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
野人

學中世紀哲學,尚且光著屁股的野人。回避熱點問題,自由散漫、思維脫綫。在馬特市寫些讀書筆記或者突發奇想的文章。

叢林圍爐S3|素食主義的鹿和想要被吃掉的豬

當反對殺生的素食主義與自身生存利益原本就是被吃掉的豬產生不可調和的衝突時,旁觀者會傾向於哪種選擇呢?
南國有林,幽徑委蛇。林有牝鹿,曰斑比,其狀如人。性善,但素食,日飼野貍。其性嗜讀,善言詼諧,每言,自笑不可抑。————《山海經‧海經‧海外唬爛經》

鹿醬是野人死纏爛打請來叢林的貴客,鹿醬心地善良,很久以前因為看到山羊跪乳受到感動而決定吃素。她從不撒謊,一撒謊就會昏過去(這我編的,劇情需要)。

有一天,鹿醬獨自待在叢林裡,正坐在樹墩上舉著奶油口味和芋頭口味的紅豆餅喝粉圓紅茶。這時叢林的入口闖進來一位不速之客:一頭會思考﹑但已經奄奄一息的豬。這頭豬在養殖場長大,從出生起被人類灌輸的觀念就是:作為一頭養殖場裡長大的豬,終此一生的目的和義務,就是要被吃掉。對於這頭豬來說,被吃掉就是實現自己豬生最大的意義,就像人類滿足自我成就(Self-actualization)一樣。

這頭豬見到了鹿醬,黯淡的雙眼閃過了一絲希望,禮貌卻又老套地跟鹿醬打招呼:「嗨美女~」鹿醬下意識地站起身後退了一步,暗自思忖著假如這頭豬下一句要講「加個賴嗎?」的話,自己就要立刻轉身逃跑。 所幸,豬忍住了豬並非為此而來,牠嘆口氣,操著一口不那麼道地的北京方言繼續說道:「我打小兒啊,高級豪華貴族五星級四合院養豬場長大的,本來今兒要拉去給官兒老爺們吃,結果半道兒車翻了把我給撂下了,丫挺(念作ㄣ)的真不地道。小美女我看您挺能吃的,您受累把我給吃了得了。您幫我這(念作ㄓㄟ)忙,我這一輩子就算圓滿了。」 (翻譯:我從小在特權階級的養豬場長大,本來今天要拉去給當官的吃,沒想到半路出車禍我掉出來了。所以美女您把我吃了,讓我這輩子能圓滿。)鹿醬因為從小聽相聲,所以這些話大致聽得懂。

講完這些話,豬幾乎陷入昏迷,只憑藉一絲微弱的氣息苟延殘喘。鹿醬明白,此時跟著頭豬講大道理已然來不及,幾句話改變不了一輩子根深蒂固的觀念。自己並沒有足夠的時間告訴著頭可憐的豬,那些什麼「豬生的意義」一類的話都是人類為了宰殺牠們的時候減少反抗而編出來的謊話。然而鹿醬也沒辦法撒謊,因為一撒謊,鹿醬自己就會昏過去。

此時善良的鹿醬陷入兩難:是要完成這頭豬的遺願、幫助牠臨死前實現牠此生的唯一意義;還是要堅持自己出於善良的信念、讓這頭陌生的豬抱憾辭世呢? 當反對殺生的素食主義與自身生存利益原本就是被吃掉的豬產生不可調和的衝突時,旁觀者又傾向於哪種選擇呢?


當你長久以來堅持的信念,與一個亟需幫助者的信念發生衝突時,該怎樣選擇?當你的信念影響到別人、損害到別人利益時,又該如何選擇?





請先預設這篇文章沒有任何思維導向:

文章隨便立意,可以談素食主義,可以談如何解決這種悖論,可以想像鹿醬本來要講哪種冷笑話,甚至可以想像有一天素食主義被推廣、導致菜價上漲和土地過度開墾這種問題。喔,也可以講一講要怎樣糾正被騙大的豬(我好壞喔XDDD,當然這裡不包含沒有被騙到、或者幡然醒悟的那些值得尊重的人類)。

無論怎樣的觀點,只是思考的切入點不同,不存在優劣高低之分。

參與規則:

A.圍爐成員和訂閱者均可參加,非成員獎勵減半;
B.將你的思考寫成文章,不限方向;
C.圍爐成員少於200字的報酬減半,非成員需多於500字;
D.發文到 #野人的秘密叢林 ,下期文章發布前結算,均分獎勵;
E.所有參與者分配:基礎獎勵100 like coins,如果賺的多或者有人對這篇文章抖內都會增加總報酬;
F.可以用簡體字或外文寫作。

靈感來源

Douglas Noël Adams:The Restaurant at the End of the Universe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野人的秘密叢林

野人

暫定每周或每兩周po一篇討論文,參與者po文並關聯當期文章闡述自己的觀點,禁止帶有優劣性地評論他人觀點。我想在這個圍爐裡搭建我理想中的討論模式:闡述自己的想法、閱讀和理解他人的想法、反思和再闡述自己的想法。奧卡姆式地剃掉所有對他人想法的主觀評論,「思想本身之上無須其他」。

77

叢林圍爐S2|一顆正在思考的大腦

叢林圍爐S1|一隻不自由的自由野人

叢林圍爐S2 | 你能確定你是一個實際存在的人嗎?

Loading...
4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