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动活泼

声动活泼专注于「声音」这种表达方式和「商业」这个知识领域,围绕商业、科技、文化、时尚等话题,为新生代提供源源不断的思考养料。 📮 admin@sheng.fm

这家亦正亦邪的组织,如何一步步改变了时尚与美妆?

播客:反潮流俱乐部

疫情来袭,很多奢侈品公司市值下跌。有一家组织乘机增持了这些公司的股票,成为了它们的股东。其中包括 Burberry、Ralph Lauren 和 Guess 等我们耳熟能详的品牌。

这家组织就是「善待动物组织」PETA,全称是 People for the Ethical Treatment of Animals。他们试图用持股的方式,推动动物保护。

动物保护本无可厚非,这家组织也的确一点点改变了时尚和美妆行业。

但同时它也饱受争议,本期我们的讨论就和这个话题有关。


主播:徐涛,声动活泼创始人
嘉宾:BoF时装商业评论 编辑总监  Queennie Yang & 《周末画报》美容总监沈轶


这家亦正亦邪的组织,如何一步步改变了时尚与美妆?

*声动活泼专注于声音这种表达方式。如果可以,我们强烈推荐您收听音频,通过声音感受音效和对话氛围。

在 Apple Podcasts丨喜马拉雅丨Spotify丨网易云音乐丨蜻蜓FM 丨小宇宙APP丨微信公众号 等平台上搜索「反潮流俱乐部」即可订阅收听。


你将听到

1.#PETA 到底是一个什么组织?
2.#人类对动物有多残忍?
3.#为什么保护动物也能备受争议?
4.#人类如何与动物相处,也是个复杂问题


01 PETA 到底是什么组织?

声动活泼:疫情期间,PETA 做了什么举动引起了大家的关注?

Queenie:PETA 有一个「股东行动」。疫情期间,他们趁奢侈品股票下跌,抄底增持了大概二十多家奢侈品和时装企业的股份。其中包括 Gucci 母公司开云集团,Versace 的母公司 Capri Holdings,以及 Coach 母公司Tapestry集团、Burberry、Ralph Lauren 和 Guess 等。

声动活泼:他们是什么时候提出「股东运动」的? 

Queenie:应该是在 2016 年,他们正式宣布入股 LVMH 开始。

但实际上他们早就默默在二级市场上收购股份了,爱马仕、Prada,Farfetch 等 80 多家企业都被他们以这种方式打入了内部。

他们想通过这样的方式参与到这些公司的股东大会,在股东大会上展示他们的研究,试图说服或者逼迫这些品牌做出改变。

声动活泼:这听起来是一个蛮聪明的做法。这家公司其实历史并不算很长,但争议却一直有,我们说一下 PETA 的历史吧。

Queenie:PETA 成立于 1980 年,总部在美国弗吉尼亚州,他们主要的口号是「动物不是供我们食用、穿戴、实验、娱乐或以任何的方式进行虐待的」。

● 图片来源:Twitter@animals1

他们主要针对时尚行业的四个方面推动变革:

第一,反对工厂化的动物养殖。比如被利用为时尚产品原材料的安哥拉毛兔、马、羊还有鳄鱼等,PETA 希望品牌结束这种不道德的养殖。

第二,抵制在动物身上做化妆品以及日化产品的实验。

第三,消灭皮草贸易,促使各大品牌和零售商拒绝生产和销售皮草。 

第四,禁止动物娱乐。也就是马戏团、动物表演,不让动物在人类的压迫下进行表演。

● PETA 组织抗议游行|图片来源:PETA 官网

目前这家公司在全球大概有四百多个员工,据说有 650 万个会员。

PETA 的创始人是一位叫 Ingrid Newkirk 的美国女士,她本来是要当股票经纪人的,但有一次她把街上捡到的流浪猫送去收容所,发现收容所其实并没有好好照顾它,里面的环境也非常糟糕。她对这样的状况感到非常震惊,于是产生了做动物保护的想法。 

Ingrid Newkirk

让 PETA 名声大噪的是「银泉猴事件」。

1981 年,马里兰州有一个动物实验室,里面关了大概有 19 只猴子,这些猴子被用来做一些非常残酷、不人道的实验。Ingrid Newkirk 得知以后就潜入实验室,想去争夺这些实验猴子的监护权,并对此进行了曝光。

这个举措让美国军方第一次对这个动物实验室展开了调查,并且帮助这个组织迅速在大范围内打开了名气。

● 图片来源:PETA 官网
02 动物实验与背后的残忍

声动活泼:这个实验在历史上争议蛮大的。从研究者角度而言,他们感觉自己在做一个前沿性的实验,研究感觉神经被切断之后,这个器官到底还是不是这个身体的一部分。

在实验中,他们会把猴子的手部知觉神经或者脊椎神经全都给切断,这些猴子会认为这个手不是自己的,甚至去啃自己的手。我在看相关资料的时候真的感到非常不适。 

沈轶:在美容行业,动物测试也非常普遍,有些动物测试可能在一百年前就开始了。

比如最主要的一个是德莱塞测试(Draize Test),就是往兔子眼睛滴产品成分来检验这个产品是否对人眼有刺激或者毒害。

如果反应剧烈,实验的兔子可能会死亡。如果反应没那么强烈,等症状缓解之后,这些兔子会再次被利用。

● 德莱塞测试|图片来源:nzavs.org.nz

我很不能接受,我觉得很残忍,但是这个测试已经用了七十几年了。

还有一种用于化妆品和药品的测试,可能是用老鼠做实验,他们通过慢慢加大剂量来看导致动物死亡的过程需要多久,致死量是多大。

这个过程通常是非常痛苦且漫长的。这个方法也是在一百年前就有了,并且沿用至今,是毒性测试重要的一环。

孟子说过,「君子之于禽兽也,见其生,不忍见其死,闻其声,不忍食其肉」。有时候人真的不如动物。

声动活泼:目前这种用动物来做实验的测试有替代的方案吗?

沈轶:现在已经有替代方案了,在九十年代开始就有一些美容品牌拒绝进行动物测试。最重要的一个事件就是雅诗兰黛集团和露华浓倡导停止结果动物测试。 

声动活泼:这是他们主导的还是迫于压力?

 沈轶:是他们主导的,美国人在动物保护方面的意识比较超前。到 1998 年,英国也参与了这个行动,他们成为了一个禁止动物实验的国家。欧盟在2004 年才开始下令禁止动物测试,但当时只是部分限制,直到 2013 年才全面禁止。 

声动活泼:现在的替代方案是什么? 

沈轶:比较早的替代方案是使用整形拉皮手术剪下来的多余的皮肤,通过分离里面的人体细胞来制造皮肤的 3D 模型,有点像克隆,这个技术还可以制造出人体的眼睛,甚至是肺这种器官。

这种技术不仅可以研究正常的皮肤、有问题的皮肤,甚至是不同种族,不同肤色的皮肤,远远比动物测试要更先进,更有效。

随着科技的发展,欧莱雅集团在 2018 年推出了一个叫 HCE EIT(人角膜上皮刺激实验方案)的替代方案,就是将人体的角膜细胞在体外进行组织重建,用这个模型来替代动物测试。这个测试会更加精准。

其实很多品牌也做了一些激进的方法,比如LUSH(英国化妆品品牌)前两年推出了一个打击动物测试的奖项 LUSH PRIZE,扶持一些科学家的项目,2018 年的奖颁颁给了一位中国博士,他当时使用了非动物测试的方法来测试抗癌药物。

● 陈冠宇博士获奖|图片来源:LUSH PRIZE

这也算是国外品牌对中国在动物测试这方面的一个扶持。因为中国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强制要求进口化妆品进行动物测试的国家。


03 进口化妆品必须做动物测试?

声动活泼:只针对进口的化妆品吗?国产的化妆品也需要进行动物测试吗? 

沈轶:从 2014 年起,国产化妆品就没有强制要求进行动物测试了,但进口化妆品还是必须进行动物测试。 

进口化妆品进入中国,需要报批成分,因为很多成分不在中国的 CFDA(中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上,那就必须通过动物测试证明它的安全有效性。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很多不接受动物测试的进口化妆品都没有进入中国。

Queenie:一些不接受动物测试但又想要中国的市场的品牌有一种比较「曲线救国」的方式,就是通过保税区和跨境电商进行贩售,自己不设中国的实体店。


04 保护动物为何也会备受争议?

声动活泼:回到PETA,他们保护动物这些诉求是非常合理的,但为什么大家会觉得这是个激进的组织呢?

Queenie:从 1993 年开始,PETA 就在做一些非常吸引眼球的举措。

当时他们在巴黎 Vogue 杂志办公室门口抗议,穿着血淋淋的兔子戏服,打扮得特别可怕。

● PETA 在 Vogue 门口抗议|图片来源:PETA 官网

1994 年,他们一群人直接冲到 Clavin Klein 的办公室,用红色的像血一样的喷漆在他们前台喷涂标语,比如「杀死动物」,「皮草会造成伤害」,然后在那边静坐示威。

这个活动起到了一定的效果,几天之后,这个品牌就宣布停用皮草了。 

之后他们就经常出现在时装周。美国版 Vogue 主编 Anna Wintour 是一个很喜欢穿皮草的人,PETA 的人就会在她去看秀的路上往她身上砸蛋糕。

● 图片来源:theglobeandmail.com

2005 年,他们发起了一个很有名的「宁愿裸体也不穿皮草」广告,请了一系列的名人拍裸照进行抗议,这还算是比较有趣的一个行为 。

● 图片来源:dazeddigital.com

但比较过分的是他们做了一个后缀域名为 SSS 的软色情网站,把他们的理念及诉求植入到了情色内容里。

他们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让人们理解到 PETA 想做些什么。但他们把虐待动物跟虐待女性的那种情绪联系在了一起,于是导致了很多女权主义者对此进行了抨击。

还有一个比较受争议的行为,他们拍摄了一些场面非常血腥的纪录片,比如有一个安哥拉兔在中国受到非人道宰杀取毛的短片。

但这些令人不适的纪录片也非常有效,导致 CK、ZARA、优衣库等很多品牌都宣布不再用安哥拉兔毛了。

PETA 的举动也会碰壁。

当年他们发行了一个叫做「因为要做成爱马仕和 Prada 包包而被杀死的驼鸟」的短片,也是呈现了驼鸟直接被扒皮的血腥镜头。

但爱马仕却认为他们品牌使用的一些珍稀皮革养殖场都是符合规范、符合伦理的,于是强烈要求在股东大会上直接跟 PETA 的人对峙。

让 PETA 最有争议的是,他们为了耸人听闻的效果会进行一些摆拍,甚至故意去残杀动物来制造一个短片,很多人都没有办法接受。 

声动活泼:PETA 第一次引起你们注意的过激行为是什么? 

Queenie:我之前去时装周的时候真的看到了 PETA,他们在地上撒了一滩红色的颜料,穿着动物的戏服躺在里面,非常惊悚。

● PETA 在伦敦时装周

但那次是伦敦时装周,彼时伦敦时装周已经是拒绝任何皮草了,不仅走秀的品牌是不含皮草制品的,同时要求来宾媒体都不要穿着佩戴皮草或珍稀皮革。而 PETA 还是去攻击这些组织和品牌,这让我有一些困惑。

沈轶:我原先有做过关于 PETA 的报道,发现他们有一个项目是列出了所有的注册品牌,区别这些品牌是「零残忍」的,还是「纯素」的,还是两者兼得。

所谓「零残忍」是指不做动物测试,「纯素」是指不含任何的动物成分。

声动活泼:所以 PETA 受到争议并不是因为保护动物这个目标,而是他做的这些营销行为?

Queenie:他们的方式比较残忍,可能也存在双标的行为,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纯粹出于动物的利益出发。 

但我们确实也能够看到 PETA 带来的一些改变,除了我们刚才提到的例子,现在有很多品牌,包括 Gucci、Prada、Burberry 都禁止使用皮草了,香奈尔停止使用珍稀皮革,还有 Net-A-Porter 等零售商也做出了相应的举措,不买那些使用皮草制成品的品牌的货。

沈轶:其实有时候很多革命性的行为是需要一些过激反应的,否则不足以引起那么多人的重视。

PETA 达到现在的效果花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如果不采取过激的反应可能需要花更久的时间。

● Ingrid Newkirk 的抗议表演|图片来源:PETA 官网
05 光靠 PETA 的力量远远不够

声动活泼:为什么 PETA 一开始没有用入股的方式,而是采用过激的运动?

Queenie:刚刚起步时期,他们不一定有这么多的资金,而且那时候动物保护的意识并没有现在年轻一代那么强烈,最重要的就是唤起人们对动物保护、环境保护的认知,所以他们会采取一些比较激烈的行为。

近几年,大家对于动物保护和道德的观念越来越强了,他们也有更多资金可以转变方式,通过入股进入时尚业内部,推动这个潮流。 

从我的角度考虑,真正促使品牌去大胆变革不仅仅是 PETA 这样的组织能够做到的。

他们虽然起到了推动作用,但是让品牌做出改变的只有两件事,第一件是品牌担心失去消费者,第二件是他们找到替代的材料,在收益上有利可图。 

我感觉美妆消费者以及美妆公司好像比时尚行业更加开明,更加进步。

沈轶:其实在美妆领域也有害怕失去消费者这一原因。之前报导称 2019 年为素食之年,全世界有四分之一的 00 后是素食主义者,为了迎合这部分消费者的需求,美妆领域也在做出改变。 

素食主义在相当一部分的程度上推进了消费者开始关注成分。

在社交网络上有很多「成分党」,他们非常在意自己往脸上抹了些什么东西,这种氛围会影响到大家慢慢放弃动物成分的产品。


06 如何与动物相处,是个复杂难题

声动活泼:我们知道为什么不能用野生动物的皮革,但 PETA 是要禁止用羊绒或者安哥拉兔毛,这是因为取毛的时候会引起动物的疼痛还是出于其他原因?

Queenie:取羊毛的时候会把羊压住绑在一起,然后剃毛,如果在取羊绒的时候没有注意方法,可能会刮破羊的皮肤,造成皮肤感染,从而对羊造成伤害。

PETA 最生气的一点在于,牧民为了得到更好的羊毛,会故意通过配种或者杂交培养出一种皮肤有很多褶皱的羊,它们的产毛量非常高。

但产毛量高意味着羊的整个身体会更重,而且夏天会很闷,导致中暑。这种羊的褶皱部分会聚集尿液,吸引苍蝇来产卵,那牧民甚至会把它们臀部的肉直接切割下来,这就很有可能造成伤口感染。

● PETA 的抗议活动|图片来源于网络

PETA 提出完全禁止羊毛兔毛的理念只是谈判中的顶级目标。在这过程中可能会让更多供应商了解到如何减低对动物的伤害,把取毛的过程合理化。

完全取缔羊毛可能有一点困难,因为这是一个很大的产业链,会导致很多人失业。

另外,目前替代的材料几乎都是化工制品,没有办法完全生物降解。怎样在动物保护和环境保护中取得平衡,找到合适的替代品也是要考虑的问题。

行业里最早做环保仿皮草的先锋设计师是披头士乐队成员 Paul McCartney 的女儿 Stella McCartney,他们家从小就吃素,所以她一直对环保、素食以及动物保护有着非常强的信念。

除了自己不使用皮草,她还去跟大厂商共同研究皮草替代品,发现了一种完全可被生物降解的以植物为基底培育的新材料,这可能是未来行业转变的一个新方向。

沈轶:禁用羊毛不仅仅是因为会伤害到羊,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我们要尊重其他物种。

人类跟动物同样是生活在这个地球上的生物,本就应相安无事,各活各的。哪怕对羊没有一点点伤害,我们也不应该去利用它,因为这是他的毛,凭什么我们要用它的东西呢?

● 图片来源:Dairy Herd Management

声动活泼:最主要的还是在替代品这一方面。人类从穴居人一直进化到现在,不断在利用动物,吃这些动物的肉,畜养它们,同时野生动物也越来越少,的确造成了很大的生态问题。

沈轶:在美容行业,有些品牌也在做一些别的举措,他们的材料取之于动物,同时会做一些项目用之于动物。

比如娇兰有一个系列用到了黑蜂的蜂蜜,他们就推出了黑蜂项目,在使用蜂蜜的同时也会保护这个物种。

因为黑蜂的死亡率很高,于是娇兰在法国合作建立了一个优质的生态环境来养殖纯种的黑蜂,让这个基因得到有效的保护与传承。

Queenie:人类还是要谦虚,承认自己并不是地球的主宰者。另外就是要多一点信心,相信凭靠科技的进步,我们能够摆脱对其它生物的剥削和依赖。

现在我们还是能看到一些令人欣喜的转变,是从上游最根源的地方做出了改变。

比如阿迪达斯、开云集团以及 CK 的母公司,他们都会为建立或支持孵化器提供资金支持,去研究一些非传统的原材料替代品,其中很重要的原则就是生物可降解,不伤害动物。

声动活泼:这可能是科学才能解决的问题了。作为消费者,我们在消费的时候可以多关注这方面,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能够尽量减少一些痛苦。

沈轶:未来往「零残忍」这个方向发展可能需要一个很长的进程。❑ 声动活泼ShengFM


*Staff

剪辑 Luke|运营 Akida|本文编辑 ZZISHAN @吴羽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