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名字叫红@ZhuquanhongCivic Liker
153追蹤者62追蹤中
創作了 51 篇作品累積創作 70012 
置頂作品
我的名字叫红

【練習寫作的紀律】妳終究是沒給我壹個名分

2020年2月14日摄于北京我从人间走到天堂 你却送我去地狱 寒风中我挣扎爬出地狱 听到几声撕裂的猫叫 相识 了解 靠近 关心 渴望 勇气 期待 害羞 迷恋 距离 拒绝 顿悟 冷淡 错过 迷惘 无奈 心酸 微笑 狠心...

我的名字叫红

沒有情人的情人節

2019年12月10日于阿瓦诺斯你知不知道很多水瓶座都不靠谱 总是寻找所谓的灵魂伴侣 我认识的三个都很花心(没说你) 一类人有特点 观察加总结就知道了 那你真的很不了解我 研究了就觉得索然无味了 男性都是猎人心理 ...

我的名字叫红

【練習寫作的紀律】父親的散文诗

2019年12月27日摄于北京若要深刻回忆父亲,对我真是个难题。我出生后,一直在姑婆身边,上小学才开始跟母亲。父亲从新疆当兵回来后,多年一直在兰州打工,家中凡事皆由母亲操持。好在母亲贤惠勤劳,一切倒都处理的妥帖。

我的名字叫红

年满27岁,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女人

2018年5月14日摄于天水麦积山石窟所有人都能通过不同的途径认识到,某种意义上,活着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不管生命承受着怎样的风吹雨打,摧残折磨,在一些特殊的日子里,人们还是有庆祝的冲动。

我的名字叫红

“破窗”裏的內地媒體:立場與真相,喉舌與看門狗

2020年1月21日摄于北京西站在心理学的研究上,有个现象叫做“破窗效应”,是犯罪心理学的一个理论。此理论认为,环境中的不良现象如果被放任存在,会诱使人们仿效,甚至变本加厉。内地媒体,就是在环境中,各式各样的“不良现象”里,被放任存在,诱使人们仿效。

我的名字叫红

没有口罩的日子

Photo by ins:angele.basikbousouk天黑了,路无法延续到黎明。瘟疫来袭,口罩也算不得通天的灵药。没有口罩的日子里,我像个胆小鬼一样,躲在家里。虽不至于无事可做,但总觉像是被困住了,像是临了牢狱之灾,连照进窗户的阳光,都觉着奢侈得很。

我的名字叫红

【練習寫作的紀律】荒誕、魔幻的人間:窮人與富人,男人與女人

2019年1月1日摄于北京颐和园这是第三篇“练习写作的纪律”的文章,我大多记录一些事,和内心感受。把这里当做是我的一片小菜地,实现那“最小限度的自由”。大学毕业后,我回家次数锐减。因此,每每回去,自然对乡土印象尤为深刻。村里开始有人搞电商、送外卖、送快递,谁家新盖了楼房,谁家大儿...

我的名字叫红

2020.2.8 | 我的疫癥生存報告:憤怒又無言,無力又可惜

2020年1月29日摄于天水,图为历史上北宋抗西夏西夏所筑城墙2020年,我亲历着不知史册里会怎么记载的历史。作为一名新闻工作者,却不能亲历武汉,亲历现场,实在可悲,又无能为力。疫情期间,没有媒体撒谎。

我的名字叫红

戰疫時期的愛情:朋友未婚妻跟著北京陌生男子走了

2010年11月10日摄于北京海淀 昨晚,一个不算十分熟络的朋友给我电话,想聊一聊爱情。“我遇到麻烦事了,真是羞愧,难以开口啊。“ 他故作镇定,你能感受到那种崩溃。他是互联网工程师,主做产品,薪资不低。照常人“人设”,他被视作五大三粗的莽撞男子,格纹衬衫是四季标配,对爱情充满向往,但又羞涩启齿说喜欢。

9
我的名字叫红

悼普通人李文亮醫生,我想請您和我壹起為他做點小事

西班牙壁画涂鸦艺术家Borondo作品《The Three Generations》他大约的确是死了。我本不打算“利用”一个人的死,来传递正能量和善良正直。因为这本身就不是一件善良正直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