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4 篇作品累積創作 5570 
黃湯姆

致台北市文化局

四日晚間,台北市文化局就下午會勘結果發布此篇文書,一夜沉澱,權以一己公民身份回應。在怪手輾壓之後,你們說里民拍攝的照片上,砌石跟紅磚看似零亂。當原建築材料已被灌漿「保護」,看不見了,貴局說沒有文資價值。

黃湯姆

你的名字

出生於一九三八年的林桑,描述從大稻埕來的大溝,穿過淡水線鐵路下方涵洞後,轉折往北,平行鐵軌走了一段,然後右拐接到眼前的水道。兒時所見與我們在戰時美軍航拍上所見流路同,我與年輕時嫁來雙連的林太太核對,無誤。

黃湯姆

一條百年水路的身世追索,與轉瞬間的水泥封埋

編按:二日晚間得知,下午中山北路二段84巷舊水路遺構已被灌漿。這條百年歷史的水道,始自最初的牛埔庄西側田野、流淌於大稻埕旁、轉折於淡水線鐵路、穿過改正後的宮前町街區、蜿蜒敕使街道東方最後水田的河,一日內快速為水泥封埋。

黃湯姆

在我的世界我已見過滿天星斗

吹哨陳芳明的掉隊。化驗謝海盟的血統。訕笑吳明益不靠行。舉報駱以軍投降通敵。確切發生的並非只有這些,這只是在社群媒體上我曾經發言過的幾件。而更多的時候,是駱以軍第二篇發文提到,那一大片遠比他弱小的、無力聲言的,發生在草原上的圍獵與活生生的啃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