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7 articlesIn total 9152 words

新冠肺炎的「反歧視」命名思考

自芳

今晚,我正在聽matters主辦的林三土老師講座時,突然想到: 既然中國南京有「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而且官方一直在宣導不能簡稱「南京大屠殺紀念館」以免模糊焦點(看起來好像是紀念南京大屠殺而非南京大屠殺遇難者):如果要使用簡稱,需要按紀念館所在地簡稱為「江東門紀念館」(而不是南京紀念館)。

仇恨言論是否言論自由:從性別平權小蜜蜂看「自治」的風險

自芳

看到matters開始「自治實驗」了,我很擔心。因為,我曾經見證過一場「自治」的失敗,我害怕matters會重蹈覆轍。我在此,怀着沉痛的心情,写下以下的文字。(文長不看版:重點在最後。) 我2016年12月份就加入性別平權小蜜蜂社團(以下簡稱「小蜜蜂」或「社團」)了。

从“完美受害者”到“完美示威者”

自芳

双标真是厉害啊。某些人一边坚持,在觉得被性侵的时候应该立即反抗,积极求救,甚至一定要使用暴力,不然就有可能是合意性交,没准还很享受;如果事后反悔好大概率是仙人跳,甚至性工作者价钱没谈好——在某些文化里,女性针对性行为的表态被信纳为NO MEANS YES,而某些人却觉得好合理。

语言的信息壁垒

自芳

直到现在,我才反应过来,最大的信息壁垒来自于语言。当我跟只相信墙内信息的人说:麻烦你去耐心看看香港抗议现场直播以及新闻发布会直播再下判断,不要轻易相信图文新闻尤其来源不明信息的时候,我忘了对方很可能根本听不懂直播,看不懂粤语写成的新闻。我在江苏出生,这里并不是粤语区。

歌词(改写):我的爱将与芒果树相伴终生

自芳

《我的爱将与芒果树相伴终生》歌词改写自中国民族歌剧《木兰诗篇》/《木兰》中花木兰咏叹调《我的爱将与你相伴终生》。两个版本的歌剧内容出入不大,其中《木兰诗篇》为彭丽媛主演版本,《木兰》为雷佳主演版本。《木兰》版本的咏叹调见 http://music.163.com/song/486814423/?

從我在六四三十週年遭遇的言語性騷擾談起

自芳

昨日,是六四三十週年。而我(截圖中的音符🎶),卻在一條相關的微信朋友圈下受到了言語性騷擾(涉嫌性騷擾我的人是截圖中的Dr)。為了保護個人資料安全以及避免公審,我已經對所有截圖進行了處理。Dr認為,「作死的少了不少」是因為「大家成長了不少」,「看透了」。

「純粹的藝術」在哪裡:從『歷史的傷口』談起

自芳

最近,金馬獎頒獎典禮「政治歸政治,藝術歸藝術」的爭議依然在繼續。主席李安事後接受採訪時表示:「⋯⋯就藝術論藝術,不希望有任何的政治事件或者其他的東西來干擾,我覺得藝術是很純粹的,我希望大家能夠尊重這一點。⋯⋯」對比主席所述對於金馬獎的期望,頓感其人「痛心疾首」之至。不過,李安主席這些評論,讓我回想起自己這個中國人,在中國境內和台灣地區的公開活動中,唱『歷史的傷口』的經歷。我早在高中時代就得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