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粒盐

用文字抵抗遗忘。

流浪到世界最远的房看看

發布於


为一夜好眠,纵身向一无所有的高空,去漂流

为等如镜与石的心颤出波痕,铺展我幻象的春

我生于荒原,惯于为时时呼啸的烈风让道

磨钝了触角,巧言令色,以语词造出情感

不再会愤怒、恐惧,永远等待一场故作的哭泣

以慰身在高楼的内疚,以对得起受难的众生


未够像热带的歌手,未够勇敢,未够热爱人类

人群中怯懦的异类,痛苦得婉约,为避开

虚拟式的“争吵”与惩戒,向异议妥协

连说出“爱”许多位异类也烫舌,也不敢言恨

愧对为人,成为荒原的游魂(但非荒原所有)

困顿自身,无所归处。或者因果颠倒。


我愿望:去远方复生,去遥遥地爱,远远地恨

借天昏地暗的自由,洗去虚伪与懦弱

向远方的白日飞去,去真诚地爱更多人

我失落的情感,请赐我一夜好眠。我不会回头


2021.8.6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