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根巨

爱国,更要爱国人,爱民族,更要爱民

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心潮澎湃


患病就是受苦,但最痛苦的不是来自于身体上的折磨,而是由疾病引发的道德谴责,就像前不久成都的确诊患者赵女士所遭受的指责,“一晚上转四个场,活该,就知道乱跑”,赵女士可能想不通明明是新冠病毒的受害者,为什么大家会把她当新冠病毒?其实这只是人们获取控制感的一种方式,将感染病毒变成咎由自取,从而在心理上安慰自己“不作死就不会死”。这和新冠爆发时的舆论如出一辙,人们纷纷指责“武汉人吃野味,就知道乱跑”,但落在自己身上就说服不了自己了,骂赵女士混酒吧的手还没放下,一转头又骂国外,“你们凭什么指责我们中国人,我们也是新冠的受害者”。


什么人不会乱跑,什么人不会“作死”,最好的答案是死人。正常的经济生产活动需要活人参与,很多群众们可能自认为从不乱跑,可还是善意提醒一下,若是你成为了不知情的感染者,正常的工作生活算不算“乱跑”,决定权就不在你的手上。就像湖北黄冈24户居民购买冷冻肉,因为冷冻肉核酸检测阳性,每户居民都被罚款200元。居民们要知道冷冻肉有病毒,肯定不会去买,但处罚还是他们。幸亏居民们核酸检测是阴性,否则傻逼们太忙了,发明“武汉人乱跑”之后,又要发明“黄冈人乱买”,埋怨“武汉人吃野味”之后,又要责怪“黄冈人吃冷冻肉”。


群众斗群众的现象,并不是完全出自于群众。24户居民第一天交完罚款,核酸检测也是阴性,当事人在微博上发帖说“第二天把我们接触了有毒病菌的肉这个消息公布到我孩子的幼儿园、我的单位,最后搞到学校打电话过来,村里的人见了我们像见了鬼一样,我和我老婆是同一个单位的,单位打电话叫我夫妻俩写辞职报告,这对我们的伤害多大!”,这就是当事人的不对了,辞退你的是单位,村里人不待见你,怎么能怪黄冈市呢?你发的帖子没被删,还能好好的活着,就一点都不知道感恩吗?黄冈市也已经出了通报,撤销了处罚,你还不去送个锦旗将功赎过,就写“病毒无情,人间有爱”,“纵做鬼,也幸福”。


刚去翻了翻胡锡进的微博,他还在美国的自然灾害殚精竭虑,可能没时间关注你们,那我就替老胡说两句,“最近黄冈市出现沾染病毒的冷冻肉,一些居民因为购买而被处罚,老胡也看了这个新闻,知道大家对处罚结果发出了一些抱怨,这是群众们朴素的感受。但是老胡忍不住说几句,基层管理难度很大,方方面面考虑的比较多,这主要是黄冈市没有做好有效的沟通,要让管理者照顾到每个人的情绪显然是不可能的。应当承认,这些年来管理水平是在逐渐改善的,这些问题的出现不应该扩大化到整体上,尤其不能忽视相关人员坚持不懈的努力。全世界的社会秩序和政治格局正在重塑,个别极端的声音不会占据主流,我相信成熟理性的爱国群众们还是多数......”


黄冈市居民购买的冷冻肉来自于社区团购,巧合的是,近日媒体也在批评社区团购,不提监管,不提法律风险,而是斥诸资本崇高的道德水平,人民日报发表《社区团购争议背后,是对互联网巨头科技创新的更多期待》一文,里面说“别只惦记着几捆白菜、几斤水果的流量,科技创新的星辰大海、未来的无限可能性,其实更令人心潮澎湃。”这话没错,我也建议茅台不要只惦记着几斤白酒的市值,地方zf也不要只盯着几块土地财政,难道科技创新的星辰大海就不能让你们心潮澎湃吗?


事实上,我很赞同人民日报的部分观点,与普通的企业相比,互联网巨头显得更有实力去做科技创新,但是科技创新不是喊喊口号撸撸袖子就能完成的,它跟一个国家配套环境密切相关,而这些环境都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创造出来的。它依赖于透明的商业规则、健康的投资环境,而不是“木兰”、“红芯”之流,大手一挥就可以骗到十几亿。它更依赖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对知识分子的尊重,而不是一边呼吁着大国工匠精神,一边给着他们不符合市场规律的待遇。


在这样一个发财靠拆迁房,保值靠买房,教育靠学区房的环境下,警告巨头们要进行科技创新,是不是更应该去问问,他们为什么没有科技创新的动力。文章中说“中国14亿人口、4亿中等收入群体构成了超大规模消费市场,这不仅为商业模式创新提供了沃土,更为科技创新提供了得天独厚的条件。超大规模市场,可以为科技创新产品提供广阔销路,从而摊薄科技创新的成本”,但在实际上,14亿人的市场听起来很大,6亿人月收入不足1000元,但真正有能力去消费科技创新成果的人并不多,就好像有些人动不动面对国外发出正义的怒吼,“你惹我们14亿人不高兴了”,纯粹是胡扯,大部分人都在忙于生计没那闲心,剩下的相当一部分压根就不生气,你吓唬谁呢?


社区团购的风险是通过资本补贴以价格优势渠道优势进入市场,挤出散户,从而形成垄断,几斤白菜、几斤水果本就是资本该惦记的东西,它需要的是监管而不是禁止。何况,要真正的支撑起科技创新产品的市场,需要改善分配方式,财富分配不是让上海人去过纽约人的日子,而是让贵州的贫困山村也能吃得上干净水果,甚至只是一顿营养的午餐。


为了说明分配的重要性,我引用一个经济学家曾经举过的例子,有一位A先生他挖金矿赚了100块,他可以有两个选择。第一个选择:他给他10个矿工每个人1块钱,10×1=10块,他还剩下90块揣在口袋里,因此他很富裕。第二个选择:给每一个矿工5块钱,5×10=50块,他只剩下50块。


我们先来看第二个选择:矿工花了1块钱仅够温饱之外,他还剩下四块钱,而这个4块钱他又会拿出其中1块钱去买手机,……A先生突然发现,他多了一个投资的机会,他还可以拿出30块钱作为资本做手机。为了做手机,他还得聘10个研发工程师,这些研发工程师可能就去买汽车、电脑,产业升级、科技创新建立在稳步提高的消费水平上。


如果是第一个选择,10个矿工每个人只拿到1块钱,金矿挖完以后矿工立刻失业。A先生不得已又从口袋里再拿出40块钱来建条高速公路。然后这10个矿工又就业了,当建筑工人,那么高速公路一旦建完,矿工又失业了。A先生发现他既无法做手机,也无法做汽车,因为老百姓大多太贫穷。这就带来了“投资环境恶化”。而且你建好的高速公路几乎没有车在上面跑,就带来了“产能过剩”。


你猜,哪种选择更有利于科技创新?


如果不是后浪,就不要总是澎湃。一边把问题甩给群众,处罚买肉的居民,鼓励着“群众相见,分外眼红”;一边把问题甩给社区团购的资本,鼓励着群众对资本的仇恨。当然,在这样一个贱货横行的时代,我们更要坚持追求那些可贵的事物。可贵的东西一直不断的被重新定义,今天可以说“比起几斤白菜,科技创新的新辰大海更让人心潮澎湃”,明天同样可以说“比起科技创新,水果和蔬菜的深耕细作更让人心潮澎湃”。澎湃太多对心脏不好,注意身体。​​​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