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氏

沉舟侧畔千帆过……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

發布於

早在2017年,红旗文稿就有一篇《决不允许用西方“普世价值”消解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并指出 "西方“普世价值”推销本质上是意识形态征服战"。但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情有独钟,极力推崇。文章列举了“普世价值”的危害,但是缺乏根本证据。两种观点不存在谁解构谁的一说。而是其社会载体,政体,以及行政关系的区别。

此文链接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内容

首先是人民有信仰。这个信仰在中国,被广泛宣传为信仰马克思主义,信仰社会主义。这就违背了中共自己制定的法律。即 1982年12月4日全国人大五届五次会议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中,宗教信仰自由是公民的一项基本权利。宪法第36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任何国家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不得强制公民信仰宗教或者不信仰宗教,不得歧视信仰宗教的公民和不信仰宗教的公民。”“国家保护正常的宗教活动。” 2004年,中国政府颁布了《宗教事务条例》,以保障公民宗教信仰自由,维护宗教和睦与社会和谐,规范宗教事务管理。 从近些年来中共不断拆除教堂,逼迫和尚信仰共产党,甚至举行宣誓仪式。就可以看出,信仰实际上被操弄着。谈不上自由,红旗文稿的文章声称资产阶级有资产阶级的价值观,无产阶级有无产阶级的价值观,不存在什么绝对的自由、民主、人权。 以此文的观点为依据当今的社会政策在习近平上台以来,致力于“脱贫”运动,无产者在马克思主义观中被认为是出卖劳动力(体力劳动以及脑力劳动)来维持生活(获取生活资料)的社会阶层。但现阶段的政策显然是朝着致富的目标而去。这种阶级划分在现阶段社会分工之下,显然是不合适的,不准确的行为。

中宣部副部长、中央外宣办、国务院新闻办主任王晨在中国人权理论研讨会上的讲话:坚持从中国实际出发,坚持以人为本,将人民的生存权、发展权放在首位,以改革为动力,以发展为关键,以稳定为前提,以法治为保障,促进公民、政治权利与经济、社会、文化权利以及个人权利与集体权利的全面协调发展。特别是近年来,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将尊重和保障人权的原则庄严载入宪法、中国共产党党章和国家发展规划纲要,确立为治国理政的重要原则。 可见官方文章并不避讳“人权”这个话题。以普世价值的观点来看,保障人权,基本尊重他人的权力。是四海皆准的。不存在无产阶级的人权就要保护,资产阶级的人权就要剥夺这种说法。但共产党的宣传部门屡次自己打自己的脸,不断在变换着发言的内容,背后还是以政治因素来阻挠客观事实。

文章说:价值共识不等于西方“普世价值”。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没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价值。 同样的,普世价值是四海皆准的,西方的说法是一个较笼统的说法。就像马克思也是西方的学说一样。马克思的价值学说是马克思主义的基本价值观之一。马克思也说到 :“反对倾向的法律,即没有规定客观标准的法律,乃是恐怖主义的法律。凡是不以行为本身,而以当事人的思想方式作为主要标准的法律,无非是对非法行为的公开认可。可是,在某一机关自诩国家的理性和道德的独占者的社会中,在和人民根本对立因而认为自己那一套反国家的思想方式就是普通而标准的思想方式的政府中,执政党的龌龊的良心却捏造了一套追究倾向的法律,报复的法律,来处罚思想方式,其实这种思想方式只是政府官员的思想方式。怎样才能使这种法律付诸实施呢?这要通过一种比法律本身更令人痛恨的工具——侦探。如果一个专制国家想表现得忠诚,那它就会自取灭亡,每一点都会遭到同样的压制,并会显示出同样的反抗来。最高书报检查也要遭到检查” 可见马克思对于文化专制主义是深恶痛绝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和普世价值之间有许多相似之处。你不能说“自由,平等,公正”等内容是西方的专利,那么为什么中共笔杆子要区分开两样说法呢?

为人权奋斗即是为“解放”奋斗。无关东方西方。而不断祭出马克思主义的大旗,正是以意识形态对抗“普世价值”,而非以“普世价值”对抗意识形态。

红旗文稿歪理

历史不仅要横向比较,也要纵向比较。如同文章提到的“五一”劳动节,却是发源于西方的工运,而非苏联,或者红色中国。这种反思,难道不值得中共笔杆子思考吗?就像中共和苏联的选举,最后造成一党独大,集权,体制臃肿等弊端。 以西方比较政治学的涵盖理论:国家理论、政体及相关制度研究、国家与社会关系、国家与市场关系等问题领域。西方政治的演化和议会权力,公民权力也在不断发生变化。有大政府和小政府,支持高税收和低税收的争论。这与共产主义世界的各项路线斗争有异同点。相同的地方是不同意识形态都有改变的机制和机能。异同点是西方不会宣扬“摸着石头过河”,以及“社会主义是人类发展的终极阶段”。我们都知道八个民主党派在文革期间被收缴权力。而大量的“地,富,反,坏,右”以及他们的子女都享受不到政治权力。这种祸及妻儿,论出身的习惯。也是遇罗克《出身论》驳斥的对象。可见红色中国,中共玩驱逐异见人士,和株连的这套。而西方对于选举的金援,组织人团的资金规模限制都有很好的法律规定。西方的《反特斯拉》法案,和美国针对选举的各种法案都有体现。且西方政府的组织形式,党建规模和党组形式于中共有本质区别。柔性政党和刚性政党的区别。因此,在没有事实依据的情况之下,这种无端指责是歪曲事实。就像8964被严禁公开讨论。

文章还指出 :从那些接受或被迫接受西方“普世价值”国家的情况看,这些国家要么发展缓慢,要么四分五裂,要么社会动荡。 首先接受西方马克思主义的中国长期贫困,在所谓的“改革开放”之后开始经济腾飞,期间产生了诸如农民工,群体性事件等社会现象和问题。在2019年末的武汉肺炎流行期间,各国经济均受到打击,如李克强“六亿人月收入一千元”。可见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也无法解决经济问题,也无法解决大规模失业问题。更无法解决996等问题。这种与事实背道而驰的文章,忽略了经济的层面有经济的因素。有区域贸易,以及其他因素。并非仅仅依靠意识形态指导经济。就像意识形态无法指导中共开发出高规格芯片,无法指导制造业转型升级一样。而马克思主义在东欧,在俄罗斯,在东南亚均造成严重的危害和影响。以文章的观点,西方普世价值造成了大量伤害,这恰恰是在西方未接受普世价值时期的殖民政策。同样的,类似红色高棉的屠杀和中共统购统销政策制造的大饥荒,却从来不归咎于马克思主义和共产党的问题。如同西方国家的国体不同,有君主立宪,有共和制度,有独裁制度等等。把西方作为一个整体进行比较,是不恰当的行为。

邓小平还指出“不管黑猫白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西方主流国家在普世价值指导下经济成果有目共睹。如西德和东德的对比。发达国家较发展中国家经济规模增速低,是符合经济规律的。如果忽视了人口,市场,资源,以及贸易法律等规定,就容易让人误以为是意识形态在指导市场活动。

红旗文稿还指出:社会主义制度是作为资本主义制度的替代物而出现的,同资本主义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种联系也深刻地反映在价值观领域。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在吸收包括资本主义文明成果在内的一切文明成果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代表了人类进步的价值理想。这样,在“三个倡导”中,出现“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等字眼也就不难理解了。但是,社会主义又是作为资本主义的对立物出现的,必然同资本主义有本质区别。这就决定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在内涵上有着原则界限。 可见中共笔杆子宣传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作为意识形态宣传的重点,即站在“普世价值”的对立面。这种缝合是抄袭行为。如果自由,法制等是普世价值,且是唯一价值。那么就说明西方的普世价值有可取之处,这就是红旗文稿自相矛盾的地方。

邓志伟

邓先生文章指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中的“爱国,敬业”在基层的实际情况是惨不忍睹

一曰“兜风式”。连走马观花也不如,甚至连“跑”马观花也不如,而是坐在车子里兜一圈就算调查了。二曰“碰杯式”。“嘴里没有味,开个调查会。”下去跟基层干部频频碰杯,喝醉了就算調查了。三曰“取证式”。派人按照自己的臆想或者是根据上司的意图,下去捞点材抖,写进报告,证明自己或上司正确,就算調查了。 四曰“捧场式”或曰“探亲式”。喜欢到自己喜欢的基层去“调查”,说几句好话,捧捧场,抬高抬高亲信的身价,也算调查了。五曰“老爷式”。不把调查视为求知求教,毫无甘当小学生精神,指手划脚说一通,把不同意见骂一通,就算调查了。六曰“傀儡式”。挂个调查组长的名,实际上一切由秀才代劳,被秀才牵着鼻子走。七曰“蜻蜓式”。也想调查,但是,不敢见群众,不肯沉到底,“点”一下“水”就飞回去了。 八曰“候鸟式”。保命哲学,害怕艰苦,冬天往南“调”,夏天上北“查”。貌似调查,实为度假。九曰“广告式”。去了该去的地方,甚至是艰苦的地方,但是热衷于在那里留个影,录个像,上个熒屏,以示“作风深入”。十曰“横砲式”。调查的动机是为了打击别人,抬高自己, 只找对自己有利的材料,专听于对方不利的情况。凡此种种,不胜枚举。

而这种自上而下的权力特点,使得官员能监督老百姓,老百姓不能监督官员。行政上的漏洞,法律上的漏洞。既不会影响共产党的统治基础,也不会动摇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内容。为什么肯在意识形态上大肆宣传。却在行政管理上爱惜羽毛?

政治和外交的一个重要职能就是涉及分配标准,以决定各要素、各部门、各国家分得价值(或利益)多少,由于社会是经济、政治、文化的综合体,所以相应地剥削有着三种形式,即经济剥削、政治剥削或称权力剥削、文化剥削。政治剥削和文化剥削有着自身的运行方式和规律。无人测量权力、名誉劳动时数,权钱权色交易等效用价值。一切社会变迁和政治变革的终极原,不应当到有关时代的哲学中去寻找,而应当到有关时代的经济中去寻找。(马克思原话)判断:“‘离开哲学基础’,放弃哲学立场,转向实证科学的研究立场,是马克思主义创立的必要前提……马克思主义终结了哲学,而且这种终结是它本身产生的前提”已成定论,区分青年亦即哲学马克思vs.晚年亦即科学马克思,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但在中国,共产党夺取政权之后,它走的一条路叫做“高福利、高积累、高税收、低收入”,你创造出财富之后,绝大部份都是被共产党拿走了。共产党在夺取政权之后,它把所有的生产资料都收归国有,你想要种地,地是国家的,你想做工,工厂是国家的,共产党垄断了所有的生产资料,如果你要想去找一份工作,那么只能到它那个地方去找工作,就带给你一种错觉,好像是共产党给你一个工作一样,共产党在把你所有的钱都拿走,把你的所有生产资料都拿走,把其中一部分还给人民,这个时候有一种雪中送炭的感觉。唉哟,我如果再不工作的话,我们家里的人都饿死了,这时候共产党把这个工作给你。共产党如果不想给你的话,它可以随时把这些东西都拿走,就包括到今天,共产党如果不喜欢你的话,它可以把你的车开走,把你的工作停掉、银行帐户冻结,让你连活都活不下去。掐住你这个饭碗的时候,这个时候的话,人就会容易产生这样的错觉,就是它把你的东西拿走再还给你的时候,你觉得反而是它给你的。

西方倡导自由经济,也是西方普世价值的一环,就是讲政府对经济的干预要尽量的少,尽量的不要那么具体。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并无对经济层面的具体指导思想。因此,这种浓厚的意识形态论,才是价值观要表达的对象。因此,价值观在具体社会问题上往往跟宣传口号不符。

  • 当一个盲人被城管扔进河里,中国残联不发声;
  • 当一个临产孕妇被强行引产,中国妇联失了声;
  • 当富士康都连续二十几跳了,中国工会没了声;
  • 当幼儿们被拐卖后弄残乞讨,中国公安没看见;
  • 当中国人在国外被无辜枪杀, 中国政府没了影;
  • 当你摆个摊位做个小生意时,他们全都出现了。

中国是最自由的国家:政府可以自由地加税,国企可以自由地涨价,官员可以自由地胡说八道,法官可以自由地解释法律,警察可以自由地威胁他人,历史可以被自由地篡改,常识可以自由地被颠覆。——作家莫言

9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