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la

来自边疆地区的年轻人

一个新人来报到 | Hey,田野里疏落火光下的大家,你们好

Hey,你们好,我正在写一个很紧张的自我介绍。因为获得了星球赋予的创作权限,我一直在想,如果迟迟不说话,会感到非常不好意思,于是我来了,写了一篇战战兢兢的自我介绍。很奇怪,在安全的地方反而感到有点害羞了,露出了柔软的小肚子在这里满地打滚,但就是面对递过来的那朵小小的玫瑰花时,感到惊异与无措,但我想我非常愿意非常渴望做出同样温柔的回应。谢谢小星球拥抱我,谢谢给我开启创作权限的可爱的人。我感觉到了自己被包裹在这层棉花里,伸手一碰就能连接到这里的大家,还有远方的一切一切,都和我有关。

我特别害怕陷入自己的沼泽,看到一朵玫瑰就仅仅是只看到我的这朵玫瑰。因为即便是一朵花,我们只看到的那朵花,她也长在这个地球上,我们也许可以看一下地球是什么样,不仅仅是看到花身上有多少颗刺。

而关于标题呢,其实是因为一句话,让我感到特别地贴切,如果用来做与各位见面的唯一一句话,我会这样讲:我必须努力重新会合,必须争取和田野里那些疏落火光下的某些人取得联系。而你们,正是这样的人,在闪着光,我循着一切可能的踪迹而来。

我几乎可以想象到圣埃克絮佩里第一次夜航时的场景:

“在这茫茫的夜海之中,每一处灯光都显示出一种心灵的奇迹。在这户人家,人们在看书,思索,推心置腹地交谈。在另一户人家,人们可能在努力探究宇宙的秘密,在辛劳地计算北半球上空的仙女星座上的旋涡星云。在那一处灯光下,人们正在恋爱。田野上远远近近闪耀着这些需要添薪加油的火光,包括那些最隐秘的,诗人的火光、教师的火光、木匠的火光。然而,在这些闪耀的灯光中,好多窗户都是关闭的,好多灯火熄灭了,好多人们入睡了。

必须努力重新会合,必须争取和田野里那些疏落火光下的某些人取得联系。”

这也是我在这个小星球的第一次“夜航”,穿过了漆黑的夜晚,俯瞰平原上寥落的灯火像星光一样在闪烁。

说了这么久,我还是没告诉大家我是什么样的人。其实你问我年纪的时候,我都会告诉你——十七岁,并且是个疯子。这句话你肯定在哪儿听过,我很喜欢,擅自用了。我叫Lola,一开始注册的时候使用的名字,最想使用的名字。我在用户配对的文章下面留言自我介绍的时候,我说我是来自端点星的洛拉。端点星是离银河中心最远的行星,是阿西莫夫小说中的虚构行星。另外,“Terminus 端点星计划,是在 GitHub 开放平台搭建的一个站点,以去中心化的方式备份微信、微博等平台被删文章。”这是我曾经寻找被删除的真相的地方,我最初来自这里。洛拉是我最喜欢的一个名字,我笔下有很多洛拉女孩,我赋予——不,是她们自己长出来的勇敢、锋利的牙齿和爪子。

由无数的女孩引路,我走进了自己的核心,我无比认同我身上女性的部分,我也在时刻思量着身为女孩究竟意味着什么。而在现实生活中,我的女孩们也是美丽又聪明。我以前还讲过,我就像是那种外星派来地球的人类观察者,我最喜欢观察的人类女性就是我母亲。现在我觉得我喜欢观察的是人类女性,尤其是那种散发未被规训的气质的女孩,我喜欢观察她们。迷人的女孩远不止一种,这件事我比你更清楚噢。她们光是存在着,就构成了我性格中温柔的部分。

而我最初的观察对象,一个特别的人类女性,就是我的母亲:

我每天都跟她讲危言耸听的社会故事,把那些稀奇古怪的小概率事件统统讲成发生在我身边的事。我们讨论两性关系、谈大学生yp、患HIV的几率、qj、乱l等社会道德崩塌的敏感话题,我妈就会开始跟我讲更多的东西,最初她输出自己单薄的价值观,但也能听得进我和她不同的观点,她讲述的很多故事,开始越来越多地呈现被更多元的价值影响的痕迹。

我会跟她讲我小时候穿裙子被女孩子骂婊子的事,我说这个词现在对于我来说是褒奖,她愧疚的心情才稍微平复。

我们讲起妹妹青春期体态不太好的问题,我说我们家的生理教育和性教育比较早,但还是没有最合适。很小的时候我也这样,我发育比较晚。你总觉得还早,还不需要跟我谈论,但实际上太晚了。四年级的时候我听见你和我的女孩们悄悄议论生理变化,你以为在我身上还没有发生,但我太敏感了,我那时候开始感到措手不及,可我不敢问你,因为那时你没有对我说,我觉得你不想被我知道,所以整个青春期我感到自卑失落,我不希望身体继续变化。

她在我旁边不发一语,再抬起头来,她愧疚得说不出话。

我很多时候都在告诉她,你足够好了,足够好了。她四十多岁了,还是在保持学习,可能她没有发现,我所描述的任何一种可能,她知道的或者她不知道的,她都在努力去理解。就像她第一次使用微信,从打字都容易出错,到现在已经比我正确率还高了,她甚至看得懂一些简单的英文单词和句子,我去国外交流的时候,英文邀请函她也能一点点找到信息。

我真的很喜欢我妈妈。

她知道我中学时代喜欢的第一个男孩子是同性恋,她鼓励我去支持他。她记得我上大学以前每一个追我的男孩子,她知道我每一段恋爱故事。

最后想要分享一个小的特质:我很怕冷,特别喜欢夏天。我怕冷的一个原因是我来自亚热带,没有对比强烈的昼夜温差和四季变化。第二个就是心理上的原因了,我觉得安徒生童话里最恐怖的就是森林里的小仙女了。冬天的时候,继母让艾丽斯穿着纸做的衣服去森林里摘草莓,让她在结冰的河里洗发霉的毛线团。

我写故事的时候,在仙境里的下雪天,人们可以穿夏天的衣服,在现实世界的冬天,女孩可以在木屋里穿无袖上衣弹吉他。

我二十岁了,不是十七岁噢,很高兴在这里遇见你们。我会把我想要传达的观点、想讲的故事,一点一点告诉你。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