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鬼七

男房东与女房客 经济危机之寻找工作

2018年,各行各业开始不景气,裁员成了普遍现象,杰丝也未能避免,她公司亏损严重,总裁为了对股东们有个交待,把公司里中高层经理给裁员了很多人,然后名额落到了杰丝这样的主管头上,她终于收到HR给她的辞退信,辞退谈话是她的直接上司跟她进行的,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她的领导自己也刚收到辞退信。

    
    
    
    

 

给的辞退补助够她生活三个月的,资本家就是这么黑。 在接下来的两个多月里,她投了上百个简历,不是石沉大海,就是应付性的面试。 她感觉人生如此绝望。 她开始饥不择食,考虑别的工作,要不怎么在澳洲混下去呢? 她开始尝试从报纸上寻找工作机会,她的同事中甚至有女性不惜牺牲自己的身体去换取金钱的支持,她觉得一定要守住自己的底线,不能让以后儿子看轻自己。 一次偶然的机会,她在网上看到有人招聘spankee,一次服务薪水给5000-10000刀,她考虑了一个晚上,决定去看看。

来到现场面试的人有三个,都是女性,杰丝是其中年龄最大的一个,另外两个,一个是鬼妹,看起来大约20多岁,另外一个是一个华人女孩,18,19岁样子。 她们都低着头,彼此尽量不打对眼。 轮到杰丝面试的时候,面试官跟她说了说情况,她们的工作,是表演sp 各种受刑场面,然后会有观众观看,她们表演的时候可以戴面具,但是那样薪水会少20%,她们会在各种地方表演,包括一些sex club,甚至私人会所,价格不一样,她们如果应聘成功,公司会跟她们签订一个合约,以后她们会定期收到通知,什么地方,都是什么性质的表演,薪水等等,她们有些可以选择去,但是有些是必须的,不参加就会被公司除名。 这次面试主要跟她们谈谈情况,也让她站起来看看身材和长相,杰丝30多岁,今天穿一身工作套裙,很有 office lady那种熟女气质,所以面试官很满意,让她第二天的清晨来参加首轮考试,称为适应性考试,所谓适应性考试 ,就是用板子打屁股,第一看能否适应这种羞辱,第二看能否忍住这种疼痛,现场会有约20名女子,第一轮淘汰掉10名。

第二天清晨,杰丝按照着装要求,扎着马尾辫,身穿紧身牛仔裤,上身穿一件短袖白色T恤,考试地点在一个足够容纳几百人的大礼堂,在礼堂门口报名登记,把登记牌挂在自己的胸口,上面写着自己的姓名,编号。 现场约有21名女子,大多身材婀娜,年龄从20到40都有,搞得跟选美比赛一样。 考官都是男子,年龄相仿,体格也相似,一个个孔武有力,穿着制服,手持紫檀木的板子,板子的表面锃亮,不知道多少女子在这个板子下曾辗转哀号。女孩们被分成3组,每组7人,考官一共3名,每人照顾一组。 第一批7个女孩子上场,她们走向舞台,需要站成一排,手扶墙壁,背对观众,双腿叉开,臀部翘起,这样可以板板着力。 这时候还不需要裸臀。 接下来一个看起来30上下的考官手持板子走过来,说声“准备好,今天非打到你们屁股开花,手不许离开墙壁,离开就算被淘汰,受不了的现在就走!” 说完,他就走到第一个女孩那里,照着那丰满的臀部就是一板子下去,那女孩一下子弹了起来,双手捧住自己的屁股在那里嚎叫,于是她第一个被淘汰出局,怏怏地离开了这个地方。 接下来几板子,如同秋风扫落叶,一个个屁股轮流抽过去,有人扛不住就离开了。 第一排女子受刑的时候,其她女孩在大礼堂座位上观看,她们面色沉重,看着台上人受刑,仿佛是自己,杰丝的臀部逐步收紧,看得出来那些考官胳膊很粗,打起来一定很疼,但是她自信自己被房东打过,也被大经理处置过,对付这个应该没有问题。

    
    
    
    

 


第一组有4位女孩离开,总共打了20板,都是穿着牛仔裤进行的。 这些女孩受刑后,坐到另外一排座位上观看接下来的考试,尽管她们如坐针毡。 如此经过了两组之后,轮到了杰丝这组。 她和这组另外一位年龄40的大姐通过闲聊,已经很熟悉了,她们被分配在同一组。 执行的是一个40左右的男考官,留着络腮胡子,看起来非常严格。 她和大姐站在一起,彼此鼓励。 当板子猛烈地抽打在她臀部时,她身体一震,感觉比以前疼痛,不过还好能忍受,旁边大姐也通过了这轮考试。

经过三组后,还剩下15个人, 她们被要求站到台上,重复刚才的姿势,不同的是,需要自己的牛仔裤褪到大腿根,裸臀挨打。 杰丝感觉非常难堪,这么大庭广众之下,要光着屁股在这里挨打,这对一个成年女性来说,简直是一种精神折磨。 在场每一个女孩都很窘迫,她们没想到考试时候就要裸臀挨打, 又有三人受不了这种羞辱而离开了。 这时候三个考官一起上,每人挨足三板才轮到下一个。 这次击打更加大力,几乎是板板到肉,杰丝咬着牙才挺过去,再看那位大姐,疼得娇美的面容都扭曲了,好惨。 这轮下来,只剩下8位女孩了,包括杰丝和那位大姐。 这轮一共每人挨了40板子,再看这8位美娇娘,刚来时候英姿飒爽,现在一个个如同雨打梨花,头发散乱,面部扭曲,香汗淋漓,臀部红肿带紫,一个个顾不得羞耻,手抚自己的屁股在微微呻吟。

    
    
    
    

 


总考官微笑着宣布,恭喜你们通过了这一关的考试,每人发给1000元补助,回去后24小时内用毛巾冷敷,我们下周见,到门口领取你们的现金奖励和一张通知,上面有下周具体时间,地点,着装要求,和要进行的项目。 众人排着队,一瘸一拐,有人捂住牛仔裤下被打得青紫的屁股,到门口领了补助和通知单,离开了这里。 大家都知道危机时候找工作的艰辛,这其中不少曾经是穿梭于时尚大楼,光鲜无比,令人羡慕的外企白领丽人,可如今在这里接受难堪的打光屁股的考试,任人凌辱,这种强烈的反差,让人内心何其煎熬。

杰丝是打车过来考试的,而回去的时候,是站在一辆公交车上,车上很空,她却只能站着,紧身牛仔裤坐在座位上,根本遮挡不了屁股的疼痛,臀部接触座位那瞬间的痛苦,让她几乎跳了起来,不过她还是咬紧牙关,争取以一种优雅的姿势站了起来。 一个小孩坐在他妈妈旁边,还问他妈妈,“为什么那位阿姨坐下去,又站起来了啊?” 妈妈这么跟他解释:“那位阿姨可能想把座位让给需要的人吧。” 听着这句话,杰丝脸色有些发红,但是她还是有礼貌地向那母子笑笑。 漫长而又煎熬的的半个小时,如同一天,她终于回到了自己的家。

还好儿子不在,回国跟外公外婆过一个假期再回澳洲, 家里空荡荡的就她一人,先洗一个热水澡,浴室里照镜子的时候,望着伤痕累累的屁股,她突然嚎啕大哭,尽管sp是她的难以启齿的隐私,但是还是不愿意以这种方式进行。 爬在床上,光裸着臀部,一条冷毛巾敷在隆起的山丘,感受那丝丝的轻柔,她渐渐感觉小腹那里有些发热,甚至对决战的sp考试内容有些期待。 她突然反手用力在自己左臀上打了一巴掌,好疼。

经过一周,臀部基本恢复成以往的光鲜,可以经历下一个考研了。 这天,她按要求,穿上比较宽松的裤子来到一个大别墅,是这家公司临时租下来的,进去后,有位女士照应她喝杯茶,登记姓名等信息,领取牌号,然后进入考试现场,别墅的大客厅,8位女孩无一缺席,可见现在找工作多么困难。 各自领了牌号之后,总考官开始宣布规则,他指着客厅中央的八张长凳说:“这次规则很简单,你们需要趴上面,裸臀被打,每组打40板子就停,到旁边手抱后脑勺面向墙壁站着,换下一组,然后轮流,没有数目,直到有人受不了退出。” 他又指向旁边八个身强力壮的大汉,都是老外,胳膊都有普通女孩的大腿粗。 天啊,没有数目限制,这要打到什么程度啊,听完这席话,当场就有女孩双腿打颤了。 她们面色更加凝重,内心挣扎着要不要马上离开,可是她们中有的人学校毕业,找不到工作,有的人背负着一身房贷,一身租金,还有人像杰丝和那位大姐一样,都是单身妈妈,她们不但有住房压力,还有孩子需要抚养,她们都不愿意牺牲色相,而宁愿用这种用疼痛,羞辱换取金钱的方式。

沉默了大概有三分钟,没有人离开,考官继续说:“好!现在请解开你们的皮带,趴到长凳上,他们会扒掉你们的裤子,裸臀打板子,谁从上面掉下来,或者喊停,就算淘汰。” 忍受内心的煎熬,姑娘们一个个揭开皮带,趴到长凳上,混杂着羞涩和恐惧,迎接无情的板子。 大汉们一对一,走过来,扒掉了姑娘们的自尊,连内裤都不留下,一个个裸露在空气中的臀部,等待着烤红。 她们连思考还来不及,无情的板子已经抽打在八个浑圆的屁股上,发出八声响和姑娘们痛苦的呻吟,板子击碎了昔日的矜持,让她们面对残酷的现实。 一杖下,一道血,一层皮,说的就是现在的场景,姑娘们嚎叫着,挣扎扭动着,但是40板子过去了,居然没有一个从凳子上下来。 杰丝咬紧牙关,到目前为止,40板子对她来说还能承受,只是那些大汉得力气实在太大,她觉的屁股像被火烧一样,特别是一板子下来,她感觉是不是有臀肉飞溅出去了。 殊不知,离她不远处那位40多岁的阿姨,已经面孔扭曲,惨叫不停了。

    
    
    
    

 


“啪,啪,啪,啪”,板子继续无情地笞打在一个个昔日丰润的满月上,已经80板子过去了,终于有两个20多岁的女孩承受不了,从凳子上滚了下来,她们被送往医疗室,也意味着提前出局。 杰丝觉得自己已经快不行了,现在每挨一板,就感觉烙铁在屁股上咬了一下,这种疼痛迅速蔓延到整个臀部,甚至大腿,她大口喘气,大声惨叫,剧烈扭动自己的腰臀,来减少痛苦。 现场一片哀嚎声,混杂着板子抽打在臀肉上的声音,可谓壮观,可谓惨烈! “如果我今天从这个长凳上滚下去,那么我和儿子将无法在这里呆下去,一定要坚持住,今天就算把屁股打烂,我也不能掉下去!” 想到这里,杰丝握紧拳头,咬紧牙关,收紧臀肉,势必要撑下去。 但是一板子下来,收紧的屁股马上就不由自主摊下去,太疼了,不由自主啊。 火龙交替撕咬着她左右两半臀肉,在受刑的时候根本没有痛并快乐地感觉,有的只有痛。 现场已经200板子了,终于有两个鬼妹从凳子上滚了下去。

“停!“ 考官大声宣布,“恭喜你们剩下的四位,被录取了。” 杰丝她们根本爬不起来,大汉们过来,给她们伤痕累累的屁股上敷上药,昔日丰满白皙的一个个满月,现在都布满一道道板子抽打的痕迹,青紫红肿,有的甚至流着血,触目惊心。 一个个捂着生痛的屁股从凳子上慢慢爬起来,屁股肿得裤子都快穿不上了,凳子是根本无法坐了。

”我们有专车送你们回家,一周以内,你们会收到公司的合同,有电子的和纸张的,签名后邮寄回来,或者签字后扫描邮件发回来也可以。“ 考官微笑着说。 那位大姐还在,杰丝和她紧紧拥抱在一起,她们在这次面试过程中建立了深厚的友谊。

专车毕竟是专车,开得非常平稳,姑娘们爬在座位上,座位四周的窗户,外面是看不到里面的,所以隐私性很好。 回到家中,杰丝爬在床上,用毛巾浸泡冷水后给臀部冷敷,那灼热的痛感逐渐平息,慢慢灼热从小腹升起,这才是真的痛并快乐啊。

等了大约一周不到,她终于收到了公司的合同,她终于有了工作,只是形式不同。 合同中伴随着她接下来的一部演出,是把‘庆余年’中司理理的一个片段进行了改编,她就要出演司理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