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齊佐飛力尼克

读读,想想,写写。

奇情小故事「二」:遗书

羽东站在床边看着躺在床上的自己,离他下定决心结束自己的生命已经接近48小时了,预期中关心他的朋友或家人带着警察破门而入的画面怎么一直没出现。这让已经成为灵魂的他感到沮丧,而这种沮丧正在慢慢地朝着困惑的方向发展。

三天前的周五,他请了半天假回到自己租住的小单间里开始这次在心里筹备已久的自我毁灭。在这之前,他逐步注销掉所有社交平台账号的记录,那些在网络上留下过的大多数负面情绪碎片不应在他离开这个世界后继续缠绕活着的亲友,除了WeTalk。他需要留着这么一个平台发布他的遗书,他还是有些话想留给自己的父母和在意自己的人。

亲爱的你们,我要走了。

我不认为这是懦弱,但我也不会将其美名曰勇敢,我只是不再感受到生命的意义,我选择停止追寻。

我的生命是短暂而漫长的,少量的快乐伴随着大量的痛苦,我找不到希望,我也看不到缺憾。

我尝试过挽留自己,浏览了不少心理抚慰的书,但是都没有说服我。

所以,我决定尊重我内心的选择。

所以,也请你们尊重我的选择。

对不住我的父母,对你们而言,我只是一只长大后就飞走的鸟,不曾回头。

对不住我的朋友,对你们而言,我只是一个匆匆路过的生人,请不必张望。

我没有给这个世界留下太多珍贵的记忆,所以我也不责备这个世界没赠予我欢喜。

我不留恋,你们也不必难过,我只想安心地离开,不想为你们的叹息回头。

我的所有财产归于我的父母,我的所有记忆归于尘土。

再见了,亲爱的你们。


羽东在WeTalk的好友圈编辑好遗书,没有发布,他想在长眠之前再检查一遍。他去厨房搬来煤气罐,放在床脚靠近阳台的位置,把门窗关紧,窗帘拉上,小小的单间归于黑暗和寂静。然后他拧开了煤气罐。天气有点冷,他盖着两张被子躺了下来,拿起手机再度阅读自己的遗书。

好臭啊,煤气泄漏的味道不好闻。这时他想起门缝还没封好,路过门口的邻居如果闻到气味,可能会毁了自己的计划。他爬起床,先去关了煤气,然后打湿自己的脸巾放门缝下面。脸巾太短了,他打开阳台的门收下大条的浴巾。哎呀,刚才的煤气白白浪费了。他有点懊恼地把浴巾也打湿,平摆在门缝下面。

好了,一切准备就绪,羽东再次躺下。人死后会不会变成灵魂呢?羽东想着,如果真的变成了灵魂,或许他会好奇我的遗书收获几个提醒。他从床头柜的抽屉里拿出充电线和插头,接上手机,并把手机的自动锁定功能设置为“永不”,然后再次读了一下这封遗书。接着他决定给这封遗书配一张自己的照片。

手机里自己的照片寥寥无几,大多是两周前孤身一人在泰国旅行拍下的照片。他去了曼谷的现代美术博物馆参观,里面有很多他很欣赏的作品。他最喜欢的是那幅集合了世界上许多著名KOL卡通形象的现代画,包括四小林、茅选西、欧七蚂、银三寿、碧咸、英国队长等等等等。他用手机拍下了不少作品的照片,还鼓起勇气找了一位参观者帮忙在他最喜欢的那幅画前面拍了照。他在那幅现代画的右下角,笑得很开心。

他配上那张照片,发布前在遗书后面加了一句,如果你们想起我,希望浮现眼前的是这个开心着的我。然后他放下正在充着电的手机在枕头边,伴随着稀薄的氧气渐渐陷入睡眠。

羽东盯着手机,手机界面一直是WeTalk,在他变成灵魂后的时间里,工作群、户外活动群和订阅号消息三个对话框一直轮流在抢着登顶。他有点后悔没有退掉所有的群和取关所有的公众号,他很难过在周末的这两天里竟然没有一个亲人朋友追问他自杀的事,而且更让他沮丧的是好友圈的位置居然连红色的“1”都不曾出现。

这样的思考顺序似乎本末倒置,难道好友圈点赞和回复的分量会比直接的对话框更加沉甸吗?难道我说的话这么不可信,以至于大家看了我的遗书都不为所动?难道我的人缘这么不堪,连自己的死亡也不能牵动身边人的半点情绪?经过长时间的自我怀疑,羽东开始转向怀疑世界。他想拿起手机进入好友圈刷新,究竟是不是网络出了问题。其实他知道网络没问题,他只是想试一下看看究竟,是不是自己设置了的分组可见功能出了什么差错。但是他办不到。

他没办法拿起任何东西,他的手已经握不住任何的实体物品了。但是奇怪的是,他居然可以坐在椅子上。在他离开自己的身体变成灵魂那一刻,他发现自己居然是可以脚踏实地的。他走去卫生间照照镜子,除了透明度展现他并非一副躯壳以外,他和生前的自己没有差异,甚至,身上穿着的还是现在套在身体上的睡衣。原来,人变成了灵魂,贴着身体的衣物也会复制一份灵魂紧随自己。他有想过离开这个单间出去看看,但很明显,穿墙的功能没有随之而来。他被困住了,跟以前一样,被困在这个小小的单间里。

周一早上的10点,WeTalk终于有新的对话框急着登顶了,先是主管追问为什么没去上班,后面陆续有几个工作任务关联的同事发来信息。到了11点,主管直接打了电话过来。下午又打了几个,但是晚上就没有任何电话接入了。

到了周二,薄窗帘透入的微弱阳光不足以光明整个房间,但是羽东还是看得出自己的脸色开始发生变化。主管的电话又来了,其他几个同事也有陆续打电话过来。其中一个曾经帮他搬过一次家的同事在WeTalk发来一条信息,“你是不是饿晕在家里了?我现在过去找…”。大概一小时后羽东听到有人在拍门,并大喊他的名字。声音停了不到五分钟,大串钥匙碰撞的声音响起了。羽东看到同事和住在二楼的房东艰难地把门推开,并异口同声说了一句:“煤气!”

两个人冲进来把门窗打开,这时看到床上躺着的羽东,房东狠毒地咒骂了一句,这房间以后怎么租出去。同事打电话报警后若有所思看了看羽东,拿起他枕头边还亮着的手机,随便乱点了一下。然后他说,他真的是自杀,他在自己的好友圈发了一封遗书。但是很奇怪,我用自己的手机看他的好友圈却看不到他这封遗书。年轻的房东已经准备出去门外打电话了,随口应了一句,他可能不想人来救他,设了仅自己可见吧。没有,上面根本就没有分组的标志。

站在同事身边的羽东盯着自己的手机,看到那张有四小林、茅选西、欧七蚂、银三寿卡通形象的配图,他瞬间明白发生了什么事。WeTalk认为这些KOL是敏感人物,虽然没有删除,却系统自动地把这封遗书设置为仅本人可见,其他好友都看不见。羽东悲痛地大喊了一句:马大鹏!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奇情小故事「三」:尼古丁星人袭地球

奇情小故事「一」:痰怪

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