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Cheng

孤獨的觀察者

我們台灣人也有自己的伏拉夫了!

發布於


首先,請我們一起來看下面這部影片:


其實兩年前我就想寫這個題目了。當我在youtube浪費人生時,看到我的首頁推薦上,有外國人在台灣的youtuber做的一些Vlog,還有一些比較能擊中 民族自卑痛點的主題影片,比如:X國人最喜歡哪種台灣零食/小吃/飲料,X國人看XX歌星的reaction。

當然啦,要我一棒子打死說“這些YouTuber都是圖謀不軌,就是想靠著民族自卑的財富密碼來大賺特賺”肯定也太片面了。不難看出還是有某些YouTuber只是真的想知道 “當地人”怎麼看這件事。雖然我覺得靠這種方式,也很難做到“交流”,就事論事來說,這個媒介、這種形式,用“表演”這個詞來描述“reaction”應該算是客觀了。



我覺得剛剛給大家看的這部影片,其實可以用傳播學、社會學的知識來解構。經過這些理論的解構,你就可以更理解:為什麼華語區民眾喜歡看這類影片?我們在被什麼所打動?

首先,我需要大家回到這個Video本身來看看:

你發現了什麼特別之處嗎?

如果你足夠敏感,你就會發現:在長達2分53秒的這段影片、在這段名為“外國朋友都想跟你說 謝謝🇹🇼”的這部影片裡,並沒有出現非裔外國人,亦或是任何來自第三世界國家的“外國人”。(P.S. 倒是在外交場合中,台灣為數不多的來自第三世界的邦交國 官方感謝了台灣哈哈 有點諷刺)

在這部影片裡,你看得到 美國人、法國人、日本人等等,你看得到白皮膚,看得到黃皮膚,就是看不到黑皮膚。

這是為什麼?

當然,也有人會說:這部影片的製作者,是聯合其他活躍在youtube的“在台外國人YouTuber”一起製作的,所以並不是製作者有意避開非裔YouTuber,是本來非裔在台YouTuber就很少見,所以問題並非出在本影片製作者身上。

那麼我要繼續第二個問題了:為什麼在台非裔YouTuber很少見?

其實這也是一個偽命題了,台灣實際上有幾個比較活躍的非裔YouTuber,比如:杜力Dooley、台灣尋奇(其實這是多個外國人共同建立的,不僅有非裔創作者)、好機車(&壞機車)

如果你之前統統沒有見到,但你卻看過其他白皮膚的在台創作者,那就很能說明問題了。

對啊,所以這些非裔YouTuber在台灣啊,為什麼就沒有被參加進“感謝台灣”的影片製作當中呢?為什麼平常在我的首頁推薦上沒有辦看到這些創作者呢?為什麼這些創作者的follower普遍都比白皮膚創作者少呢?真的是因為創作內容不夠精良嗎?

我並不這麼認為。



西方凝視

談到民族自卑心,永遠繞不過去的話題就是“西方凝視”(后殖民注视)。

怎麼簡單地概括西方凝視?就是尋求西方世界的價值觀認同。就是被殖民主義審視,本質上有一種“尋求認同”的意思在,也有的人會更極端地將這種行為認為是“討好”。

舉個比較粗暴的例子:為什麼奢侈品牌大部分來自歐洲?當你想到油畫你會想到什麼作品?為什麼當代女性化妝喜歡深邃的眼睛、高挺鼻樑、白皙的膚色?

當然,我並不是說,以上的問題根源都源於西方凝視,我只是想表達,這些都與西方凝視或多或少的有關。

所以你當然看不到非裔外國人,或者第三世界的外國人,或者在台人數最多的外國人族群——印尼人了,他們不是我們的殖民者啊!我們不需要獲得他們的認同啊!

所以,我們受到全世界文化氛圍的影響,受到後殖民主義的影響,我們或多或少的本能地希望“殖民者”認可我們的作為,認可“他者”,而這個我們也是一種集體主義的表達。不是嗎?

再回頭看看,這部影片創作者的說辭:你們很棒!

或許我太過敏感,我感覺很肉麻,很像我幼兒時期做對了一道題,爸爸媽媽鼓勵我:你很棒!

事實上,台灣做的防疫相關的努力,並不是為了獲得他國的認可。恰恰是為了保護全體台灣人民的健康。不可否認的,台灣的CDC做得非常到位,但這需要來自外來者的認可嗎?

當然,當我們研究的客體成為“台灣”時,問題也會開始複雜起來——當台灣在國際舞臺上需要一定聲量的時候,台灣人肯定會更需要在國際上的聲援。

所以,這部影片能夠引發那麼多人的自我感動,並不完全是出於西方凝視,而是在國際上需要被“看見”的需求。

台灣人民通過欣賞這部影片,獲得國際人士的認可,從而來肯定“台灣人”能被世界看到的這種需求。本質上,還是跟對岸、跟台灣在國際舞臺的弱勢有一定的關係。

當然,我並不認為這就可以讓在台外國人合理地掌握財富密碼。這是需求,但這也是偽需求,做好自己的事就好,西方凝視本能地讓我感到噁心和肉麻。



當我們談論“外國人”,你會想到什麼?

當我們談論“外國人”,你會想到什麼?金髮碧眼?美國還是日本?

說實在話,當我們談論外國人的時候,最親切的國家應該是印尼,或者越南。因為他們才是在台灣數量最為龐大的外國人。值得一提的是,印尼人占居台外僑總人口的33.1%,而在YouTuber上受歡迎的美國人僅有1.2%。

我不禁要問,在你的潛意識裡,“外國人”這個詞,有他們的一席之地嗎?

我非常好奇的是,作為數量最為龐大的外國人群體,台灣人對印尼人、越南人、又有什麼印象呢?他們有建立YouTuber頻道嗎?他們也感謝了台灣卻沒有被聽到嗎?


再說說非裔外國人這件事。

其實台灣人和非裔外國人的互動很早就開始了:維大力的廣告。

維大力廣告


在影片裡,非裔外國人穿著民族服飾,先學著說了兩遍“維大力”,接著詢問台灣演員“it is good to drink?”。台灣演員友好地介紹了非裔外國人這款飲料。非裔外國人嘗過以後表示很喜歡。

細細品味這個廣告,再回頭看今天我們探討的那部影片。然後,仔細思考一下,在這兩部影片中,台灣人所處的位置(勢能)。

Youtube影片裡,外國人對台灣人表示認可,可以看做是從上而下的“俯視”。可能是我自己太敏感,我怎麼看怎麼沒看出“平視”的味道。

然後,在維大力的廣告裡,是台灣人對非裔外國人的俯視——“我向你介紹這款你沒試過的好喝的”(汽水),當然我覺得這個廣告還是可以看做是“平視”的,畢竟一般人介紹新東西也是這個流程。但很奇怪的是,為什麼要請一個穿著民族服裝的非遺演員來出演這個角色,而不是選白皮膚的外國人、或是日本人呢?嗯…這個設置,我覺得挺耐人尋味的,但如果我以此猜測創作者企圖,不免又被人認為是牽強附會了,就不展開了。



華語區需要伏拉夫嗎?

看這個標題大家可能會有點傻眼——伏拉夫是誰?

伏拉夫


伏拉夫是大陸的一個俄羅斯網紅,天天說中國老牛逼了。而且甚至比台灣人的外國網紅做得更猛,他說的是“我們中國太牛逼了!”,台灣的外國網紅還在說“你們台灣太棒了!”,可能要再等一段時間才會到這個階段吧?

中國大陸因為短視頻平臺的興起,湧現了不少外國人網紅,這些外國網紅躥紅地方式其實很簡單:誇中國好。

聽起來非常簡單粗暴,但事實就是大家還真吃這一套…但是話說回來,那些到中國演日本鬼子的日本人好像也是抓住了同樣的民族心理,或者說抗日劇也是同一個道理,只是那還是自己自慰,現在是找了個充氣娃娃自慰,還有點互動了。

這一套外國人誇中國的走紅方式因為太常見了,已經被不少中國線民識破,並笑稱這些歪國人掌握了“財富密碼”(即:誇中國)。

現在這一套也在台灣上演了,只是沒有那麼簡單粗暴,反而是比較符合台灣風土人情地、慢慢地誇,比如:外國人吃台灣零食,覺得好好吃之類的。

對了,我還看過一個外國人邀請另一個外國人說說台灣和中國城市的對比感受。最後結論也是能猜得到的,畢竟牆內也看不到youtube。

中國在可預見的未來內需要各種伏拉夫的,有的伏拉夫在抖音快手,有的伏拉夫在環球時報的新聞裡(諸如引援某某政客 支援中國的言論)。

台灣也是,因為中國的存在,台灣的伏拉夫也會越來越多,這種電視節目也蠻多的。每天新聞都能看到,好像台灣人特別熱衷看到外國人誇、感謝台灣的新聞,我真是受不了…

什麼時候大家才能真的站起來呢?

尋求認同本質還是自卑,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自知”——才是真正的自信。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47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