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read about the good, the beautiful, the self and love. * Somebody loves us all. /Elizabeth Bishop

爱的困惑

友:我最近遇到一个人,我不能确定他是否对我有意思……

我:那你说说你们都一块做了什么。

友:我们一块去看了《狮子王》,也去湖上划了船,我还邀请他到我家里吃了一次杂酱面,不过基本都是他的提议。他还有很多提议我还没同意。不过他最近每天都会到我们实验室来吃午饭。其实他和我们实验室没有业务联系,但现在天天都能在我们这里看到他的影子,好像他是我们实验室的似的。


我:其实,这些也可能发生在朋友之间嘛。

友:对,我也这样想来着。但莫名其妙我和他的联系就突然增多了,让我有些困惑。现在年轻人都这么交友的么?


我:我和他们也有代沟(笑)。你刚才说的都是最近发生的事?

友:对呀,最近三周。之前我和他基本没说过话,只是点头之交。


我:嗯……有些蹊跷。

友:对吧,而且我和他一块出去吃饭,他还主动给我挡门。


我:这只是基本的礼貌吧,不要过度解读。

友:我也想尽力保持冷静客观,但是我发现自己越想越糊涂,越觉得他莫名其妙。


我:但是,莫名其妙的同时还有一种难以名状的吸引力。(笑)

友:还是你了解我。一遇到这种事,我整个大脑就像解题一样扎进去,我都分不清楚我痴迷的是痴迷本身,还是他这个人。


我:他在短短的三周内约你做了这么多事,你有哪一次是被迫答应,但其实满心不愿意么?

友:没有。这说明什么呢?


我:说明你们俩都乐意和对方呆在一起。除了行动,他在言语间有什么特别的暗示么?

友:目前没有……他从来没有明确表露过心迹。其实我和他连好朋友都算不上,如果他真的表白了,我会觉得非常尴尬吧。


我:假如明天你听说他给另一个人表白了,你会作何感想?会失落么?

友:你这么一问,我倒是真的会感到一次遗憾,仿佛错失了原本属于自己的机会似的。你说这多么矛盾!我居然已经在暗自畅想他给我表白的情景了。


我:这种矛盾有个更好听的名字,叫做“暧昧”(笑)。

友:这么说来,我还是可能接受他的表白的,虽然目前的情感基础还到不了那个份上。话说回来,我还挺喜欢现在这个状态的,彼此都在互相观察和试探,似乎每一个细节都有了新的含义。


我:正是如此。他有什么细节给你留下印象么?

友:最近有个事,我确实有点想不明白。我邀请他到我家来吃杂酱面,他看见我客厅摆了好些兰花草,居然对我说,“这些兰花真好,你借我一盆,我帮你养吧!”当时我就觉得很莫名其妙,哪有第一次到人家里就张口要东西的,况且我新买的花盆还不便宜……


我:抱歉我打断你一下,人帮你养兰花,你居然还在心疼花盆?你是觉得这句话很冒犯人么?

友:也不是觉得冒犯,就纯粹没见过这样的要求。我们俩关系这么好,你也没有问我要兰花养呀。


我:这句话确实非常“不日常”。他喜欢兰花,完全可以问你在哪里买的,自己也买个。但他没有这么说。他说的话看似云淡风轻,其实很讲究。首先,他没有问你“要”兰花,说明他并不是想占有兰花,他的意图在别处;他只是说“借”,所以不会显得太唐突,毕竟将来是要还的。其次,你的兰花一旦借给他,就变了所属格。经过他的照料,那株兰花既不是他的,也不单纯是你的,而成了你们的。

友:我们的?此话怎讲。


我:我们已经说过,借字已经表明他的心迹,他的意图不是占有兰花,而是创造和你共同照料兰花的新的历史。我猜想,将来他一定为以兰花为由和你建立更多的对话。

友:真的!他把花拿回去第二天,就给我发了一张兰花照片,说兰花一切安好,让我放心。当时我觉得这人真是啰嗦。


我:对啊,一夜之隔,兰花能有多少变化呢!他之所以啰里八嗦地跟你汇报花的情况,其实是变相向你汇报他对你的关注和在乎。

友:那也太费周章了吧。


我:在你眼里是大费周章,是因为你站在理性人的立场,每一分付出都期待有相应的回报,针对回报,你才会进一步投入。但如果一个人深陷爱里,那么理性就是她最大的敌人,她的所有铺张投入,所有入不敷出都是心甘情愿,因为理性的计算早已抛诸脑后了。

友:我现在举棋不定的心态是否说明我还没有深陷爱里?


我:好像是的,纯粹的爱是全身心地投入,没有一丝保留。你要是感到迟疑了,困惑了,就说明你对他的 attachment 还没有强大到使你的奉献成为一种必然。你还没有把自己完全交出去,没有孤注一掷和他融为“你们”的勇气。

友:那我该怎么办?


我:留意他,观察他,解读他。你要把他想象成正在做一件非常慎重的事,他像一个小说家字斟句酌一样揣摩自己的言行和态度,以确保它们能够尽可能准确地表达他内心的悸动,表达他是一个怎样的人。所以你就不能随意地掠过任何的细节,你需要把它们放置在更大的框架内思考,通过语境来确认它的意义。这种 attentiveness 是爱的自然发祥。

友:那他会感受到么?

我:会的。我们测试一个电筒的亮度,不是看它的光本身,而是看被光照射的物体。类似的,要确认自己的爱是否足够,我们必定会关注爱的对象的样子。

2 篇關聯作品
13
13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