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5 篇作品累積創作 9945 
张根巨

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心潮澎湃

患病就是受苦,但最痛苦的不是来自于身体上的折磨,而是由疾病引发的道德谴责,就像前不久成都的确诊患者赵女士所遭受的指责,“一晚上转四个场,活该,就知道乱跑”,赵女士可能想不通明明是新冠病毒的受害者,为什么大家会把她当新冠病毒?其实这只是人们获取控制感的一种方式,将感染病毒变成咎由...

张根巨

苟晶都撒谎了,你们竟然还在关心俄罗斯辱华

我原以为经常说“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的人一定很有骨气,因为这话出自西汉名将陈汤的上书,原话是“宜悬头槀蛮夷邸街间,以示万里。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意为要把砍下的头悬挂在蛮夷居住的槀街,让他们知道,敢于侵犯强大汉帝国的人,即使再遥远,我们也一定会杀掉他们。

张根巨

看到坏人都在谈底线,我们能不能就别比烂了

总有一些人批评我说, 社会这么美好,你凭什么不满意。我总觉得这些人底线存在问题,一个社会美不美好,跟一个人好看不好看一样,总是需要一个可接受的底线。公职人员认真工作,人们守法纳税,并不能证明这个社会就是美好的,而只是说明这个社会是正常的。

张根巨

我一眼就看出你不够正能量

我总是颇为自豪和别人说,我们中国的文化最重视教育。在与其他民族的对比中尤其明显,当墨西哥人的后代还在贫民窟游荡的时候,华人的小孩总是靠着父母对教育的重视实现了阶级跨越。周星驰的电影《长江七号》里,即便住在垃圾堆满是蟑螂的小屋子,却仍然要让女儿上最好的学校。

张根巨

一边嘲笑别人活着,一边凑凑合合活着

沉默了好久,为什么呢?因为要躲过敏感期,我能说的话不需要我说,我想说的话不让我说,就比如TW的韩国瑜被罢免的消息,在中文互联网的大多数讨论永远停留在个人能力上,它们还是用嘲笑的口吻调侃台湾的政客德不配位,背后则是一以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