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貓

實用主義者、誰蠢罵誰、比起書生氣更願意接地氣、只講真話、喜歡知識界的奇花異草

打著愛國主義精神的民族主義

至今讓我不解的是,爲何在中國社會中,許多人依然區分不了愛國主義精神和民族主義到底有什麽區別。許多尚未成年甚至年近半百的人依然在微博等社交軟件中大駡白皮豬和日本鬼子都該死,可卻津津樂道的稱贊美式文化和日式文化,並樂此不疲的享受文化熏陶。(也許他們至今都沒發覺)

然而,這種打著愛國主義情懷的民族主義,卻在中國社會下日益成長,甚至壓制的一切理性的聲音。

以我個人的幾個例子來講:某年,華爲和美國政府發生爭鬥,這在中國引起了軒然大波,民族主義風在社交媒體上以壓倒性聲音蓋過任何理性的聲音,排斥蘋果排斥美國企業成爲了非理性人群的口號。我本以爲這事的大火燒不到我,沒想到我錯了,此時我恰巧要更換用了幾年的蘋果手機(我不是對國貨不信任,只是我覺得蘋果手機真的非常好用,各方面的細節都讓我對他讚口不絕)戲劇性的事情來了。因爲我是農村人,凡事都喜歡和家裏人匯報讓家人安心。在農村,用蘋果手機大家會覺得你很有錢,因爲普通農民是消費不起的。結果大火真燒到我,家中老人總覺得我敗家掙了一點錢就大手大脚(這不怪老人,過去的社會就是極度節儉)便在家裏的親戚聚會上吐槽我。沒想過了不久,和某一個親戚微信聊天時,被她暗諷我不愛國,還在這種關鍵時候還買蘋果手機,且說的正氣盎然,讓我極度反感又莫名有一些羞愧。

又比如,在某一次同學聚會上,因爲大家都是各處在天南地北的不同區域,本應該沒有交集卻因爲學業當成了同學,大家興奮的談到每個地區不同的口音而引起的滑稽事。在談到我時,有個同學點到我,覺得很奇怪,我一個廣西柳州人卻沒有柳州本地口音,反而有北方口音以及一點台灣腔,都不知道是哪裏人。我說因爲我以前對算命極度有興趣,而算命業在内地備受打壓,以前閙文革的時候搞得很多老師不敢出來教課,導致一些術數的文化傳承幾乎都斷了。國民黨敗亡后,帶走了很多厲害的算命老師,加上蔣介石自己都信命,沒有打壓算命業,導致台灣算命業昌盛。而我凑巧跟過的幾個算命老師絕大部分是台灣人,聽著他們上課的聲音還有平常打交道,時間久了我自己都有點台灣腔。沒想到有另一個很要好的同學在聽我説完后,突然説了一句台灣人都是白眼狼,只知道罵我們大陸人,平常有香港台灣的同事我們都會照顧幫他們一點小忙,沒想到轉頭就在朋友圈裏暗諷我們中國人是豬。就這樣,話題就被轉走了,大家紛紛討論在網絡上遇見的台灣人是如何罵我們大陸人的,越討論情緒越激動,莫名其妙大家就形成了共識說台灣人就是一群漢奸,只想搞臺獨,沒一個好東西,如果以後我們遇見台灣人第一句話就要問他支持不支持統一,不支持就是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別來中國賺錢。

就這樣,一群知識分子在民族主義的催化下,突然又不像是知識分子了,明明這只是一個台灣人的錯卻攻擊一整群台灣人。在我印象中裏接觸的台灣人都很有禮貌很會講段子,做事很講分寸知道我們的難處就不會拿台灣的行爲舉動要求我們。雖然當時我很尷尬,而我也知道他們的部分想法是不對的,但我突然又不想去糾正他們,因爲一群民衆陷入非理性階段的時候理性的聲音又是多麽刺耳,也更何況台灣社會和我們有一樣的病。

再來,本身由於我搞算命,儅你需要加深你的技術水平時,你會開始抛開老師翻閲古籍,而其中古籍原文基本都是以繁體字傳承下來。而我自己的水平根本不相信外頭現代算命老師的注解,爲此,我需要通過自己學習繁體字,這超級困難,但儅你能讀懂原文的時候卻覺得這很值得,可我也落下一個毛病,就是某些繁體字太複雜的時候我要趨向於用簡體表達,某個和我一起學繁體的朋友還覺得和我聊天很出戲。但就這樣還是給我帶來困擾,普普通通用個繁體字,似乎都要和叛國搭邊。由於我有時突然關心政治, 幾個評論裏因爲只有我是繁體顯得我的十分突出,儅你的風向是理性的時候,奇怪的事隨之而來,很人會突然不講事實開始扣帽子,說你用繁體不用中文,你還是不是中國人,我心中一驚,不對啊,繁體怎麽變外語了,這怎麽不是中文了?而其他稍微有點文化的反而說你用繁體又不用完,學又學不徹底,真是四不像,我以爲這只是個別現象,沒想到被罵的頻率比罵我沒文化的頻率還高,我哭笑不得,自己老祖宗留下來的東西我用了你罵我,我用西方的好東西你罵我崇洋媚外,就差沒駡我是不是個人了。

這讓我奇怪,中國已經成爲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了,在經濟建設上極度强大,以西方所不能理解的理論成功崛起,並挺過很多本不應該挺過的困難,著名的就有91年大衰退危機和97金融危機的壞賬剝離。但是,内部世界的文明程度讓你會懷疑這是中國嗎?我怎麽一點不覺得中國强大,明明會讓文化倒退的民族主義卻在這裏風生水起,大家極度熱衷玩只站隊不站對,西方也有,但是中國社會現象更嚴重。後來找一找源頭,發現不就是在宣傳愛國主義的紅色媒體嗎,總拿战略上藐视敌人战术上重视敌人這一套去宣傳,先大貶其他國家的優越之處和不良之處,然後把其他國家文化視爲洪水猛獸,如果你支持,我們就說你是境外不法分子,結果底下的人看到老大都這麽玩,也跟風。時間久了,就變成國家都是對的,你如果不支持,你就是境外勢力,你就是在搞反動,時間久了,沒人會去提意見,因爲誰也不想說了幾句話就要去判刑坐牢。

就這樣,惡性循環,這是一群開始打著愛國主義精神去宣傳卻演變成了民族主義,民族主義固然會團結一致,但所產生的排外主義是極其嚴重的,這會導致國人閉關自封,去恨一個你根本沒有見過面的人,儅國人反感國外的種族歧視的時候,卻樂此不疲的去嘲諷別人白皮豬日本鬼死黑人,而你卻不能不支持,因爲他們會綁架你說你不愛國。但真正的愛國主義不同,他積極,承認所有國家的不完美,並想要以此而改進他的不完美,也不排斥其他人的不同理念,也不會閉關自封。

但中國社會想要演變成真正的愛國主義,以現在來看,遙遙無期。我們只能做大背景下的理性人,保持極度理性而不被同化。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