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8 篇作品累積創作 21894 
Kafkaesque

新聞焦慮與無力感:對近期事件的一些感想(負能量預警)

前幾天在CU的樹洞(一個匿名“吐槽平台”,類似各種secrets專頁)看到一條評論:最近總是“政治性抑鬱”,都不敢看新聞了。我苦笑兩聲,說不出話。最近幾個星期的新聞,尤其是香港新聞,確實已經令我不想再評論,連看都不想再看了。

Kafkaesque

永居、排外、本土及其他

2月27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司法部於其網站上公佈了《外國人永久居留管理條例》的初稿,並將進行為期一個月的公示。出人意料地,此條例引起了極大爭議,民間輿論幾乎一邊倒地反對,規模之大在近幾年都是罕見的。反對者的一個共識是,該條例漏洞很多,極易被人“鑽空子”以騙取永居權。

Kafkaesque

中大人的品质 ——回应《中大学生十问学校管理层》

近日,闻有多位校内同学、师长,联名向校长段崇智发出“十问”公开信,就前日“中大围城”之事,质疑校方监管失责、约束不力,要求校方严厉惩处参与相关活动之所谓“暴徒”。细阅其文,虽引经据典、辞藻华丽,颇有舌战群儒之势,然其逻辑之谬误亦不能不引人注目。

1
Kafkaesque

戰地記事

現在已經是14日的凌晨四點,我卻絲毫沒有睡意。這四天的經歷太過魔幻,心情難以言說,只能在此略發見聞。周日晚上,我看著内地的同學在微信朋友圈搶著雙十一零點,也看著科大的學生擺下一片蠟燭,感嘆著深圳河兩邊不同的兩個世界。

Kafkaesque

關於民族感情及其他

民族感情這種東西,很常見,本來也沒什麽大不了的。但是一旦講到某些中國人的民族感情,就可以說是非常奇怪了。按理來說,既然官方宣傳已經以“強國”自居,國家的民族感情也應該相應地強大起來。但是我們看到的,卻是“中國人的民族感情”被外國的政府、組織,甚至公司一次又一次無情踐踏。

Kafkaesque

邏輯學 | 關於informal fallacy

按理來說,我應該是沒有資格講“邏輯學”的。我既無參加過辯論隊,也不是主修邏輯學的學生,甚至連哲學系的學生也不是,僅僅是上過一個學期的基礎邏輯學而已。然而本人太好為人師,以至於連“好為人師”這個貶義詞都要拿來形容自己。

Kafkaesque

内地生的政治表達

最初想要寫這篇文章,因為感覺内地生是一個非常“獨特”的群體:從墻内走到墻外,卻與墻内仍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每天與不同的政治觀點碰撞,誰知道會碰撞出什麽結果呢?我的歷届學長學姐們,有在“雨傘”中上街導致家人被中聯辦警告的...

Kafkaesque

“仇中”與“仇港”:一個在港内地生的觀察

這個問題說起來很沉重,而且一不小心就會落入“選邊站隊”的陷阱。我之前也一直不願意多講這種事,但現在既然有了這樣一個較為理性、不會立場先行的平台,我也就稍談一下。我來香港還沒滿一年就碰上了“反送中”這一場曠日持久的示威運動,不知道是幸運還是不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