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川

写字的不见得比卖小笼包的高明

拯救马特市物语|Matters有人在哭泣(一)

發布於


“你可以帮帮我吗,我快不行了。”打开Matters,看见通知旁的蓝点,我有些兴奋地点开,却是这样一条评论。

在matters写作一年了,创作了42篇作品,累计创作379827万字,但就像一粒沙被沙漠吞没,没什么反响。得到最多的单篇拍手是73个,因为我发了一张旅游打卡自拍,除此之外和其它平台一样,写的小说和杂文都无人问津,有时候我以为是系统出错了没发出去,刷新好几遍,才发现确实没人理我,所以这次看见评论,我的心激动得打颤。

坐在出租屋的小椅子上,我把从公司带回来的公众号推文加班写完,已经是十点多了。电脑屏幕在阴暗的房间散发刺眼的光,我被光击中般地盯着这条评论,却不知道怎么回。帮帮他?那谁来帮帮我呢,我可能一辈子也当不了作家了,妈的。

他的名字是一串意义不明的数字:68854788,像十年前的论坛不知名网友,我给他取了个名字,六哥,不知道他会不会喜欢,matters的陌生人。打开他的主页,只有两篇文章,新疆椒麻鸡怎么做,matters2019年度问卷。2020年他没发贴,但从两个帖子能看出来,厨艺不错,而且19年的生活似乎也很充实,说遇见了自己爱的人。

生活里随处可见的好人,这样的人需要什么帮助呢?与其说是关心,不如讲是好奇,我回复了他。

“不知道你遇见了什么困难,大概我也帮不上什么忙。但如果有我能做的,你就发邮件联系我吧,邮箱是171729208@qq.com

发完,我又刷新了一遍网页,没人给我拍手。我觉得有些寂寞,出了房间来到客厅,听见隔壁的小情侣在做爱,叫的很大声,台词是我爱你,用点力。我用力揉了揉太阳穴,去他妈的合租房,快步走到阳台,点了一支烟,还没抽完,手机亮了,房东催我交房租,我在转账界面输入700块,系统提示余额不足。明天再说吧,我没回消息,抽完剩下的半支烟,回房睡了。


等我醒来时,人并不在床上。

眼前是一个从没见过的世界,近处有一座牌坊和一块石碑,石碑上面写着“马特市”。不会吧,马特市不是网站吗,我变成数据了?

顺着牌坊往里望,是看不到尽头的街道,两排有很多的房子,尖顶的、圆形的,公寓式的,有院子栅栏的,形态各异,几乎没一座相同。只有一个共同点,所有的建筑物都如水晶一般透明,由天蓝色的线条勾勒出形状,平面上泛着绿光,上头还漂浮着一串串奇怪的数字,持续移动着,让人觉得永远不会停止。我往脚下看,同样是水晶的质感,却看不清地下都有什么,它也并不倒映我的样子,只能看见浓雾般的白茫茫一片,还有数字。

“欢迎来到马特市。”我还处在不知所措的恐惧里,突然传来一道声音,像卡了一口痰说出来的,肩膀感觉被触碰了一下。我条件反射地转过头去,却什么也没看见,只有远处世界的边界处,蓝色的线条勾勒出一道墙,外面是一片空白。这个世界像一个空虚的盒子。

“我是大家最喜欢的@Matty 哦。”毫无感情的机械人声又传来了,肩膀被碰触,这次我没立刻回头,心里默念了三秒,要让对方反应不过来,突然转身,可除了写有“马特市”的石碑静静矗立,什么也没有。

Matty,马特市管理员?我隐约觉得自己好像遇见了什么了不得的事,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决定试探这个Matty一下。

“你是Matty吗,我才不喜欢你,马特市团队里我最喜欢的可是@映昕 啊”

“映昕?她有什么了不起,我才是马特市的万人迷。”机械人声第一次有了音调的起伏,我却摸不清声音的方向。

“映昕的头像可是放自拍的,而你只不过是个机器,根本不是人。”

“谁说我不是人,我比映昕可爱多了。”

“可爱就让我看看啊,干嘛躲躲藏藏。”

Matty沉默了几秒,我想得再加把劲。

“我猜你就算是人也长得不好看。”

“衰仔,今天就让你开开眼!”

眼前的石碑突然迸发出剧烈的光,蓝太阳似的,我闭上眼,感觉地面好像也在晃动,耳边响起玻璃破碎的声音,持续了十几秒,光与声音似乎消退了。

“睁开你的狗眼看看。”Matty催促我。

我慢慢睁开眼,迷迷糊糊看见了滑溜溜的一个小光头,完全没管现在奇怪的处境,忍不住“噗”地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

“没什么,觉得你太可爱了哈哈。”我仔细打量着Matty,发现他只有我肚子那么高,瘦瘦小小的像个火柴人,身体的材质和这个世界的房子一样,比身子还大的光头上飘动着数字。

“我知道你在笑什么,光头嘛,但是我要让你看看你自己。”

Matty用小手转了转圈,一面镜子出现在我面前,我看见了一个秃头男人,前额的头发已经掉光了,拼命把后脑勺的头发往前梳,才能遮住一部分裸露的头皮,可隐隐露出的白色秃块,却让这个脑袋显得更加欲盖弥彰。这不会是我吧?我挠了挠头,镜子里的人也跟着挠了挠头,好像确实没有头发的触感,只有光溜溜的头皮。我觉得有些滑稽,又有一种生命衰退的恐惧感。同时,我还是透明的晶体。

“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

“来到马特市的人都会变成自己内心的模样哦,看来你的心灵衰退得厉害啊。”

“可为什么我又会来到马特市。”

“因为马特市有人在哭泣。”说到这,Matty收起了他的坏笑,有些凝重地发出了机械音。“你看那边,是不是有一团黑色的云。”他将手指向街道的尽头,那里有一座水晶山,山顶汇聚了一团乌云,黑乎乎的,缓慢地涌动着。这是整个世界唯一不是水晶体的东西。

“等黑云膨胀到一定程度,马特山就会崩塌,整个马特市也将不复存在。而你来到这里,就是阻止这件事的发生。”

毁灭就毁灭吧,反正也没人看我的小说,我心里想。

“得了吧,马特市那么多人,为啥非得我来,让我回家睡觉啦,谁愿意在这当秃头啊。”我挥了挥手,让Matty送我回家。

“你不拯救马特市,就会和马特市一起陪葬。”Matty用他的小眼睛盯着我。

“你是马特市的老大,放我走不就行了?再说这种话我可要打你一顿!”我有些害怕真成了陪葬,举起拳头,掩饰自己内心的恐惧。就在这时候,出现了一个陌生的声音。

“请问,这里是马特市吗?”

我和Matty顺着声音望去,有个扎马尾辫子的小女孩,和Matty差不多高,却皱着眉头,脸上有一股忧郁的气质,像是水泥加少了水,搅拌不动,凝固在那儿了。

“得,又来一个拯救世界的,这下可以放我回去了吧。”我心下松了一口气,露出笑容问她:“你在马特市的id是什么啊,没准咱们认识呢。”

“我想想,嗯,应该是,68854788?”


(未完待续)

7 人支持了作者

【Datters社區活動提案】馬特市愛情物語/在馬特市遇到愛

2020Matters年度问卷 | 不能停止地去爱

37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