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ndiver

怀疑太过肯定的答案。

他说,去看看别人的宇宙

上周五和一个卡大的博士 & LGBT+ activist聊天,他说每个人都以为自己的宇宙最重要,但当你发现了别人的宇宙,你就知道了你故事的语境(context), 你也就没有那么孤独了。我坐在他对面,感觉自己灵魂的琴弦被那么拨动了一下。

他来自巴基斯坦,一个会石刑LGBT+ 的国家。他在漫长的青春期里都不能和别人聊起自己的身份。来到英国读zoology后,他是班上唯一的亚洲面孔,本地同学的那些局他也进不去。兜兜晃晃三年后,他发现自己身边一个朋友都没有。读研后,他终于鼓起勇气下了Grindr,也开始和少数族裔(BAME)的community接触。现在,他是卡大的研究员,以难民身份居留在英国。他帮助很多LGBT+难民在法庭上作证,他们中有人亲眼看见自己的伴侣在尼日利亚的街头被极端分子烧死,有人为了支持弟妹去做了性工作者。他深知自己是幸运的,所以他选择站出来去帮助那些在泥沼中挣扎的人。

结束采访后,他把我送到街上,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说:“下次我们meeting希望能见到你。”我说:“我一定来。”

那天下雨,阴冷潮湿。天空是那种铅灰色的。我脑海中一闪而过“想留在这边”的念头。因为他提及的宇宙,因为那个拥抱,我感觉自己不那么像个异乡过客了。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