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仪

素履往,无咎。

当大家讨论方方日记的时候大家在讨论什么

發布於

如果我们把人群简单地抽象为三个人, 并且用ABC来代表,我们来试想以下这个三个人将会如何讨论方方日记 。这三个人对于以下几方面问题都有着自己的观念,他们在目前的媒体报道甚至是科学论文方面都能找到支持自己观点的材料,并且自己的观念和所搜集到的“事实” 都能够在自己的体系内自洽。

这几个方面是:病毒来源,武汉封城的后果,政府瞒报行为的事实和后果,复工复产的意义和风险,中国的外交叙事和国际反响,疫情未来的发展和对中国的影响,中国应该吸取的教训和应该改进的地方。

我试过做个excel来展现,可是发现excel粘贴过来只有文本,所以只能平铺开按顺序来阐述ABC三个人的观点。

A:

  • 这次病毒来源可疑;武汉人是不吃蝙蝠的,初期流传的吃蝙蝠的视频后来证明是某个旅游节目去帕劳时候拍的;初期印度学者发表的文章指出不可能是自然形成的,但后来迫于压力撤稿,撤稿之后印度政府成立了一个小组专门调查病毒来源;武汉P4实验室迅速由军方接管,外交部发言人又居然说病毒是美军带来的;现在虽然没有证据,但从这一系列操作上看有可能是从实验室泄漏的。

B:

  • 这次病毒来源自然杂志科学家们已经发表了文章说不可能是人工的,因为技术水平达不到;而且这个病毒这么不好控制也不适合真的做武器,可见它很可能是因为武汉人吃野味得上的,只不过中间宿主还没有确定。现在发现猫和狗甚至老虎都能得上,那真说不准是猫狗传给人的也未可知。

C:

  • 这次病毒来源可疑,外交部发言人已经点明了是美军带来的。 而且石正丽的研究项目也有美国人出资,虽然没有证据,但是美国人脱不了干系。

A:

  • 这次武汉封城仓促,医疗资源、食物、公共服务等各方面配套都没有跟上,导致武汉出现了人道主义灾难。很多家庭无法及时得到救治,有些人病死在家里都得不到确诊和床位,许多知名的中产阶级家庭竟然都遭“灭门”,防护物资不足导致武汉医护人员大批感染;有医护人员给柳叶刀写信求救竟然被政府压下去还让他们写了道歉信说自己撒了谎;红十字会巨量救援物资迟迟不向一线医护发放……种种情况都显示了各级官僚的不作为和遇事甩锅。火神山雷神山参与建设的工人,有不少工资被拖欠,回到家乡还被人当瘟神一样嫌弃。

B:

  • 这次要不是国家果断进行了武汉封城等一系列决策,再调集全国医护支援武汉,中国哪可能这么快就从疫情中恢复过来。网上有些帖子提到的个别家庭的遭遇确实令人同情,但是相信国家和政府都会想办法改善情况。国家这么大,事发这么突然,能处理成这样已经很不错了。 

C:

  • 这次武汉封城和火神山、雷神山医院迅速建成,集中体现了国家制度优越性,这个疫情中国控制得比所谓的西方民主国家更好,确诊和死亡人数都按人口比例更少,就说明了什么自由民主都没啥用,关键时刻还得集中力量办大事。

A:

  • 这次政府瞒报确诊和死亡人数以及事实真相从开始到现在都没有停过;不仅如此,还把陈秋实、方斌、李泽华等在武汉观察和向外传播所见真相的独立公民记者抓了起来,最近艾芬医生也失联了。中国所用的试剂盒准确率只有30-50%,那不就是说,检测阴性的也有可能是带病者么?所以在武汉的爆发期有很多人因为检测不出来阳性得不到确诊。最初是为了让湖北省领导开两会,中期是为了不破坏春节气氛,现在是为了复产复工保经济增长。各个单位,各级官员,都不希望自己辖区出现比较多的确诊(除非是境外输入可以甩锅,或者换帅时期可以甩锅给前任),所以瞒报、做底数字是对上负责的官僚体系的基因,不会因为换几个人就改变。

B:

  • 这次初期是有政府瞒报的,但后来国家集中各地医疗队到武汉,相信不敢有瞒报了。而且现在情况好转,主要出现的都是境外输入的病例,就更没有必要瞒报了,总理也发文说了不要因为复工复产就不报告真实情况。都有这种指示了官员还有什么必要瞒报呢?相信目前中国公布的数字基本是符合事实的。

C:

  • 李文亮那几个医生最初说是SARS不是也说的不准确么,可见这个病毒刚出现的时候医生和专家本来也都吃不准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病毒,所以国家一开始不向社会公布、民众也不注意是情有可缘呀。当时香港的管轶倒是提醒了,不是也没人信么?可见人们对这个病毒的认识是有一个过程的,政府官员也是人呀。后来都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性质了,我认为不能说政府蓄意瞒报。相反,要不是中国政府行动能力强,中国说不定要向意大利和美国那样惨了。

A:

  • 复工复产是一尊为了保经济发展拿人民的生命开玩笑。既然已经知道这个病可能是没有症状但是能够传播的,也知道自己那个试剂盒准确率只有30-50%,那么就说明无法识别出人群中带病者的可能性很大。这种情况下鼓励甚至压指标进行复工复产,容易使中国产生二次爆发。 这种情况下,各个地方官员懂得上意,更有可能不报及瞒报。

B:

  • 复工复产是没办法,不然房贷车贷怎么还,全中国人民都不工作,那还得了了。支持政府复工复产的决定。而且我们中国有健康码,很方便,这个国外又比不了了。

C:

  • 复工复产是必须的,中国疫情已经控制住了,这么大个国家新增确诊都没多少了,当然要复工复产呀。而且现在国外缺防疫物资了,我们正好生产了出口呀。每个人都有健康码,精准跟踪病例和密切接触者,除了中国还有哪个国家能做到。

A:

  • 这次中国的国际形象基本毁了;先是地方官要求武汉人民感恩,感恩国家救了他们,接着是战狼外交一面说是美军带来的病毒,一面又要求各国感恩中国给他们的救援物资,结果意大利说是人自己花钱买的;最近听说我们要求法国人购买华为的5G设备才肯出口口罩给法国……一顿操作猛如虎,导致各国都出现了要求向中国追责并索赔的声音。几乎要成八国联军之势,这都是自己挑的。如果诚心诚意向世界道歉,无条件捐一些防疫物资给各国,也许就不至于有这种局面了。中国未来国际合作的道路可能难了。

B:

  • 这次中国付出了这么大代价防疫抗议,积累了这么多宝贵经验,西方国家居然反应这么慢,也不虚心学习学习,导致现在国内好了,国外完了。现在还有的国家要向中国索赔,这可是有点不要脸了啊;自己搞不好了就想甩锅给我们中国,那怎么能接受呢。 崔天凯不是说了中美应该合作抗疫么,大家共同的敌人是病毒,是病毒造成了这些问题和痛苦,各国应该集中力量研究药物和疫苗。唉,要是全世界一盘棋不就好了么。

C:

  • 像美国这种国家就是看不得我们好,觉得中国国家实力强了,挑战他的地位了,就要在国际上打压我们。贸易战不就这么回事儿么,现在我们中国从疫情中缓过来了,美国自己处理不了了,就想往我们身上泼脏水;这病毒说不定就是打美国那来的。中国已经不是以前积贫积弱的中国了,帝国主义再想欺负我们就跟他拼。

中国应该吸取的教训和应该改进的地方:

A:

  • 这次的疫情大流行正说明言论自由和独立媒体至关重要。中国人经常认为可以牺牲一部分自由来得到稳定、秩序和安全。经此一役,大家应该明白了,没有言论自由就没有稳定、秩序和安全。假使武汉的医护人员能自由而不受损害地发出他们的声音,根本就不至于扩大成这样。正如艾芬说的,早知如此,老子到处说。而言论自由需要独立的司法体系支持,保证公民和记者的人身安全、经济权益不会因为言论而收到损害。中国自身如果不进行这方面的转型,必将再次经受灾难,并且世界也将在劫难逃。 如果中国能进行政治制度现代化的转型,才能真正和世界融合交流,也会是世界人民之福。

B:

  • 这次的问题,首先就是不懂医学的公安和行政人员不应该阻止医务人员发表意见。专业人士应该有发表专业领域意见的权力。就比如一个民警怎么就能就医学问题训诫医生了呢,这根本不合理嘛。国家应该对这次事件中耽误了关键军情贻误时机的单位重罚,对渎职的个人追责以正典刑。

C:

  • 这次的问题除了个别地方政府和地方红十字会水平太差,初期处理得不好以外,后续中央的决策和措施基本是到位的。要不是有我们这个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体制,可能就要危险了。中美之间的角力,看来贸易战只是个序幕,两个大国看谁能主导世界秩序,必有一场较量。这种时期中国人必须清醒,别被美帝和平演变的那一套民主自由忽悠了。

好,此时我们再来看这三个人会如何讨论方方日记。在A眼里,方方日记是公民的口述历史,是记录时代的珍贵的一手资料。A不仅想看方方日记,还想看秋实日记,方斌日进,泽华日记,A会鼓励每一个武汉人讲出自己的故事,讲的好的翻译成外文世界流传,这是中国人的一种荣耀。在B眼里,方方日记讲了一些问题,这也是好事,但是方方不应该代表中国,她只能代表自己。在C眼里,方方日记翻译成外文这事进行得这么快,在这个国际甩锅的时候给美帝递刀子,送证据,可能给美帝提供了制裁中国的口实,这事往大了说能算叛国了,再发酵就成了敌我矛盾了。

当ABC三个人来讨论方方日记的时候,这个事已经与方方写得到底好不好,真不真,无关了。这场讨论必定无法停留在就事论事的层面上,而更多地要与讨论者本身的立场结合。站在C的角度,方方日记在国外的出版不符合C心中国家民族的整体利益,也就不符合C的个人利益。很多没有受过大陆教育的人可能不知道,在C的心中,有一个外延无限大的国家民族的概念,这个概念上承秦汉唐宋明清的灿烂文化和赫赫武功,下继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时代叙事,神圣不可侵犯得如一种宗教;中国是一个整体,考虑问题要看全局,少数服从多数,局部服从整体,个人服从组织,因此在中美软实力对决的历史时刻,尤其是疫情甩锅的时刻,方方日记近乎于不忠不孝不义。对祖国不利就是对我不利,C就是这样一种思维。这种思维里,三千年的中国和七十年的中国是一个整体,政府和党和人民是一个整体,这个整体就是“祖国”,而“我”和祖国也是一个“整体”。

站在A的角度,那个外延无限大的国家民族的概念已经完成了现代性的解构。A和鲁迅是相似的,在这史书中看出了“吃人”二字,并不想让自己的同胞再互相“吃”了。在C们指出方方日记对当前的抗疫工作毫无帮助时,A想说如果方方们一开始就能够自由发声那么这场疫情很可能出不了武汉。但是A无法反驳C,也没可能用事实证明自己的观点,因为美国处理得也不怎么样。甚至,在C对这次疫情的结果论面前A确实无法证明,言论自由和民主制度能够使国家避免灾祸。

所以此刻的A和C很可能是没有办法进行有意义的、有建设性的讨论的。

当然有的B和C是有可能经由某种契机而转变成A的,但是这将经过痛苦的价值观解构再重建的过程,一般人是不会愿意去接受和自己的价值体系完全相反的事实或观点的。我们生活在一个高度分裂的社会,大多数身为大陆人的A选择保持沉默;否则A一张口就要和身边人决裂了。当然如今微信群吵翻得这么多,让我怀疑A占人群中的比例比我预想的多。

无疑对于A来说,发现自己身处于B和C的群体中也是很痛苦和令人抑郁的。假使这铁屋子有一半的人醒了,但是这一半里又有一半以为自己是少数所以装睡,那醒了的剩余一半便也会认为自己是少数,这一半里于是又有不少去装睡了,几个傻的试图叫醒周围的人,便被狱警抓走了。装睡的人于是想,看,并没有很多人起来去跟狱警抢人,可见醒了的果然是少数,而且试图叫醒周围人可能会被狱警带走,那我还是得继续装睡啊。

对于B和C来说,他们生活在离中国梦最近的时代;对于A来说,他仍然生活在鲁迅的大铁屋子里。

最痛苦的是明明醒来却还要装睡,并且无法为被抓走的觉醒者大声疾呼而受到良心谴责觉得自己虚度人生于社会无意义的人。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2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