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4 篇作品累積創作 28661 
Randiver

成功是个偶然事件,矫情是个必然事件

来到广州一个月了,然而马上也要走了,短时间内可能不会再来了。一个月前,因为一家杂志社虚无缥缈的实习邀请,我在两天之内做了南下的决定,买了贼贵的机票,看我妈的眼睛哭红了一圈又一圈。我那时候在北京面了一个月的媒体,全部止步于面试。到了八月底,我日益觉得自己像是个发霉发烂的粗大垃圾,恬...

11
Randiver

《伦敦生活》:谁也没比谁的姿态更好看

菲比的生命里不缺男人:喜欢恐龙玩具的洁癖前男友,外表精致得像意大利雕塑的纯种混蛋,应付各种尴尬局的龅牙男士,能让人一夜高潮九次的黑人律师,还有所有人的终极性幻想——一个爱飙脏话的性感神父。

14
Randiver

女性主义的本质,是对人性的关怀

《我的天才女友》剧照 Credit:积木屋新闻网最近,随机波动(之前是“剩余价值”)的播客聊了聊韩国的“N号房事件”,以及它背后映射的男性凝视和女性物化。有趣的是,这期节目请到了一位男性女权主义者——青年学者林平。

Randiver

他说,去看看别人的宇宙

上周五和一个卡大的博士 & LGBT+ activist聊天,他说每个人都以为自己的宇宙最重要,但当你发现了别人的宇宙,你就知道了你故事的语境(context), 你也就没有那么孤独了。我坐在他对面,感觉自己灵魂的琴弦被那么拨动了一下。

Randiver

那张让我泣不成声的照片

我没有想到我会在周五的workshop上当着十多人的面大哭。那天的workshop,老师让每个人带一张对自己很重要的照片或一个物品,我准备了一张妈妈抱着我的照片。那是2000年2月4日,我快四岁的时候。

35
Randiver

Matters上两岸浓稠的误解,化的开吗?

来到Matters将近三个月了。刚来的时候,香港的游行愈发白热化,在这里看到了不少讨论两岸政治的帖子。之后沸沸扬扬的台湾大选,以及现在令人恐慌的武汉疫情,所有的公共议题都会在这里上升为政治辩论,到最后就是意识形态的角力了。

Randiver

我与叉烧

*叉烧是我很好的朋友。我俩认识两年了。这篇文章是写给他的,希望他每一年都更快活一点。和他在爱丁堡12月,在格拉斯哥醉醺醺的大街上,我第二次见到了叉烧。他穿撞色外套,宽牛仔裤,戴一顶绒线帽子,比我第一次见他瘦很多。

Randiver

不该让那些不算数的日子轻易过去呀

*起初想写的东西很丧,但我觉得自己写了太多太丧的东西。其实生活没那么悲情,很多问题也不一定是问题。这篇就纯当是给自己打打气吧。有一个朋友说我动不动就低气压,我也不知道自己咋就成了这样。这一年过得是没有以前开心,大概是快活的瞬间太容易消逝,不顺心的日子又太难消磨。

Randiver

写在2020之前

2019年只剩下不到十天,分享一件在年初想不到今年會發生的一件事?這件事對你個人生活帶來什麼樣的改變?没有想到自己会被抑郁情绪抓住。我虽然生性悲观,碰到小坎会情绪低落,但好在都安全挺过去了。但今年这场自我怀疑来得尤其猛烈。我很多时候感觉自己的手脚被捆住,只剩一个人形躯壳,身体里的细胞如同肥皂泡泡般一个个挤破。

Randiver

谈感性力量

外国新闻报道(Foreign News Reporting)的第一堂理论课上,一张充满未来感的PPT封面被投在白墙上,上面写着:2023年,你在做什么?我的老师在北京机场拍下这张照片,用后期技术呈现了一种有点可怕的未来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