場問題,重點是要推動政策的改變。

只是個體改變的話,意義不是很大。若沒有性別視角的話,做得不錯的女律師也可能是一個性別暴力的施害者。

eg曾經的領導是女的說女律師也可以靠自己的“資源“”去做案子。我當時心想:你這是對我的羞辱嗎?但對她來說,那是善意的勸慰。所以那段時間我很掙扎,不知道是你(領導)這麼想,還是所有人都這麼想。制度改變比個人改變更有意義。

劉:性騷擾、性暴力現像還是有法律界的獨特性。律師圈資源不平等分配——百分之九十的業務由百分之十的律師壟斷 。

性別氣質在刑辯圈:刑辯律師需要有特定的氣質去讓委託人相她有能力與公檢法抗爭,所以會隱藏自己的性別氣質,比如不穿裙子,剪短髮等。

2018年中国大陆“metoo”运动中站出来的青年倡议者


6.大兔:職場性別歧視很多,如果作為個體,如何應對?

劉:

個體應該敢於站出來。

建立行業協會反性別暴力機制。行動者(就雷闖一案)被投訴,說明律所把行動者看成是對立面,間接說明了我們其實需要這樣的機制去跟律所協商。

大兔:律所沒有進行品格審查就通過了雷闖的實習申請,在聯署之後反應很快(馬上解除了與雷闖的合作關係);但是如果之前(律所)做好(資格審查)準備,這種問題就不會發生。現在這家律所也在各種警告行動者,想要追求行動者的“侵權”責任。所以在博弈方面,律所把行動者看做對立面,是一種敵對狀態。因此建立一套機制很重要。

劉:指導老師是處理投訴機構的成員。性騷擾投訴案件較少得到正面處理。

黃:個體在遇見性別暴力、性騷擾時能夠做的:1.識別暴力 2. 保留證據 e.g.微信 錄音 圖片 人證 3.尋求社群幫助

性騷擾是民事案件,可以關注審理判決以了解更多。

大兔:如何讓施害者意識到代價?聯署是一種可能。令律所出現改善。雖然懲罰只是一個小小的懲罰 但我們希望他感到痛 讓所有人都不會忘記。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