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6 篇作品累積創作 6428 

人生難得的體驗 | 2018年北海道大地震

那朵薔薇

回想那兩天,真的是人生中難得能夠鍛鍊心理素質的時候。

和相機的流浪故事 #1 大沼國定公園

那朵薔薇

位於北海道南方的大沼國定公園,是我到目前為止最喜歡的散步地點,也是我和相機最常去的流浪地點。大沼公園是由好幾個小島組成的,因為位在北海道,即使是夏天天氣不會太熱、蚊蟲也不多,是從台灣來的旅行團體的必經之地。夏天的大沼公園。遠方的山是駒ヶ岳。

他問我,你為什麼不道歉?

那朵薔薇

一朝被蛇咬,一輩子都會怕草繩。當年我十二歲,應該要是無憂無慮的年紀。但從某一天開始,我的好朋友們就不和我說話了。朋友曾經是我的全世界,我馬上就發現他們的異樣。然後我開始從其他人口中聽到她們評論我的話。「做作。」 「那麼多人喜歡了不起喔?」 「反正她拿了獎學金也是去買漫畫。

日本租屋就是在灑錢

那朵薔薇

我在日本三年,搬過一次家。第一個家是剛來日本時公司幫忙租的,費用也是公司出。公司租的是大名鼎鼎的「Leopalace」,在日外國人之間非常有名的公寓公司,他們主打便宜、沒有複雜的初期費用、還附家具可以一卡皮箱入住。對,在日本租房子,基本上租的都是空屋,裡面是沒有任何家具的。

第二篇才是新人打卡好像不太對

那朵薔薇

偶然發現這個創作者的天堂,我一直以來都是在自己的臉書上寫一些生活瑣事和工作發生的事情,後來想找部落格把自己的文字集合起來,也想把小時候愛寫小說的自己找回來。然後我就發現這裡了。開篇寫起了最近很想抒發的事情後才發現有新人打卡,本來在那篇tag了新人打卡但覺得不太對,我根本沒有介紹到...

窗外透進來的那道陽光

那朵薔薇

來北海道工作三年,上一次回台灣是去年一月,剛好是疫情爆發前。因為工作性質會面對到很多外國旅客,一開始我和台灣同事們草木皆兵,在日本人都還認為服務業不該戴口罩面對客人的時候,我們不管周圍同事的眼光戴上口罩。疫情在日本爆發後,講著外文的亞洲面孔好像變成一種生來就帶著的原罪,即便他們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