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nder

Glad to life's mystery. 期待真诚交流,来自各方角度的观点

谈方方——龙、狗和巨灵

發布於

之前攻击的方方就所在甚多,当武汉日记要以英文初版的时候,加入这场围剿的人,更是无法计数。

不得不说,他们中间真的不乏有怀揣热忱的。

这个年代,大家并不会都是那么傻,尤其在伊朗这样与中国关系相对友好的国家,都有高官跳出来指责中国数据造假时,他们很多人,也都察觉到了,中国的国家形象在这场举世危机中,更是岌岌可危。他们担心,武汉日记在英文世界的出版,会让中国的形象更加糟糕,他们不解,方方自诩是关心民族与人们的,为何要做出伤害国家的行为,所以他们愤怒。

但他们困于义愤中,没能再往深了多想一步——如果一个民族,因一位作家在世上出版作品,而格外担忧害怕,这会导致它的形象极大受损,这个民族该是到了怎样可笑的境地?

是方方让这个民族可笑至此的么?她若有这样的能力,那她真是前所未有的大魔王了,希特勒又算什么。

如果不是方方,那是谁让这个民族落得至此的?

长久以来,为了让人们不断的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龙,总有很多人,必须要把所有的错,都安到各种“敌人”身上,有被舍弃的废物官僚,也有公知、刁民、废青、海外势力、天灾等等,这样,龙就永远都是具有正当性的,它的存在合法合理。

这正是胡锡进之流的拿手好戏。事实上,这个世界上,总会有人内心是想当龙的,但只有大量的知识分子,都是狗一样,汲汲于媚上的时候,那上,才会真的相信自己是龙。而当它自以为龙之时,更是需要大量的狗在身边。

我们,正是一个频频出现龙的民族,自然也是一个从未少有过狗的民族。

在上一篇文中,我讲到了,如今覆盖全球,触及人们所有生活的商品经济体系,像一个浩大的巨灵。而对于中国来说,这种龙狗频出的传统,也是历经千年的古老巨灵。

事实上,自邓小平的改革开放而来,中国在经济上有了长足的发展,但是那种不论黑白,只要赚钱的指引,让中国人从古老的巨灵中,迅速纳入了全新的浩大巨灵。如今,中国,尤其大陆的民众,正是在这双重巨灵的威压下生活,他们的苦楚,需面临的挣扎扭曲与撕裂,非亲历者,是不容易感受的。

方方写下的她战斗的对面,始终是极左,我已无从分辨,她是不想写明,还是自己也确实身在局中,难以尽悉。其实她在战斗的,既有极左,也有龙狗,还有巨灵,更还有那广大的,扭曲、撕裂仍不乏热忱的民众。

她真是一位勇敢的老太太!

全球疫情的另一种反思——新商品经济体系论

转:把方方日记埋在春天里

致方方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