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杠杠

自由而无用的社畜狗🐶一名

未命名

斗胆和胡锡进总编抬一下杠


今天看到胡编在微博上发了个推文,对昨天的“发S人”事件做了下点评。本杠读后,不敢苟同。既然叫“杠杠”,就斗胆和胡编抬一下杠。


我总结了一下胡编推文的四个主要观点(可能有遗漏,但我们挑主要的说):

“今天网上出现‘发哨人’被删文章各种语言和文字、符号版的帖子。我觉得这不是什么大事,就是表达不满情绪的一种‘网上行为艺术’”。

 “这种不满情绪由来已久,他们总要通过一些契机和形势释放出来。其实在社交媒体时代,形成这种瞬间的集中释放是比较容易出现的,因为几乎没有什么成本,如此而已”。

 “老胡还是主张多沟通。另外,体制的相关设计要给社会必然存在的一些不满情绪留出必要的释放出口和空间”。

 “中国互联网上只要是形成了集中意见的,大多都会在后来的政策中体现出来。有时候一些言论被删掉了,但是它们实际产生的政策性反思和影响并没有删掉”。

以上四条,本杠认为分别有着“本末倒置”、“瞒天过海”、“贼喊抓贼”和“避重就轻”的嫌疑。暗杠不是本事,要发到公号里明着杠一下。


观点一、“本末倒置”

原文:

“今天网上出现‘发哨人’被删文章各种语言和文字、符号版的帖子。我觉得这不是什么大事,就是表达不满情绪的一种‘网上行为艺术’”。

在这里我想问问胡编,各种形式的语言和文字、符号版的帖子,是怎么来的?还不是404被逼的!如果没人丧心病狂地删原文,大家直接分享原文不就完了?

各种形式和语言、文字、符号版的帖子不是某个艺术家所导演行为艺术,而是万千网民在面对强大的网络封锁的时候,不得以所采取的,共同突破网络封锁的主动行为。在这里,万千网民所要表达的共情分三层:一、AF主任所讲述的一线医护人员的苦楚和努力,打动着每一个读者;二、网民们踊跃转载,是对这篇报道里未点名的几个涉事人责任的一种追诉,更是所有疫情受害者对所有失职的公职人员的责任的追诉;三、丧心病狂的404是对稍有良知的网民以上两种共情的侮辱,是至事实于不顾所采取的粗暴手段,犯了众怒。

可是,面对前所未有的404的围追堵截,阵地战打不赢不怎么办?只好采取行为艺术的方式。地道战、地雷战、麻雀战……是怎么来的?还不是被日本侵略者和反动派逼的?把网络接龙说成行为艺术,是一种刻意为之的本末倒置。不过说到这里我们要感谢胡编,终于把网络封锁和网民表达之间的对立做了挑明,不再遮遮掩掩地去说什么xx自由的屁话。


观点二、“瞒天过海”

原文:

这种不满情绪由来已久,他们总要通过一些契机和形势释放出来。其实在社交媒体时代,形成这种瞬间的集中释放是比较容易出现的,因为几乎没有什么成本,如此而已”。

这一条是典型的“瞒天过海”,把这次网络接龙描述成一种来自网络暴民的、低成本的情绪宣泄。言下之意是全国10亿网民在家里闲着没事做,天天生闷气,然后在网上找个渠道发泄发泄。也不知道这个“由来已久”是怎么来的。是国外反动势力的阴谋还是某些大V挑拨?恐怕没那么简单。

网民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也是爱憎分明的。本杠每天刷抖音、微博,看到类似“不是岁月静好,总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的内容,总会默默点赞;在B站看《那年那兔》,播到我军战斗机为志愿军战士灵柩归国保驾护航的时候,也要写个“泪目”的弹幕。看到真善美,就会点赞,看到假恶丑,就会骂街,这是人之常情。所以,我很想追问一下老胡,这个“由来已久的情绪”从何说起?到底是什么丑事让网民的情绪“由来已久”,又是什么手段,迫使网民的情绪不得不借助“发哨人”和网络接力这个契机释放出来?

在这里,本杠告诉您,答案就在您另一条推文里的原文,在此抄录如下:

“ ‘哨子’之痛之所以在中国人这里就是挥之不去,是因为它的背后有着人们的两大疑问,一是对“舆论管控过严”的长期抱怨,二是对一些地方警察执法有些随意,可能损害个人权利的担忧,包括憎恶官僚主义。”“问题出在很多地方和部门在事情涉及到自己的时候,本位主义立刻冲到了前头,这个时候他们为了工作方便,或者为了某个官员个人的利益,就会用权力压舆论,要求宣传部门和媒体“配合”他们的工作,并且偷换概念,把舆论支持党对国家的领导异化成对他们具体地方和部门工作的无缝支持,甚至帮他们掩盖问题,避祸消灾”。(胡锡进,2020年3月12日,凤凰网(大风号):《为什么很多人还是紧紧盯着“哨子”的问题呢》,http://news.ifeng.com/c/7umdrEpreBk

您看,道理都懂嘛!

另外,这种所谓的“集中释放的成本很低”,本杠也不敢苟同。当然,比起信访、行政复议、行政诉讼,“行为艺术”对个人的成本可能低一些,但是我们来算另外一笔账:本杠刚参加工作时工资不高,小时工资大概20块钱,勉强充个代表,阅读和转发一篇推文大概要2分钟,那就要花价值六毛七的工时,假设至少1000万人看了这个帖子,那就是价值670万的工时。这还不算众多高精尖人事把原文翻译成英法德日语、甲骨文金文大篆小篆、火星体和克林贡语所耗费的工时。相信他们工时单价比刚参加工作的本杠更高。也就是说宣泄一次,就要浪费不低于670万元的GDP。现在经济下行,消费乏力。有这个时间,大家给国家建设做点贡献,搞点生产赚点钱喝酒他不香吗?非要整点事让大家憋一肚子火来搞

“行为艺术”,和现阶段主要矛盾很不符合。如果这个是成本低,那什么是成本高?是404和“能”、“明白了”还是别的什么?


观点三、“贼喊捉贼”

   原文:

“老胡还是主张多沟通。另外,体制的相关设计要给社会必然存在的一些不满情绪留出必要的释放出口和空间”。

这一条是典型的“贼喊捉贼”。按照老胡的话反推,网民们搞网络接龙反而是不沟通的表现了?

截至2020年3月13日,本杠开号1个月零7天(这一个月还是2月),发布推文十六篇,其中涉及公共事务的十四篇,其中九篇被404,阵亡率高达64%,超过1938年国民党部队在正面战场的阵亡率。作为一个四有青年,本杠在推文中经常引用老一辈革命家语录、爱国文学家和爱国诗人的作品。可他们删我推文的时候,也没和我沟通啊!同样道理,他们删《发S人》一文的时候,也没听说谁是和404小组做了开诚布公的交流,互相取得了谅解并删除了原文。我们和米国人打毛衣战也不是这样的态度吧?不沟通反而是网民的错了,这只怕是典型的贼喊捉贼的逻辑。

观点四、“避重就轻”

原文:

“中国互联网上只要是形成了集中意见的,大多都会在后来的政策中体现出来。有时候一些言论被删掉了,但是它们实际产生的政策性反思和影响并没有删掉”。

这一条是最可耻的。这一条隐含的意思无非是:“你们说啦,他们就改啦”,和“即便把你们说的都删啦,他们也改啦”。胡编这么说,完全是避重就轻,无视为了这种改变所付出的代价。

中国媒体推动制度转型第一案“孙志刚”案,发生于2003年的广州,他因未携带本地居留证明被收容,后在被收容人员活活打死。案发时,本人恰恰居住在广州,此事后来掀起巨大的舆论波澜,终于致使当时的《收容遣送条例》被废除。条例是被废除了,可人已经死了。今年的疫情之中,我的丫丫师姐和人日的朋友一道,在网络上收集了40000多条求助信息,转至有关部门,其中有多少人得到了救助,不得而知,希望尽多。40000条信息,就是40000条人命、40000个家庭啊!中国的老百姓勤劳、朴实,舆论求助往往是在正常渠道得不到解决时、不得以而为之的最后的途径。在这个时候,事实已经造成了、损失已经无法挽回了!真正迫使事情得到解决的是舆论吗?不是!而是老百姓用鲜血和生命所付出的代价!胡编的解读,完全是避重就轻,对老百姓已经付出的代价“视而不见”啊。

结语:自媒体时代,不要404要辟谣和行动

新媒体时代,中心化的媒体已经无法垄断事实真相的话语权。不及时的、遮遮掩掩的解释只会进一步加剧媒体和受众之间的不信任,进一步造成不满情绪的滋生和蔓延。我再举个典型的反例:2020年3月12日,湖北应城市发生聚集事件,市民视角和官方视角分别如下:

市民视角
官方视角

这个就是典型的避重就轻。首先,先给当事人程某扣一个“以爱心菜的名义,私自贩卖蔬菜”的帽子,然后再说“小区恢复正常”,意思是没大事。可是,老百姓真正关心的话题是什么呢?一、程某搞来的蔬菜是不是比社区和物业搞来的便宜,质量好;二、社区、物业和超市有没有搞猫腻,卖天价菜。这两个事情搞清楚,再来讨论程某的罪名,是不是更合理一些?这种处理办法,只怕与消除误会、增进信任无益。 与此同时,疫情之中,我在一线见到许多干部连日值守,十分辛苦。武汉市的有关领导也安排专人,在网上收集求助信息,尽可能地解决。我身边有多人得到了政府还算及时的救助。对此,本杠心怀感激,很想向相关领导诚挚地道一声“谢谢”。相比404和扣帽子,这样的做法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2020年3月13日

吹号人、发哨人和吹哨人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