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naaaaaaa

總覺得自己是個活在過去的人 不喜歡速食愛情 想要慢慢久久地去愛人 不喜歡追逐潮流 想要奇奇特特地去穿搭 不喜歡人際社交 想要獨獨自自地去生活 — — 盡力向前跑吧 總有一天會撞見美好。 — — 感謝每一個看見我的人 追蹤必回追

觀眾

2122/5/20

今天,是我開始寫日記的第一天。好新奇的感覺啊。就像和自己一同坐在一個空間裡,上方有一道開口,以便讓光線滴落在我們之間。我無法描述這個空間究竟有多大,也許只足夠我跟自己容身,也許沒有盡頭。我看透我自己深棕色的眼眸,他也看透我的軀殼,深深望進我的靈魂,我在他面前是赤裸的,是毫無保留的。

我問他

「你知道我今天發生了什麼嗎?」

她回答

「我就是你」

「也就是說,你知道對吧? 但是他不知道啊,那我還是繼續說了?」

她選擇忽視我的疑問,那就當作他同意了吧。

「我今天啊,因為是520嘛,路上形形色色的情侶們肆意的展現他們之間的愛情。他們像是專業的演員,正向世界出演名為《我與他》的劇。連我這個在小小文具店裡的人都不得不被他們渲染。我一直觀察著走進店裡的情人們,但為什麼他們不曾注意到我熾熱的目光?也許是太專注在彼此耀眼的愛意裡了。你說是這樣嗎?」

「我就是你」他又重複了一次那句話

「你是不是討厭我啊」

「我就是你」

他一再重複的話語令我感到厭煩,我只能繼續自言自語。

「一開始,我的目光平均的分散在每個顧客身上,直到一對情侶走了進來,但其實我不知道該怎麼去定義他們之間的關係。他們像是情侶,又像是主僕關係,其中一個男生總是命令另一個男生,但他並沒有反抗,反而是服從那個男生的命令,的確,我也不知道那該不該稱作“服從”。我從來就一直不善於這種脫離規則的定義。啊,我不是因為他們的染色體都是XY才不知道該如何定義的,你應該知道我要表達什麼吧?」

「…」

「你怎麼不說話了?」

無聲的回應

「好吧,那我就繼續說了。我先為這個問題設想好全部有可能發生的情況過後,就嘗試去詢問他們之間的關係時,我明明記得我有開口去問他們了,但他們只說「嘿!老闆!你的電風扇好像快壞掉了,它剛剛發出奇怪的聲音」我沒有立刻回覆他們的話,因為在我事前的預想中,並沒有出現這樣的情況,它讓我感到慌張。我思忖著,是不是我的問題太過尖銳了? 所以他們才不得不迴避這個問題? 我似乎在心理學上有看過相關的解釋。」

語畢,他還是不說話,但依舊看著我,不過,他的眼神似乎有些迷茫且呆滯。我靜靜的看著他,他靜靜的看著我,光靜靜的撒下來,空氣靜靜的流動,只有安靜瘋狂的嘶吼著。

「我有的時候啊,我會思考,如果我不是一個人類,那我會是什麼? 是一直蜥蜴嗎?還是一隻老鷹?鯨魚?蟎蟲?」我的聲音割開了寧靜。「我今天嘗試去問老闆這個問題,他看了看我,但只是皺了皺眉頭,沒有正面回答我的問題,他只說「看來,真的該換一換電風扇了」我是不是又問了一個令人不適的問題啊? 你說,如果是你,你會怎麼回答?」

「…」又是沉默我顯露出我的不快

「看來,你也厭倦我了,那,今天就先這樣吧。」

--<2022/5/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觀眾

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