捲氏俗女

這裡放的都是一時衝動下寫下的文字。請追蹤 #奇幻學術旅程。

原來是愛|一個擦身而過的多元家庭

Hollókő, Hungary

追匈牙利的世界文化遺產小鎮,早上8:30就得從布達佩斯巴士站搭公車,接近開車時間,一個看起來像是韓裔的中年媽媽叨叨絮絮的上車,後面跟著一個很顯然在美國長大的亞裔年輕人和一個有歲數的歐洲人,兩人一起坐在中年媽媽後面,媽媽說了很多關心的話語(英文),都沒得到回應,很明顯這兩個男子對於一大清早的老媽子式的碎碎念都不耐煩。

一上車我就睡覺了,偶然張開眼睛,會瞄到這個歐洲人帶著寵溺的眼神看著年輕男孩,而且是一種情人之間的愛(根本是自己幻想的吧妳),於是我在半夢半醒之間想著:「哇!所以是這媽媽陪兒子和兒子的男友出來旅行嗎?」尤其後來當這名歐洲男子自我介紹說他們住在舊金山時,我更有一種「噢!原來如此」的感覺。

下車之後,歐洲男子和媽媽之間有了一段小爭吵,一種很像夫妻之間的爭吵,於是我心裡又默默想著,「啊,原來車上的眼神是對兒子的寵愛」。

小鎮雖小,但走著走著這家人就莫名走散了,中年媽媽要我如果見著「my boys」時,幫忙轉告她會在哪等他們。我在幾個路口之後還真遇著了這對父子檔,自然而然地對那個歐洲男子說:「你的老婆在找你。」

兩名男子錯愕至極,最後爆笑出聲,年輕男孩說:「她是我媽」。歐洲男子則開始消遣我,說我亂點鴛鴦。我尷尬地不知如何是好,為自己剛剛的大聲嚷嚷和胡亂猜測而懊惱。

原來母子和歐洲男人只是偶然在異地相遇的同鄉,一起走一程嗎?而我卻自以為是的一下以為人家是情侶,一下以為人家是父子。但要說他鄉偶遇也不甚合理,因為這歐洲男子一直在對媽媽翻白眼,而且毫不留情地跟她吵架,在她兒子前面批評她,跟一般的爸爸很像啊,可不是?

等公車時真相大白:年輕男孩和我聊著聊著,忽然感嘆地說,他爸爸生前一直想來匈牙利旅行,因為爸爸的男友原籍匈牙利。

年輕男孩看我一臉困惑,又進一步解釋自己爸媽的婚姻,是早期韓裔移民的相親結婚,後來爸爸出櫃了,父母也離婚了,不過自己從小和這位叔叔很好,這次是為了紀念爸爸,決定大家組一團一起來匈牙利看看。

疑?原來年輕男孩口中的叔叔就是這位歐洲男子,原來歐洲男子和中年媽媽之間的吵架更多是一種前後情人之間無謂的記憶較勁,原來歐洲男子看著年輕男子不是父親對孩子的寵愛也不是愛人之間的情愛,而是一種對逝去戀人的緬懷。


掐指一算,也差不多是台北、多倫多或柏林同志大遊行的日子,今年因為疫情的關係,大概率都不會辦了,剛好FB跳出這個幾年前在匈牙利的日記,所幸用它來參加社區活動。

不過,老實說我不太同意性少數這三個字,根據柏林的一項統計,柏林居民裡約莫25%是同志,我想其它地方也差不多,中間還不算可能是不自知的,又或者是雙性戀而剛好和異性相戀的,這數目老實說並不是「少數」。當然,所謂少數只是個相對概念,用來理解社會多數人不能理解的人事物罷了。

(忘了這段要表達什麼,就先這樣吧。)


1 人支持了作者

社区活动提案 | 我认识的一位性少数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