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眼

抑中国数千年历史,流血之历史也。其人才,杀人之人才也。历睹古今已往之迹,惟乱世乃有英雄,而平世则无英雄。事势如是,至道咸末叶,而所谓英雄者,乃始磨刀霍霍……

说一点事情

共产党的组团模式是相当高明的。过去说后备干部,里面有赵家人,也有陪跑的普通人。团派,红二代,XX委员,红一代等等。我文章中经常提起的徐泽荣先生,坐过共产党的大牢,包括艾未未。还有韩复榘的后代,袁世凯的后代,戴笠的后代,张学良等等。很多人在大陆长大。他们在媒体上,叙述历史相当程度维护自己的父母辈。这就是徐泽荣对陈平说的“你我父亲都是军人,咱们怎么可能污蔑咱们这个军队,咱们的父亲吗”。在我们眼中,他们是在反共,在他们眼里。似乎是在反习,或者是其他的诉求。

心肠不狠,江湖不稳。我说个题外话。来此网站的目的是什么。不吐不快?还是想做点什么事情。经常听到启发民智的说法。民智像一层窗户纸,不捅破,不说透,就永远蒙在鼓里。骤然撕开包装,又有多少人会因此行动?我一开始的目的在反复摇摆。从说文章要转型,喊出来的同时,就说明我不是职业反共异议人士。很明显的转变。许多这样的信号,谶语。并不是要完全书面化,或者跟平台用户有代沟。可以想象,很少人精力用在网络,天长日久,都会保留下原始的冲动。如果我投入了一百万,一千万资金在传媒口。就像再建一个站。效果会怎样?用户规模和经济收入始终是有限的。大部分人,尤其是异议人士,你们也看到了,即使是在国外也是处于劣势地位。这不包括西方的绥靖,也有很多未点破的点。

我举了很多例子来说明,A市的谁谁谁是贪官,B市的谁谁谁是恶霸。这些情况,说是基层,高层也有。一定会经历血腥场面,一定会转变温和的想法。大陆人不在港台,这话是扯笑而已。就像我说过台湾有三十万陆配。三十万选票。众人数才2300万。抛去没有投票权,不关心政治的。再加上中共同路人。现实就摆在这,香港澳门才多少人?每天一千张大陆签证。大量这样的事实。这些东西,中组部懂不懂?都懂,就是他们下的一盘棋,从小带着狼奶培养接班人,是不达目的不择手段,誓不罢休。

所以五毛,网评员。他们的目的是什么?他们受怎样的任务。每个省市县都有网信办,都有共青团组织。在各级高校,学生会,包括基层组织,比如党群社区服务中心,比如街道办。都有开发的APP,接入的互联网“翻墙”信道。而且可以不计成本地到国外各级平台,包括留学生。都在玩这么一手。攻击性是非常强的。就像大家都在骂共产党,9千万党员,你能骂谁?我今天说几个干部名字,可能大家都不清楚。就像国民党经常指责陈菊腐败一样。不同人感受是不同的。尤其是政治,短期不见任何效果,长期你有没有这个决心?很多人幼稚,就幼稚在这里。不能强逼别人,逆反心理是很严重的。一个人在网上骂共产党是有风险的,但骂你异议人士是完全没风险的。异议人士作为一个统称,包括美国总统,蔡英文都是异议人士。没有什么色彩。色彩是自己加上的标签。我现在不想说这些东西,就像这些东西最后都流为信息垃圾。点开国外网站,中文网。万维,文学城,品葱,包括其他平台,哪怕是大纪元。都是一半政治信息,一半娱乐内容。甚至法轮功神韵舞蹈团就是从北京某舞蹈学校出来的。圈里圈外,话里话外。当你在这里,感觉是意见领袖,或者要做自媒体。首先选择的试错机会就很模糊。经不起多少折腾。从关注量到传播。再到资源聚合。不上心做不好。这一切都是隐性的。而五毛,网评员,中共同路人。不用去想方方面面。事实逻辑和理论逻辑出入是相当大的。数学上不能由错误证明推导出答案。小前提错,大前提怎么样也对不了。谁敢说一个人大代表的儿子跟一个农民工的儿子是一回事,能是一个阶级吗?五毛,网评员在国内,每天都有新理论。就像什么“入关学”。现在中国的年轻人思想复杂,是好事,也产生了很多奇怪的念头。社会在进步,尤其是西方政治也在进步。依比较政治学的理论。要择优而从之。中共要搞经济,要扩大自己实力,影响力,要江山永固,要洗脑。这里面的出发点,政权,治权皆有之。每天在讲国家大事,宏大的场面。现实中,手下工人哀叹流年不利,疫情肆虐。在南方揾食艰难……

如果继续分不清,很容易陷入困境中。地球离了谁都照样转。没了异议人士照样转,没了共产党员也照样转。没什么大不了的。可现在是现实生活,开弓没有回头箭。这种事情不能当成简单化的指责。没有资金,就没有扩大宣传的可能。不隐秘,敌在暗我在明。中共同路人玩到最后,可以继续到其他地方换个马甲。异议人士要怎样积累一点一滴的积累信任?更何况,大家时间都很宝贵,天天看此类信息,也审美疲劳了。在此平台,一面被视为是反动网站,一面又有商业规则。站着说话不腰疼,没有什么选择的余地了。推特能找到外围红二代李菲菲出任管理。人家压根不在乎什么中国政局。就像中国大量人也不在乎国外——生存都困难,那有功夫思考?夹在每个人身上的套子。消费,工作,消费,工作。循环往复。这样的信息,真不一定是我想要的。不仅仅是话说不出来。而是说出来了,没效果。等于一个人天旋地转,独角戏。

代议制最后还是要丢给其他人代替自己发言的。千言万语,都不济事。底层无力发言,上层不愿发言,中层不敢发言。当红二红三们已经开始搞政治活动。已经在掌握资源,汰换旧统治权术的时候。新的,表面上人畜无害的,更专业的洗脑模式来了。此路不通在马特市也快了。我不清楚此站点投资人怎么想的。希望归希望,现实归现实。

“爱国”人士

我不是意见本身,至多是继承了社会上的矛盾观点,意见集合体。现在意见变成了见异,异化了意见的本身涵盖。还真没什么招式使出来。温和派与激进派不一样,但中共看起来是一回事。中共和中共同路人不一样,但地球人都知道这是一回事。少做恶,多行善。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